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虐,原著向,R18

未期——第十章

“怎么?出去散心也不可以?谁给你们的权利?”

刚从房间里出来的朱雀一走进大厅就听到鲁路修和门口的侍卫争执。

“皇帝陛下吗?你们有什么资格阻拦我――朱利叶斯.金斯利?”

“大人,请以身体为重。”

“军师大人,皇帝陛下任命你为EU作战总指挥,距离出发时间也没几天了,请你还是好好养伤。”

侍卫低着头恭敬道,并不为鲁路修的话语而动摇半分,

“你们这些家伙――”

鲁路修脸上染上一抹怒气,尽管封了职位,却依旧限制他的自由……皇帝这是什么意思!

“大人,你的伤口还没有愈合,不要贸然外出,影响EU的行动。”

朱雀走过来示意侍卫关上门,沉着声音说道。

“真难得看到枢木卿的身影。”

鲁路修看着朱雀冷笑一声,什么护卫,如此随意得住在屋里,明明是监视,真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皇帝陛下会这样对他,但是他的忠心――一定要拿下EU,向皇帝陛下表明。

而这个名誉布列塔尼亚人骑士――这冷漠的态度,是对他的不屑吗?

“可以,作为条件,枢木卿和我下一盘棋吧。”

什么?

朱雀微微皱眉,从小就不擅长这个,即使后来有学习过。
但是――和面前这个人下棋,真的没有什么意义。

“为什么?”


“打发时间而已。”

鲁路修转身走到桌边。


“枢木卿,看来你是真的不会下棋啊。”

拿起朱雀面前的白色王后,鲁路修撑着头露出不明情绪的蔑笑。

枢木朱雀,这个人,他大概是知道一些了。

“所以我说过我不会下棋。”

站起身,朱雀并不想继续这种事情。

“哦?说过吗?”

朱雀瞬间一愣,说过――从前。居然下意识得脱口而出了,双手不自觉握紧,注视着收拾棋盘的鲁路修。

所幸鲁路修并不在意,自顾自得从新摆好了棋盘。

微微松了一口气,朱雀转身离开了棋桌,坐在椅子上拿起了鲁路修翻阅过的资料。整齐得叠在一起,分门别类得做了标识。

无可救药的收拾癖,这一点,从小就没变过。

看了一眼自己对弈的鲁路修,朱雀感觉到了刚刚扫过自己的目光,是怀疑了吗?还是恢复记忆了在演戏?

不,不可能,那么大剂量的PXII***2A-XXI ――就是正常人也会――

更别说施加了geass的人。

而且,如果恢复了记忆――这两天应该有很多逃跑的机会。
可恶!到底是什么不对劲!

明明皇帝所给出的剂量是很微小的――他手里也是定量的,那帮人真的——难道皇帝给出的另外命令? 还是那个V.V?如果不是皇帝的geass, 那么大的剂量,鲁路修一定会―――

让人沉浸过去,陷入记忆最深处的回忆――正是此药的残忍之处,也是它的迷人之处。

如果用量不加以控制,那么――他不敢想象。

傍晚,夕阳斜进了屋内,冰冷的屋子难得有了一丝暖意。朱雀从传讯室里走出,感到一阵刺眼。

是从鲁路修卧室里被反射过来的。

因为鲁路修翻阅资料的原因,屋内一直都没有打开过窗帘,能照进这里的光芒――

今天他没有关上房门。

走近几步,朱雀能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单薄、瘦削。

鲁路修背对着他坐在床边,一动不动,像是看窗外的风景。

夕阳在少年身上镀了一层暖和的光彩,显得温暖无比。一如那年的――

那个人,又是这样!

对于鲁路修这个安静的状态朱雀非常熟悉,在这几日的监控中能看到少年时常会陷入发呆的状态,或是自言自语――
PXII***2A-XXI!


“朱雀。”


?!

被发现了?不对,他叫的是――朱雀。

还是记忆恢复了?

手探入衣服的暗包,里面是装有PXII***2A-XXI的微型注射器。握着注射器,朱雀能感觉到自己牙齿在不自觉打颤。

“朱雀”

“海边真的好美。”

没有发现――而是陷入了从前的回忆――从前鲁路修的回忆!

皇帝曾说过,鲁路修是不同于别人的……这个时候他挣脱了geass!

“朱雀,你看!”

“娜娜莉钓上了一条鱼啊!好厉害呀!”

鲁路修的声音清脆悦耳,他从没听到过的――温柔而欢快的声音。

“鲁路修。”

低哑的声音带着颤抖,不像是他发出来的一般。

然而对于这一声呼唤,鲁路修并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朱雀,海风很舒服呢!”


“果然大海是很漂亮的啊!”

不要――不要说了――拜托,不要说――

“鲁路修!”

大步走到鲁路修的面前,朱雀神色激动起来。

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朱雀很过分呢,现在才带我们来……”

“不过——谢谢你啊。”

评论(11)
热度(49)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