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反逆白黑】《半翼·颂愿》

半翼·颂愿

*双CODE
*C死亡设定


第八章

“这里——”Zero环看四周,眉目间的疑惑一览无遗“什么都没有。”他说道。事实上,到现在他也并不明白所谓“CODE”的取得究竟是何种形式,只知道,实现魔女的心愿——死。

“啊,对啊,什么都没有。”C.C.回答说“只要我们三人在这里就足够了。”

没有诸神黄昏殿堂,没有思考电梯,只是一片空白。光从四周而来,连人的影子也不会有。

“朱雀,我之前也和你说了很多次了,此举并非万无一失,你需要他回应你——在这之前我没见到有任何人这么做过,也不知道将会成为何种结果。”C.C.最后一次向Zero强调,即便他已经没有退路,再无后悔选项,她也需要他明白,他可能也会死。

“我明白。”Zero仍旧这么说,他对C.C.点了点头,“我不会死的。”

这已不只是GEASS不只是诅咒——

“他该为这个负责。”

Zero忽然轻轻一笑,原来到现在自己都还是这么任性。

“真不知道该说你自信过了头还是天真。”魔女勾起嘴角,她拂了拂自己的头发,接着又说“很简单,杀了我就行——用那把短刀,我看见你别在腰上的。”她指了指Zero的厚皮袄。

果......果然如此。Zero抿住嘴唇没有说话,他背过身将鲁路修轻轻放下。

沉睡中的人不知梦境外发生着什么,黑发的少年脸上神情安详得如此不真实,定然是一个大家都幸福的梦境吧。Zero看着鲁路修的脸庞仍没回头,手在腰间握住了那把从日本就带上的短刀。

“他会恨我的……他并不想你死。”Zero说,也许这也不是你的愿望,他想。他手掌间的皮肤深深地陷进在刀柄的纹路里,手心渗出了汗,却像握着寒冰一样冷。

“不过你也不在乎了,是吗?朱雀。”

“从我向你提出请求的那一刻就决定了的。”

Zero将短刀拔出,没有光影反射的刀刃上像镀着一层荧光,这是从女皇那获赠的礼物,正等待着它第一次的使命。

“我希望能痛快一点——既然是你的话能轻松做到吧。”C.C.看着站起身来的Zero露出笑容,她得告诉他自己的要求“如果我……我是说尸体留下来的话,别把我扔在这里——”

Zero正朝她走过来,他反握住的刀锋藏在衣袖后面,C.C.鬼使神差地想起那人所说的话。她最后说“告诉他,我是笑着离开的——”

“......作为契约者,你真的是最合格的呢。”

没有等到冰冷的刀刃,光晕从C.C.周身笼罩下来,像黑洞一般吞噬着将死者的躯体。魔女看着Zero睁大的瑛绿瞳孔,她露出常见的戏谑笑容,“原来如此……朱雀,等待你的地狱,才刚刚开始。”

四周的空白猛然崩裂化作浓雾,喧嚣的杂乱声响充斥在耳边,C.C.已经没有身影,鲁路修在哪里?!Zero后退回原本的位置,他摸索着,准确得抓住了那形状、体温都熟悉入了骨的手掌。

Zero仍看不见身边实际的东西,陌生的场景在脑子里像旋风一般迅速变幻,神圣的教堂,绚丽的宴会,古旧的战场;钟声,吟唱,炮火。那是C.C.的世界,是属于魔女的生命——富士山,花田;新宿,残墟废址,枪声。

他对这类意识的变换本已太过详悉,可这番的转换仍旧如同战争在脑子里爆发,无数的信息与情绪在脑袋里嚣叫着,Zero似乎能看见自己扭曲着面容被淹没在恐惧、愤怒、绝望之中——然后他看见枢木玄武,从火焰中站起身,被烈火吞蚀的脸上扯动黢黑的骨头露出讽刺的笑容;他看见尤菲米亚殿下朝他开枪,公主满脸鲜血的脸上挂着娇俏的笑容「朱雀......也是日本人呢。」他还看见查尔斯皇帝与玛丽安娜皇妃,看见圣殿高筑,咏叹吟诵向诸神臣服;他看见鲁路修,暴虐的皇帝向他伸出双手......

这......不过是GEASS、不过是CODE的诡计!

鲁路修!如今你还能逃下去吗!我不是在请求你——一切还没结束!

世界被黑暗覆盖,记忆与幻境全部崩塌,巨大的不死鸟自周身升起,他听见那道诅咒——

活下去!

我向你提出邀请!鲁路修,接受这契约,你将——

*

北大西洋暖流让摩尔曼斯克港口如同母亲温暖的怀抱与和祥的笑容,除了柔情地送走这片土地上英勇的将士们,也热情招待着远来的客人。

布列塔尼亚帝国一支专属于Zero的队伍在这里停留了两天,今日即将启航返回。E.U.北海舰队总司令握住Zero的手再三表达获赠布列塔尼亚帝国新研发knightmare的感谢,顺便也提到就在今夜,有预报说摩尔曼斯克城里就能见到极光,如果时间充足可以留下观览。

Zero表达了谢意,用时间紧迫拒绝了总司令的邀请,他说接到女皇临时的紧急任务,要尽快返回本国去。他拜托了下属带些纪念品回来,至于风景,若是有缘他会再来观光的。Zero踏上回布列塔尼亚的军舰,他在甲板上远眺天际,面具里看到天空泛着深邃的蓝,像冰层下的瓦尔登湖,但这样哪里能真的见到极光的美呢。

面具下嘴角勾起笑容,鲁路修,真亏你还记得给我留套衣服——

C.C.特地选的时间,不能一起看极光,真遗憾呢。


连一句话也不说就走了,真是一如既往的过分啊。


“真遗憾啊。”
*

真遗憾——吗?

驶向圣彼得堡的列车里,一名黑发的男子看着窗外的风景无声地动了动嘴唇,他听见邻座的几名青年抱怨着没看预报错过了极光时间,遗憾的叹息在耳边絮叨了一路。

想看的话,再回去不就好了。


平原上的雪在融化着,列车上可以看见远些的地方已经露出些绿洲,窗户上细小的水珠偶尔会汇成一条细小的线落下来,列车里的温度蒸腾着衣服上陌生却心安的气味。

男子扯了扯自己的连帽衫,脸庞全拢进了阴影里,他将扣紧的衣领松开,呼吸便又平缓了许多,于是他便就这么靠着窗边睡过去了。

评论(15)
热度(39)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