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白黑/《虚假的魔法2》

总目录02

虚假的魔法2

少年勇敢而坚强,即便是在王国之中最多藏匿着黑暗的城堡之中,他依旧有坚持的信念。

这信念是王子殿下为他保护的,在这敌国的土地上,让他没被暗流吞没。他如此感恩。少年心底发誓这一生会用自己所有一切来守护王子殿下,即便他再如何被周遭所不容。

他越来越优秀了。王子常这么想,他用手指绕着少年的头发,精巧地修剪出爽朗的模样。

王子和少年在一起的时日是极为欢快的,他比其他的兄弟姐妹们更自由的多,他们常会在天气极好的时候跑出宫殿,跑出城墙之外。

少年拥有一副好身手,携着弓,偶尔在附近的林子里追猎野味;偶尔会在无人的地方,在王子面前表演新学来的那些骑士们花哨的舞剑......

不过即使如少年这般优异的体格也会因为在大雨中玩乐而染上风寒。但即便是这时,他也是无比幸福的,比如将出了汗湿淋淋的头蹭在王子的肩胛上,然后王子会用手在他脸上摸一番,开满紫丁香的眼眸里会卷起风澜。当然王子会照例说些责怪的话,然后出去“拎”回一个畏畏缩缩的医生。

*
王子对自己,到底会是怎样的感情呢?如果只当自己是随从是护卫,定然不会如此用心吧?

少年在该胡思乱想的年纪里也有了莫名的心情,他自这城墙之中也识得了一些人,年纪相仿,有着这年龄里独特的叛逆情绪。

不予理会家里的一些告诫,揣着好奇来的这些人,有些倒成了熟络的友人。

少年用城墙外的世界与这些年轻人交换着信息,一些已经萌芽的莫名情绪发酵成了他能明白的东西。

显而易见的,这些心思是决不能说出来。

*
王子有着超越常人的深沉,也许“魔法”使他更加谨慎与苛刻,他用完美的“交谈技巧”使得本就畏他三分的贵族们更不敢多几分明面上的为难。

王子捏着那些人私底下没藏好的尾巴,这便也是少年之所以越发害怕王子某一天便会消失在他视野之中。少年寸步不离,他也常常想,为何不直接揭露了那些人捣的鬼,而这疑问除了让王子露出淡漠的似笑非笑,从未得到解答。

少年想不明白这些事,索性就埋在心里,他想不了太多的事情,比起这些,过于安逸的时日让他更专心于如何更小心翼翼得多去满足自己的情绪。不被发现,不被责怪,他用王子对他的态度巧妙地去获取那些让他心往神驰的东西。

王子察觉到了什么。他一直专心于自己的一些私密的研究,这捣鼓的东西少年弄不明白,他也并不多去提及。近期就快要挖掘出隐匿的结果了,少年却对他更加粘腻的厉害,他不得不暂停危险的事,别让少年受到波及。

*
如果,他仍旧只想着,只要守护好解救他的王子殿下,那是否从前的时日能够依旧继续?狭窄整洁的阁楼,城墙外热闹的集市,山涧里的策马飞驰。是否他仍可以怀着异样的心情,享受一些故意的触碰与依赖?

世上没有如果。 王子一朝之间翻身成为城堡里的佼佼者,手握帝国一半重权。

少年没法去抱怨王子的选择,是他导致的这一切,是他踩进了贵族们的陷阱,一些封尘的血仇被揭开,亡了家国的将相之子,肩负夺回家园 使命,即使只有微渺的希望,也不当忘记。

被打入深牢之中时少年没有任何反抗,一些莫须有的刑罚与阴谋让他在供词上无法辩驳,他在重伤迷蒙中似乎见到自己的王子殿下,他将自己从刑架上解下。

王子拥住少年,他疲乏的身子没撑住少年的重量,两人摔在地上。然后他第一次触碰到少年的嘴唇。

干涸的唇上裂纹像刀刃一般,结痂的伤口弥漫着咸腥的铁锈味。

少年的眼泪大滴大滴地浸湿了他打了结的头发。

少年说,他不想离开。

少年说,我不知道。

少年说——

不,少年没能回答上王子最后的提问。

最后王子从刑台上将少年再度拖了回来,就像一直,一直以来那样。

高高的绞刑台上,绞绳空悬。少年透过凌乱的发丝看到刑台下被士兵护卫簇拥的王子,身着华贵的衣袍,腰间别着镶嵌了宝石的剑,冬季的烈风带着冰冷的寒霜冰封全世界的绚丽紫色。


——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38)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