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虐,原著向,R18

幻地——第五章
“枢木卿,要想胜利就收起你过剩的同情心吧。”

闭着眼睛,鲁路修调整回状态,他知道朱雀依旧立在原地。

“我们可是在打仗,不是做慈善。”

朱雀别过头,不再去看那道身影,镶嵌华丽琉璃的窗户外虽然有着明媚的阳光,但是却一丝也照射不到这个幽暗的房间。

鲁路修见朱雀并不回应便无趣得开始思考自己问题。

当朱雀回看向沙发上那个人的时候,才发现鲁路修已经斜靠着沙发睡着了。

坐在椅子上,朱雀揪着自己的头发反复回忆着鲁路修刚刚的话,同情心吗?如果不是为了正义,那他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尤菲的死,用挚友换来的地位,他到底又该是为何而战?

如果有谁能告诉他……朱雀透过凌乱的发丝看着那个熟悉无比,却又极度陌生的容颜,一抹愤恨再度涌上。

曾经犯下如此罪孽,如今却忘的一干二净,却仍旧玩弄人心,将所有的人都当做棋子……

仇恨――如果被释放,也许自己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

当朱雀被拉出自己的情绪的时,是鲁路修一声惊呼。

“朱雀!”

一瞬间从座椅上立起的朱雀看着突然从沙发上坐起来的鲁路修,眼底阴霾依旧。

又发作了吗?

鲁路修伴着惊呼坐了起来,面色透着痛苦,喘息了两下,端起了旁边立柜上的水杯。

然而水杯还没拿近嘴边,脑中一阵巨痛再度袭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左眼猛烈的刺痛。

“砰噹。”

手中水杯打翻在地毯之上,将华贵的地毯上浸出一块暗渍。
鲁路修一把捂住眼睛,浑身颤抖。

然而这一次,朱雀看着痛苦不堪的鲁路修并没有做出任何行动,一种莫名的情绪,让他感到宣泄的快意。

痛苦吗?

那就好好得享受这种折磨吧。

“水…… 给我水……”

“ 水……水……”

“朱雀……水…………给我水……”

捂着左眼,鲁路修朝着朱雀的方向颤抖得伸出了手。
“水……”

因为痛苦而颤抖的声音一声一声犹入泥沼一般让朱雀的理智下沉,混合着浮上心头的仇恨,比剧毒还要致命。

“噗咚”

一直向前伸手的鲁路修一个重心不稳一下扑倒在了地上,手指紧紧得扣在地毯上,微微颤抖的身体正无声得述说着他忍耐的痛苦。

“朱雀……给我水……”

绝望的声音被眼角滑落的晶莹液体蕴出了苦涩。为什么……朱雀……为什么这么对我。

手臂依旧朝着前方,他知道朱雀就在那里……明明看到了,却又仿佛不是那个人……

朱雀看着那个拼命向自己伸手的人收紧了双拳,这副模样,一如那年炎夏。

水……吗?

朱雀心中浮现了一个他从不曾想过的恶劣想法,抬步向着倒在地上的身影走去。

很过分呢,做了这么多错事,却没有了记忆,这样连忏悔的想法都不会有……真的太过分了,只有我这么痛苦……鲁路修却以全新的身份做着相同的事情,毫不知痛……

白色的身影停在鲁路修的身边,感觉到来人,鲁鲁修微微抬头看向那个熟悉的脸庞,一道欣喜闪过波光淋漓的紫眸

“朱………”

话语还没有出口,一道冰凉的感觉从头顶灌下。

凉意让鲁路修似乎找回了一点神智,面对突然泼在自己头上的水的朱雀露出惊愕的表情。

“你不是想喝水吗?”

朱雀拿着水壶,脸上浮起古怪的表情,似笑非笑,似恨非恨。

“什么?”

被水淋湿的头发贴在眼前,鲁路修感到自己的眼前模糊一片。

“给你喝水啊。”

朱雀一口将水壶里剩下的一点水含在嘴里,扔开水壶,一把捏上鲁路修的双颊,将人半提了起来。

“呃――”

鲁路修受痛得张开嘴,冰凉的水瞬间灌满了口腔。

“ 啪――”

清脆的掌音响起,鲁路修重新跌倒在地上,蜷着身子猛烈得咳嗽了几声,才艰难得翻身直起身子坐在地上拂去脸上的水渍。

撇开眼前的发丝,看着眼前半跪着的朱雀大口得喘息着,脑中和左眼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根本无法看清朱雀的表情。

朱雀抬手摸了一下脸颊,虽然鲁路修下手不重,但是他却感到了火辣的刺痛,不仅在这张脸上,更刻在了他斑驳不堪的心间。

眯起眼眸,朱雀起身再度走向那个依旧浑身颤抖,喘息不匀的身影。

现在这个人是谁,鲁路修?zero?还是金斯利?

评论
热度(36)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