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虐,原著向,R18

幻地——第四章
“信.日向.夏英格,十一区出生,被夏英格门所收养的――你很有才能嘛。”

看着站在面前的男子,鲁路修面色平静,但嘴角轻微上扬的弧度透露着一丝玩味。


“为什么选择我?”

夏英格坐在了鲁路修对面的椅子上,仿佛这样平视就能看清对方的目光。

“理由――”

鲁路修幽紫的眸中溢出一抹深色

“或许我们的某些目的是一样的。”

“不知道金斯利卿听说没有,这两次的作战,作为生还率无限接近于零的EU共和国联合军并没有投入Europia,全部都是十一区人。”

平静得说着这番话,目光投向静默地站在鲁路修身后的朱雀,夏英格能看到那个人冰冷的目光中深藏的波动。

“是怕来自公众的反面舆论吧。”

鲁路修跷起腿,冷淡地指出了关键所在。这是一条非常有用的讯息,加以利用的话……

EU联合国这种内部腐朽不堪的状态下居然还能发动奇袭,EU布列塔尼亚的这群废物!

“这样的消息走漏,会很精彩吧。”

看着鲁路修的神色,夏英格弯起嘴角,笑了一下


“这样倒是争取了完成计划的时间了。”
……

“听说你与法尔内斯卿的意见有不合?”

虽然是疑问,但语气却是陈诉着一件事实。

“金斯利卿,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改日在会吧。”

夏英格站起身,目光依旧停在朱雀身上,真是精彩啊。

“夏英格卿”


鲁路修同时站了起来,从衣服里拿出一封没有封口的信封,

“这个应该能很快完成吧?”

“这要看怎么完成了。”

夏英格接过信封,瞟了一眼没有动作的朱雀,转身离开。

“不可原谅……”

夏英格离去后,突然寂静的空间被一声低沉而冰冷的话语打破,声线3中隐藏着一丝的颤抖,显示着压制不下去的愤怒。

“同情吗?”

起身准备回自己房间的鲁路修闻言微微一怔,随即露出一起嘲讽的冷笑。

“看来你没有做好成为一个优秀的圆桌骑士的觉悟。”

面对朱雀,鲁路修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试探的机会,尽管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两人长时间的沉默让他感到焦躁不安,对于这个人,他始终探测不出什么信息。

除了依靠被记录下的资料,而且资料所记载的与他面前之人差距甚大,所以,直接试探的结果才更加真实吧。

“日本人就不是人吗?!”

鲁路修第一次看到朱雀崩裂的表情,眉头紧皱,双颊的肌肉不自觉得抽搐,也许刚刚极力压制的愤怒现在濒临喷薄。

“利用已死的将士去引起纷争吗?让他们死不瞑目吗!”

朱雀紧握的双拳微微颤抖,如果这些死去的人知道自己以死换来的家人安定的生活却因为自己的死而被打破,怕是做鬼都难以安心!

“这样才能发挥出更好的价值,这么死了不是太可惜了吗?”

鲁路修对面前之人再度燃起好奇,这个人骨子里面到底是流着日本人的鲜血,偏偏又是名誉布列塔尼亚人,还获得爵位——到底,他想要做什么,单纯的想要地位吗?这么些天的接触,他可不这么认为。

“金斯利是觉得只要能达到目的,怎样都可以吗?”

听了鲁路修的话语,朱雀反而稍微冷静了一些,果然,没变啊!这种丑陋的自私!

“无聊的问题,我的目的也是皇帝陛下的目的,枢木卿”

被直呼姓名引起鲁路修微微皱眉

“如果你质疑我的决策,妨碍实现皇帝的计划,我想我有权利要求更换护卫。”

当然话这么说,实际情况他并没有把握,至今他都没能和皇帝对过话,一切只能靠这个人进行传递。

这句话无非就是试探眼前之人。一个毫无背景的圆桌骑士,还是十一区人,皇帝心里的主意他摸不透。

“什么?”

朱雀眼底光芒紧收,眸中闪过一丝冷意

“金斯利卿这句话错了”

虽然身为圆桌骑士,但是朱雀知道自己手中权利并不多,关于鲁路修的决策他无权插手,他的任务只在于眼前之人身上。

皇帝真是下的一手好棋!两人都被互相牵制,玩弄人心的手段果然是一样的。

“或者说你还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

朱雀走上前一步,抓过鲁鲁修的衣领,将纤细的身影扯得一个趔趄。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大家也不用掖着

“虽然我不能直接干预你的计划,不过直接情报是从我这里向皇帝陛下传达,想必金斯利卿也不想引起皇帝陛下的不满吧?”

“你威胁我?”

鲁路修眯着眼眸,长眉紧皱。处境?他当然知道,除了作战指挥权,连人身自由都不存在。但是也不是没有翻盘的机会。

“枢木卿,我们都是为了布列塔尼亚的圣光荣耀”

伸手去想要推开身前之人,这样的姿势让他丧失主动权,十分烦躁的感觉。

对着鲁路修那只幽紫的眼眸,朱雀仿佛看见里面闪烁的不择手段的野心。

“卑鄙。”

松开手,朱雀将人扔向座椅,多日的安宁让他险些忘了眼前之人的可恶之处。








评论
热度(37)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