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白黑/《虚假的魔法1》

总目录02

虚假的魔法1

不受宠的王子殿下在父亲的“战绩”里捡了一名和他差不多年龄的男孩。

男孩是从新征服的城池里带回来的,混在俘虏中,不动也不闹。

于是年轻的“战利品”充了苦力,而男孩被王子殿下带走,国王默许他挑一个侍从,这样王子身边也不会磕碜到一人都没有。

王子没住在豪华的宫殿里,而是在藏书楼的阁楼上。

这下王子有伴了,可这带回来的男孩根本不会这个国家的语言,于是他有了比打扫屋子更重要的事情。

然而男孩和王子的相处可并不太好。只稍过几日,便和王子闹了许多事。

每当王子狼狈地跑去把地牢里更加狼狈的男孩拖出来的时候私底下总有着低窃嘲笑。

王子的国度在冬天总是冷的吓人,于是这个男孩便在夜晚钻进了王子的被窝,在经历几十次被在熟睡中被踹下来的遭遇后,他总算在不宽敞的床铺上争得了一半的位置。

好几个月过去,男孩总算是与王子殿下能和平共处了,不乱发脾气,不乱跑,不会被王子扯破衣服与他在泥坑里扭打。现在无论王子去哪他都乖乖地跟在王子身后。

于是那些爱说闲话的便又有了谈资,就是那个王子呀,好不容易有了个仆人,是殖民地里捡来的小野狗。

*
男孩到底没明白这个王子打的什么主意,当逃跑和抵抗都没什么作用时,他选择先待在他的身边,把揉皱的稿纸捡起来铺平,跟着王子学习这个国家的语言。

当他明白的东西越多,越发好奇这个莫名好心的王子殿下。

王子看上去受了冷遇,没有华丽的服饰与舒适奢华的寝宫,但他行动比其他的王子公主们更自由,城堡里除了一处谁都接近不了的白羊宫,几乎任何地方都来去自如;而且更允许离开城堡去到外面。

城堡的角落里有各种各样的小消息,像腐肉滋生的蚊蝇,飞得哪里都是。一些被男孩听到了,有弄得清楚的,也有弄不清楚的。但传播者大多是惧怕这被冷落的王子,他们总能在遇见王子之前就溜的影都没了。

男孩能表达自己的想法时,他最先问王子:为什么那些人这么怕你?

王子回答说:你知道这个国家有巫师吗?我会魔法。

王子神神秘秘地笑着,还告诉男孩,他趁他睡着的时候给他下了可怕的魔法,如果男孩离开他,魔法就会应验。

魔法有多可怕?比你能想到最可怕的事情还要可怕。

不相信吗?你可以试试看呀。

最后男孩成了小跟班,跟在王子身后,有时帮忙搬重物,打扫卫生,有时看王子的暗号捉弄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他不怕被罚,王子总能想到法子将他从这里那里弄出来。

*

男孩和王子慢慢长大了,成了英俊的少年们了,王子殿下依旧独来独往,出入于城堡与市井,没多少人真知道他做了什么。只有一人最知晓他,那人便是他身边的少年。

少年看上去已经足够稳重了,照外人说的,他可真是一只听话的“摄魂”犬,肯定被王子取走了心智,愚昧而不知死活,就算是遇上贵族与军官,他的手也永远不离腰间的利剑。

下人议论,还好王子早丢了继承权,不然仗着他那庶民母亲的本事,还有如今身边的一只狼狗,还不知道要为所欲为成什么样。

少年听了这些话,也再不拿去在王子耳边说,比起这些没用的事情,他更喜欢他俩待在那个越发狭小的阁楼里,他能卸去防备倒在王子的腿上静静地看他读书。他喜欢亲昵地叫王子的名字,喜欢吃王子亲手弄的点心,更喜欢在冬天借着寒冷的理由挤上王子那张已经没法容两人睡觉的小床。

少年心底一簇微弱至极的火焰被王子的恩情给压成了灰烬。

——未完待续——


*一篇大纲文,是正在超龟速码字的正剧的变奏,忍不住想与大家分享,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14)
热度(100)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