傾夜

We will cut these knotted ties,
and some may live and some may die.

间奏

间奏
*
当我再次意识到自己存在的时候,似乎仍旧是在这个只有冷色灯光的幽暗房间。其实我还是没弄清楚状况,但这些并不重要。

我应该知道自己的思绪其实并不清晰,但这不重要。

下意识地蜷了一下手指,没有什么知觉,疼痛或是无力的感觉都感知不到,这让我怀疑自己是否昏睡已久,但是,这仍旧不重要。

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就坐在我的对面。这让我感到非常庆幸,因为黑暗与混乱的思维让人感到有些恐惧。

朱雀。

我试图叫那个人的名字,其实我感觉我似乎不认识他,然而我十分确信他的名字,以及相信我们确实认识,确实熟悉。不然我不会在这种时候叫他,这样会显得自己十分怯懦。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但是想要去这么做,如果是本心如此的话,...

蛋卷~卷卷修~~

🌸🌸🌸🌸

嘻嘻~我画完了~
憋不住留到生贺,不过我想到一个小故事,生贺时,就写小甜饼好了😋

存一下进度【不小心哪里糊掉了就惨了......

鲁路修,一起走吧——

下一页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