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虐,原著向,R18

未期——第七章



新的居所是布列塔尼亚宫殿中一个豪华的大洋房,齐全的家具,还有――完备的监视网络。

诺大的住所,除了有厨师,佣人,更有直属皇帝的特派医疗队,以及特派军队。

“鲁路修”

朱雀看着昏睡在床铺上的少年低声呢喃。

舒适的睡衣上没有一丝折痕,映着少年瘦削的身影,安静而祥和。但是那精致的面庞上清秀的眉头紧紧得拧在一起,却又让人心都看得揪了起来。

这三天就这么看着少年安静的容颜,朱雀的眼中已经泛起了血丝

“我错了吗?我应该在神根岛就杀了你的。”

朱雀伸手覆在鲁鲁修被绷带缠住的左眼之上,记忆的消除没有让这只罪恶的印记完全消失,不能让他单独与别人接触,这是他的任务;不能让他再使用geass。

再见了,鲁路修,现在的你――是朱利叶斯.金斯利。


朱雀说不出心中到底是怎样的情绪,到底是该庆幸昔日好友性命无忧,还是该恼罪恶之人居然再度得立于世。


他从没想过皇帝的GEASS,没想过这一情况的发生。他只在震惊下知道自己不能妄动,才让这一切成了如今模样。

“唔……”

鲁路修紧闭的双眼轻轻得颤动了一下,

“水……给我水……”

含糊不清的声音带着颤抖,朱雀瞬间收回了自己的手,从床边站了起来。

“水……朱雀。”

!?

不――不可能,明明不该记得的――枢木朱雀这个人在朱利叶斯.金斯利的记忆中根本就不存在!

怎么办……告诉皇帝陛下吗?

思考间,鲁鲁修已经扶着头坐了起来,睁开紫色的眼眸,如瑰宝一般的水晶石一样的眼睛,蒙上了虚伪的阴影。

“你是谁?这是哪里?”冷漠的质问,带着深深的戒备,毫无感情。

“回金斯利卿,在下第七圆桌骑士――枢木朱雀,从今天起将成为你的护卫,协助你为皇帝陛下效命。”

冰冷的对话,最熟悉的朋友间无情的疏离。

虽然不知道刚刚为何会叫出他的名字,但看情况,应该是忽然性的,现在的情况看起来是稳定下来了,不过――决不能让他回想起一切,这样,这样残忍的事情――



如今的一切,他怕是宁愿去死也不愿意接受的吧……果然,对你也是一种惩罚。所以,千万不要想起来,拜托。

“什么?圆桌骑士?皇帝这次看来是重视……咝――”

左眼传来一阵剧痛,鲁路修突然按住了左眼。

“我这是怎么了?”摸着头上的绷带,才发现自己身上到处都是伤痛,不由得皱起眉头,思索着过去的记忆。

“金斯利阁下,你在15区执行任务时负伤,导致左眼虹膜受损,医生嘱咐在彻底痊愈之前,不能见明光。”

谎言!他说谎了……和鲁路修――zero一样,冷静得编造虚伪的语言,不存在的事实。

“噢。”

鲁路修揉了揉额头,端起床边柜子上的水壶,对于朱雀的一番说辞没有表现出什么态度,好像是这么回事。

“第七圆桌骑士?你是新加入的?”

似乎突然意识到什么,鲁路修抬起头问道。

朱雀垂在身侧的手微微得握紧,松开。

“是的。”

“不是布列塔尼亚人?”

“名誉布列塔尼亚人。”

“哦?11区呀”

鲁路修脸上浮起来一抹不可捉摸的笑容,似笑似讽。


“有意思,不知你是凭借什么获得如此殊荣的?”
……

松开的手再度握紧,然而这一次却引来了鲁路修带着深意的目光。

“在下……”

“算了,我并不关心。”

挥手打断了朱雀的欲言又止,鲁路修目光移向了别处,心中突然涌现的焦躁,让他难以适应。

“给我准备衣服,我要见皇帝陛下!”

让人心烦意乱的感觉,像是缺失了什么……很重要的……

“不行。”

朱雀立即伸手挡住了鲁路修的去向,语气强硬。

“枢木卿?”

鲁路修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皇帝陛下吩咐我等照料大人的身体,如今重伤在身,应当安心静养。”

“静养?”鲁路修声音拔高,“你这是软禁!谁给你的权利?皇帝陛下吗?”

“金斯利卿!”

朱雀眸光凌厉

“请以自己身体为重!”


“让开!”

不想继续这么耗下去,鲁路修径直向房门走去。

“请遵皇命!”

一把揪住已经走出两步的鲁路修的衣领,将人扔回了床上,朱雀的声音不由得升高。

“唔……”粗鲁的撞击让身上的伤口再度咧开,鲁路修微微拧眉。

鲜艳的红色很快就在洁白的衬衣上映出来点点梅花,一瞬间染红了朱雀的双眸。

“对不……”

“啪――”

“别碰我!”

―――啊,对了,已经不在了呀。

“所以,还是请阁下保重自己的身体。”

放下僵在半空的手,朱雀微微闭眼遮住来不及隐藏的神色。


再次睁开眼,墨绿的眼眸里倒映着如冰一般的清冷。

如今,所有的一切他都舍弃了,还在乎什么呢?

“滴――”

耳边传来通讯器的讯息,朱雀看着暗自咬牙的鲁路修接通了通讯。

“是,遵命。”

“金斯利卿就请安心养病,如果有什么需要,这里也都基本能满足。”

鲁路修眼睛望着窗外――布列塔尼亚的宫殿,一言不发。

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朱雀转身出了卧室。

通讯室中,巨大的数字光屏上是皇帝威武而庄严的身影。

手上握着一个微型显示屏,朱雀每隔几分钟都会翻看一遍,那是这个房屋所有区域的微孔摄像,当然,只有他才有权利看到的影像……由于geass这种超自然的存在。



“金斯利阁下,这是这次皇帝下达的任务,请过目。”

与皇帝见面过后,军方就派人送来了资料,也许,这就是皇帝陛下所谓的“价值”之一吧。

鲁路修接过资料,熟练得将里面的芯片放入投影台中,随手翻阅了几篇汇报,嘴角浮现出狂妄的笑容

“修奈泽尔,真是傲慢的家伙。”

似乎引起了某种兴趣,鲁路修不再打量朱雀带回来的另一物品。

提着手里的东西,朱雀脸色阴沉得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是一个药箱――PXII***2A-XXI,或者更广泛得说是一种镇定剂,成分大概和refrain相似,军事秘密开发的化学药剂,用于刑供和精神控制――

“他与其他人是不一样的,这也是他成为geass契约之人的原因。Geass是可以被他所反抗或解除,所以―――枢木朱雀,第七圆桌骑士,如果你觉得不能胜任这个任务,朕还有其他人选。”

“不,陛下,臣认为没有比臣更合适的人了。”


##############################

评论(1)
热度(47)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