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虐,原著向,R18

幻地——第七章



“谁让你睡过去的!混蛋!看着我啊!”

“醒过来呀!我不准……不准啊!”

再次咬在少年伤痕累累的身上,但是,不管如何在那肌肤上撕扯都换不回一丝的回应。

“你醒过来啊……你醒过来啊……为什么不看着我……”

朱雀身体一软,仿佛被抽光了所有力气一般,俯身趴在了鲁路修被冷汗和血迹模糊的胸口。贴着少年的胸膛,能感受不规律的心跳,犹如他不停抽搐的嘴角。

这样的我,我……到底有什么意义……

被宣泄的快意突然被冷冻,扑面而来的却是漫天苍凉。被怒火燃烧过的心扉如同荒野一般疮痍,空寂的,幽暗的,没有一丝的光亮。

“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双手抓着鲁路修的双肩,颤抖得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额头抵在那个余温残存的胸口上,朱雀笑得浑身发颤。

很可笑吧……这样的自己,变得和你一样面目全非了啊……鲁路修……尤菲……

真的好想笑,眼前却不断涌出温湿的水珠……为什么这种早已舍弃的东西还要存在……这种软弱……他明明就已经不要了啊!

随着那道光明的逝去……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被强行转动的到底是不是名为命运的东西……

摇摇晃晃得站了起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狼藉,眼中浮上一抹厌恶。

比从前还要——


讨厌自己。

所以,尤菲——对不起啊。


——————————————————


“出去!”

当朱雀敲门无人应声打开房门后迎来的是一声冷叱。

床铺上的少年半倚着靠枕,脸色苍白如同身上的洁白的睡衣一般。

床铺非常整洁,那人一晚都没有乱动。

头上的眼罩昨晚已经换成了普通的纱布。

床前的坐凳没有移动过,床柜上的水也还没有被喝掉……

朱雀握着药箱的手微微收紧,他很奇怪为什么现在自己还有心思观察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垂下眼眸,眼睛还是有些酸涩,在隐隐作痛。

“我叫你滚出去!”

鲁路修看着那道白色的身影一动不动得站在门口,随手拿起床柜上的水杯狠狠地掷去。

“咚”

手腕上的疼痛削减了所有力量,水杯只滚落在朱雀视线之前,水却溅洒了一地。

水杯落地的声音终于让朱雀回过神,抬眸对上了鲁路修的目光。

愤怒,还是厌恶呢?

他看不出来那幽紫的眼眸中包裹着怎样的情绪。

鲁路修看着那张面无表情的面孔,拢在袖中的双手握拳微颤……这个家伙居然敢……居然敢……用这么卑鄙的手段……

虽然不记得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身上遍布咬痕和体内的疼痛,那次果然是……卑鄙的eleven!

朱雀目光锁在鲁路修咬牙切齿的脸上,八年后这种表情又看见了,和当初在枢木神社前时一样。

行,你不走,我走!

鲁路修掀开被子,一脚踩在地上,然而体内一阵剧痛,脚下一软,身体向前扑去。


眼前地毯的花纹不断在放大,但一瞬却停了下来。

感受到腹部有力的手臂,鲁路修立刻绷紧了身子,一把推开身前的人,跌坐回了床上,牵扯到伤口,疼痛引来一阵抽气声。

“金斯利卿还是不要乱动。”

朱雀站在床边,语气依旧和平常一般僵硬冰冷。

“什么!?”

鲁鲁修嘴角微微抽搐,表情带上嘲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还真是无耻啊!但除了一句反问,他也找不出什么话来与这个人多说。

“伸手。”

朱雀坐在凳子上,从药箱中拿出伤药,平静的语气,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

鲁路修深吸一口气偏过头,没有任何动作,也没回应任何话语。可笑,有这种必要吗?

朱雀见鲁路修没有任何反应,伸手抓住了鲁路修搭在床边的手腕。

“啪!”

仅仅一瞬,就被狠狠弹开。

“别碰我!”

几乎同时,鲁路修的带着颤音的怒吼就响在耳边。

看着握着手腕,表情凶狠的鲁路修,朱雀收回手,握着伤药的手微微一紧。

低头看着手中的药,一直紧紧抿住的嘴微微颤动了一下。

“抱歉。”

不管怎么,这件事情,是他的错。

听到这一声低沉的声音,虽然依旧是冰冷的声线,但却让鲁路修一瞬恍惚了一下。



「——鲁路修,你……对不起!」

「呃……?」

「是我不好,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打了你,所以……对不起……」



刚刚的感觉,那是什么……回过神,鲁路修表情已经归于平静,沉默片刻,朱雀看到泛着青白的手伸到了他的面前。

“诶?”

略微的惊讶没有得到回应。

默默拿起鲁路修的手,翻起袖口,昨晚红肿的勒痕已经变成了紫黑色的淤青,在苍白的手臂上显得触目惊心。

“真的是个笨蛋啊——”

一声轻柔的叹息让朱雀停止了搽药的动作,抬头看着鲁路修。

鲁路修表情有些恍惚,但却是非常平静。

“什么?”

“没什么,忽然觉得你有些像那个人……”

出人意料得,鲁路修回答了他的疑问。

如果在平时,这种对话一定会显得非常愚蠢,但此刻居然有一种想继续下去的冲动。

“朋友吗?”

朱雀低头继续搽药,努力维持声音的平静。

“大概……”

“不清楚……不记得了……也许不是……”

“也对……我这样的人……怎么会有朋友?”

“……”

“好痛!”

一声痛呼拉回朱雀的意识,连忙放手。

“抱歉。”

瞬间意识到自己居然说了这么多,鲁路修神情不由一冷,闭嘴不再言语。

朱雀站起身来,伸手准备解开鲁路修的睡衣。

指尖刚触碰到衣领,鲁路修莫名打了一个寒颤,立刻伸手捉住了朱雀的手。

“剩下的我自己来就行。你先出去吧,枢木卿。”


。。。。。。。。分割线。。。。。。。。
可能觉得人物有些ooc ,但是某夜认为两人的本质都是非常非常温柔的,不管一个人变成什么样,本质都会隐约透露出来。

评论(8)
热度(51)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