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虐,原著向,R18

幻地——第八章


朱雀感受到鲁路修手上的温度,比他低上许多,而且有一层湿薄的冷汗。

目光依旧停在衬衣领口处,那里隐约露出一抹深红得发黑的印迹,即使清理得再干净,也不能掩没那些伤口曾经狰狞的模样。

目光移上鲁路修紧咬住的薄唇,昨日的情景再度浮现在眼前。

手僵住片刻迅速抽离出去,眼底恢复冷漠,直起身,抓起扔在床上的手套快步走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怎么回事?那一瞬间喉间传来一阵干涩,按了一下隐隐发疼的下身……靠在门上抵住自己身体的突然脱力的感觉。

鲁路修看着紧闭的房门怔愣了一下,他倒没想到这个人这么干脆,而且那么冷漠的人居然如此突然的道歉……鲁路修嘴角扯了个牵强的笑容,真的像个……

该死!他在想什么!笑容一闪而过,狰狞的憎意浮上面容,那个家伙对他做出如此卑劣之事!

近乎粗暴的扯开自己的睡衣,身上青紫交加的瘀痕和伤口,无一不提醒他遭受到的屈辱。

一拳捶在床沿,引起手腕上的一阵剧痛,鲁路修却毫不在意。枢木朱雀,不会原谅你的,绝对,不会!

待到朱雀推着餐车再一次敲门无果走进房间的时候,发现床铺上没了人影,浴室的水声隐约透出。

微微皱了一下眉,此时应该不宜沾水才对。

“金斯利卿?”

轻叩响浴室的门,朱雀低声询问一句。

“金斯利卿?”

没人应声,朱雀再一次提高音量,然而依旧没有任何回应。伸手摇了一下门把,从里面锁住了。

心里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朱雀直接踹开了门,稀薄的雾气和洗浴液的芳泽气味下夹杂着丝丝咸腥。

一把扯开幔子,瞬间感到心跳漏一拍,连带着呼吸也是一窒。

瘦削的身影倒在浴池边上,水不断溢出浇在苍白光裸的躯体上,毫无一丝生气。

几乎一瞬,朱雀就抱起了那熟悉的身体,明明是如此熟知的体重,却在他臂弯之中犹如千万铁石一般沉重。

伤口全被抓裂开了,还有用力揉搓下泛起的大片发红的皮肤。

朱雀看着鲁路修身上新增的抓痕和被水浸的发白的伤口,阴影笼罩着眼眸,捏紧双手想要发出一声叹息,却发现喉头干涩发疼,无论如何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再次仔细清理伤口,上药,然后穿上衣服,盖好被子。

站在床边沉默了良久,最终还是选择逃离开去。

站在门口,他能仔细得听到任何声响。然而直到傍晚,下人送来晚餐时,他依旧没听到什么动静。

叩响房门,依旧无人应声,当他准备自行开门的时候,里面传来一声平静的声音。

“进来。”

莫名有种心安的感觉,虽然不想去承认,这是他这么久以来,头一次感到自己还有一丝作为一名朋友所该带有的感情,尽管现在的自己并不需要。

鲁路修已经醒了很久了,看着一旁见底的水杯和放置在他腿上的便携电脑,朱雀头一次怀疑了自己的警觉性。

是一直都未好好休息的缘故吗?

“枢木卿,明日安排一次和夏英格密谈。”

鲁路修没有抬头,指尖依旧在电脑上滑动。声音平静得如同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有什么计划吗?”

朱雀几乎是下意识得就脱口而出,他希望鲁路修能改变之前的想法。

“怎么?”

鲁路修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看着朱雀从没有过什么表情的面孔,眼神恢复了往日的冷静和审视。

“……”

意识到自己无权插手战事决策,朱雀紧抿双唇,握住餐车把手的手一紧。

“晚餐吗?”

鲁路修视线终于落在餐车之上,确实有些饿了。

由于长时间没有进食,朱雀让厨房准备的是一些清淡的流质食物。

鲁路修接过碗的手轻微颤抖,手腕的疼痛让他使力特别吃力。

看着鲁路修依旧神色不变的脸,朱雀伸手握住了那只微颤的手,接过他手中的汤碗。

鲁路修看着送到面前的汤匙,神色一愣。

看着鲁路修脸上迅速闪过几个表情,最终凝成一如往常一般的冷静,然后张嘴喝下汤匙里的食物,朱雀心想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这个人表情的伪装。

“枢木卿,如果想要避免更多的牺牲就要迅速解决战乱。”

为此所用任何手段都不为过。

持汤匙的手微顿,朱雀不做出任何回应,只沉默得进行手中的事情。

他知道他无法改变这个人的决定,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




。。。。。。。。。分割线。。。。。。。。。。


我就是记个温情流水账而已(爬走.....)

评论(10)
热度(44)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