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

【反逆白黑】 总目录
半翼

倾夜辰风 /文


未期——第一章

“鲁路修——”


他仍旧这么称呼着旧友的名字,虚伪也好,谎言也罢,都不重要了。


朱雀清楚得知道自己胸口涌动的愤怒和恨意,他扣动扳机的一瞬见到了少年眼中他从未设想过的神色,他没资格比自己还更恨他一些。


子弹是对准了他的眉心,但他是能躲开的,然而对准zero手枪的子弹并不能被成功躲避。他只是为了逮捕zero,为了给尤菲的污名洗清,他不能和zero一起死在这个小岛上。


“别想抵抗。”


用力得卸去了凶犯身上唯一可能的威胁之物,质问声也让从犯逃离而去,这里就只剩得了他二人,就算还有别人,那也只可能成为他的有利条件,可以胁迫zero的手段。


他的传讯器被击碎,无法第一时间通知更多的人敌方将领的俘获,尽管他确实也没这打算。


“我会杀了你。”


朱雀说道,他迈动脚步行至凶犯者的脚边,枪口直指胸口,然后用力抵进,几乎陷进躯体。


“杀了我又如何?”


鲁路修露出冷笑,这让已经凝固了几分的血迹的脸庞看起来更像一个凶犯,他挣着向后退去一些,让枪支不至于顶得让他痛得说不出话。


“这里不止我一个杀人犯,你也好不了哪里去。”


朱雀听着他这么说着又将已发沉的眼睑睁圆,他竟然敢!如果不是zero,不是战争,又如何会使了如此之多的人丧命!


“你不配说这句话!”


抓紧了鲁路修领巾,他的枪口又再度用力戳进了几分,磕碰在肋骨之间,只需一发子弹就会射穿那距离极近的心脏。


“不开........枪......吗?”


鲁路修仍旧用冰冷的笑意望着朱雀,双色眼眸里除去嘲弄竟仍看不出有丝毫的后悔。他似乎对如此落败境地也不多在意。朱雀听见他的声音,好似对他现下行为的讽刺,嘲笑他一早就知晓了凶手却放任,现下地步竟也还和他纠缠下去。


朱雀看着他眼中仍就闪烁不详的红色光芒,撤离了枪口,鲁路修的冷笑则又更深了几分,如此优柔寡断,才会导致如今这个局面,不是吗?思及于此,便又对自己一度的执着更觉可笑。


“你以为你还有什么发言的权利?”


倒举起枪把,朱雀敛了一半的眸子,他强制叫自己的语调和眼前之人一样平静,好似没被他的言辞左右了一点理智,


“你还有利用价值。”


他说道。


鲁路修听见这低沉话语一瞬压住了冷笑,狠厉得拧起眉。


朱雀没待他将这可恨表情聚起,用力就枪身击在凶犯后颈,这样便再无任何可能了。


他不奢求任何原谅。正如他不会去原谅一般。



红月卡莲已然不知去向,朱雀在这时才想到这大概会是一个威胁,但目前却无关紧要,他的正肩头托着用披风蒙着头的肇事者,反叛者。


如果这一切能更早一些,他或许愿意这里躺两具尸体。


评论(3)
热度(63)
上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