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备考12月N1,小伙伴们等我考完回来~

白黑/《虚假的魔法5》

【反逆白黑】总目录02

虚假的魔法5


那群杂碎—— 


王子的拳头捏紧,掌心被指甲掐出血痕。


少年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和王子回到宫殿中的,但透过朦胧的血色他看见在王子如紫罗兰一般的瞳孔里,有黑色的火焰在蔓延。


公主被夺走的消息没能穿过白羊宫华美花园的金色栅栏,它被封锁在王子的缄默与宫殿外陌生的禁卫中。少年悔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数日未曾说话,也未曾踏出宫殿。他将自己藏进角落的阴影里,眼睛却一直看向王子,牢牢握住的侍卫佩剑渗出细密的汗迹。


直到王子先走进了他的角落里,阴影笼罩在王子身上,少年看不见他的神情。


朱雀。


王子轻声地叫他,声音轻柔地如同那年年幼时在他耳边用陌生的语言讲诉古老的故事一般。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接回娜娜莉吗?


少年低声发出呜咽,接住了王子伸向他的手。王子的手好冷,冷得他好想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王子的掌心。


*

那是他第一次踏入宫城禁地,少年屏住了面对殿堂高位的低重呼吸,也藏住了他眸底一簇灰烬中的未灭的火星。他们越过层层封锁,禁卫的利刃数次直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穿过宫殿是更大的城堡,着城堡里藏着巨大秘密。少年窥探不到,王子用黑布蒙住了他的眼睛,他被王子捉住手腕,自己的体温仿佛就要灼穿了手上的白色手套。


没有想象中的刀光剑影,没有鲜血弥漫的气味。有的只是极低的人声议论,依稀可以辨别出话语里夹带着他的名字,口音带着久违的熟悉。


这里是城堡的地下,空气阴冷而干燥,出入口不会少于两个;地面平凸有秩,道路蜿蜒回转,暗藏机关定然复杂而致命;人声虽有而极轻,应当为严格受训担任极秘密任务的重要人员——这里太诡异了,少年反手将抓住自己的王子的手紧紧握住。王子没让他摘下蒙覆他便全心将自己的步伐交予他,但他会用自己的耳朵,用身体,用直觉去获取这里的一切,若有半点危险,他也必定会除掉障碍,守护好——


什么意外都没有,直到他听见王子对他说进入到这怪异的地方里的第一句话的时候,仍旧没有任何阻拦。


朱雀,可以帮我抱一下娜娜莉吗?她睡着了,我不想现在叫醒她。


那是怎样的一种声音呢,他从没听见过王子这近乎颤抖的声音,想扯掉眼前的黑色,想看到他,想让他别害怕,别担心——还有什么会让那样一个人发出这种声音呢。


少年松开抓住王子的手,他双臂向前,将公主接过。


然后他们离开,像来时那样地平静与沉默。



公主失去了行走能力。王子在公主的床前坐了整整一天。



少年加入了王室的圆桌骑士团的部队。那是为王族效力、又绝对遵从个人尊严的、至高无上的骑士荣耀所在。


这并不稀奇,所有人都恨恨地说,当然不稀奇,谁让他捡了狗屎运,傍上了备受重视的王子殿下。有人传言说,那位断了腿的公主殿下喜爱上早些年就编入第十一殖民地的下等人。


那不是她皇兄给她挑的奴仆?


模样长得好看,手段又多,公主殿下这个年龄当然容易着迷。


你以为真能让那猴子升入骑士团?不过是送去拼命的,我可清楚陛下每年投了多少人过去,啧啧,可没几人回来哩。


少年当然也能听到这些,那些人不怀好意的言语并不是值得他去注意的,他用极为优秀的成绩成为了出色的骑兵,名字破了先例列入了圆桌候补骑士名单,如愿任职第十一王子的近卫军总司令。


可怕,可怕。


大家暗地里捂着嘴低叹,自国王长子开始代理国事时,二殿下与十一殿下便毫不掩饰彼此的锋芒相对。可没人先去表态,毕竟啊,听说国王将“那个”交给了十一殿下呢。


你瞧殿下的军队,你瞧那个“死神”,说不准啊,陛下早有主意了。


评论(12)
热度(34)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