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备考12月N1,小伙伴们等我考完回来~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虐,原著向,R18

幻地——第九章

在公馆的传讯室内,鲁路修斜靠在座椅上看着显示屏上夏英格,手指一下一下的敲击椅把。

“金斯利卿也知道上两次的失败中,我方损失很大,不仅knightmare 的投入率降低,而且补给也一直没有跟上。”

夏英格瞥了一眼暗处的一道白色身影,似乎就着军师派人密函的一封战略指挥进行探讨。

他很清楚这不是唯一的一份指挥,而且在实际行动上,会有更大的变动,而且这种调度,无非是让他来挑开一个最终目的。

“如果不能调配到围攻的队伍,那很抱歉,与E.U联合军的局面目前也只有先拖着了,反正目前局势还稳定,有四大骑士团护卫,这块领域也不会有太大的动荡。”

鲁路修眸光微敛,虽然看起来要结束对话,却并没有关掉通讯。

“圣拉斐尔骑士团近乎全灭,这种局面也维持不了多久。”

夏英格接上鲁路修的话语,如果是韦南斯大公,肯定不会允许这种持久战,对于这种并不是太复杂的局面用持久战不仅耗费资源,更是让人把E.U布列塔尼亚看做废物,这绝对不是任何人都乐意看到的。当然,夏英格明白这并不是对他的威胁。

“依照目前的攻势,下一目标就会对准这圣彼得堡。”

鲁路修轻笑一声,变换了一个信号加密,不出所料的话,确实应该如此。

“虽然联合军不一定能讨到什么好处,但是这里变为战场的话,你知道这意味什么?”

“联合军不会把枪对准欧洲庶民。”

夏英格直接了当得戳破这个战术的关键,语气间加重了“欧洲”一词。鲁路修成功得感受到身后之人呼吸一瞬间的停顿。

“是吗?”

面上浮起不明的笑容,鲁路修交握手掌,条件都有了。

“明天前往凯撒宫殿进行战术的最后商讨吧,今天的提议就不要放在心上。”

切断了通讯,鲁路修却没有要离开的打算,调出了这一次布兰塔尼亚所划拨的军力。

全是陆军,并且投配的knightmare 的数量并不多,说到底,皇帝并不在乎这块领域的归属与否,而自己却还一心想要将此地收回以表忠诚。说来也是可笑,他这样的人居然会对没见过几次面,连印象都极为模糊的人生出忠诚之心,越觉得不可思议,却对这个意识认知得极为清晰,如同被强制的得去认识到这个观念,每当想要细思,都会莫名得少了线索。

烦躁得撇开这些情绪,鲁路修眼瞳微微转向后方,表达忠诚的方式有很多,如果……

“枢木卿,为什么皇帝陛下会让你来担任护卫呢?”

朱雀看着那人的背影,脸色如往常一般冰冷,这不是他第一次听他这么问,但每一次的意义都不同。果然没等他回答,鲁路修的声音再次传来,依旧没有回头。

“没有背景,没有功绩,没有声望……我们很像吧?”

语落,鲁路修转过座椅看着朱雀,神色镇定。

朱雀闻言眉头紧皱,眼角微微抽动。像?不,不对,他们一点都不像!

隐忍着将要脱口而出的冷笑,平息了一口气息,眼前不过是一个以虚假身份与经历的人与他对比,没什么值得计较的。

“我们,合作吧。”

鲁路修坐正了一些,看着瞬间怔愣的朱雀,继续说道

“把这个E.U归入我们之手。”

“我看过你的资料,在作战上,非常有才能。”

这是实话,毕竟是亲手制服了zero ,那个叛军首领的人。而且兰斯洛特也是目前性能最为顶尖,如果有朱雀和兰斯洛特,利用欧布和EU联合军,可以很大的缩短计划的时间。但是,如果朱雀不愿意......这将会是最大的阻碍。被他所钳制住的自己,在任何时候都难以向更远处伸手。

朱雀已经不能隐忍住自己的表情,嘴角上扬起一个冷嘲的笑容,还真敢说啊!还真有脸再提啊!

“如果我们一起……”

“金斯利卿。”

朱雀打断身后掏出枪,枪口直对那人脑门。

“你要造反!”

朱雀有些怀疑是不是皇帝的GEASS 失效了,或许他又在玩什么花招。

“不!我对皇帝陛下是绝对忠诚的!”

鲁路修几乎是反射一般反驳吼叫出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随即紧皱了下眉头,复而平静神色看着举枪的朱雀,反应如此之大有些让他意外。

“但是与其把这个地方给韦南斯大公,如果我们能够肃清这些蛀虫,岂不功劳更大?”

“你不过是想独占欧洲罢了!满足你的野心!”

鲁路修听着朱雀的指控,神色发冷,他可以保证自己是绝对效忠布兰塔尼亚,这种诬陷,到底是看错了这个圆桌骑士,对皇帝愚忠吗?

“枢木卿,你成为圆桌骑士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以为没有功绩能够在帝国立足吗!”

看着朱雀依旧没有动摇的意思,鲁路修不禁有些激动起来,语气凌厉质问道。虽然他也不知道这种情绪从何而来。但他看着朱雀这种顽固的样子,就心中郁结,一股无名之火在蹿腾。

“那跟你没关系!”

朱雀握枪的手有些发抖,不管眼前之人是虚假的金斯利,还是那个万恶不赦的zero ,都没有资格来指责他的选择,更不要说来过问他的理由和目的!

“金斯利卿只需要完成皇帝陛下的任务,不要动不该动的心思,如果你执意如此,那我就负有肃清的义务!”

“你!”

鲁路修盯着朱雀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微微收紧,朱雀真的会这么做。

放在椅子上的手掌握紧,闭上眼睛舒缓了一下呼吸,鲁路修感到又有些头疼,细微的如同针刺一般的疼痛,而且连带着身上各处的伤口也在隐隐作痛。

“枢木卿,今日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明天就去司令部商讨作战,你把作战指挥书送出去。”

长出一口气,鲁路修睁开眼平静道,仿佛刚刚的一切确实没有发生过一般。

朱雀冷眼看着鲁路修的右眼,平静犹如紫色的湖面。里面藏有多少波澜都不得见。

“我困了,送我回房。”

鲁路修看着朱雀收起了枪,有些疲倦道。

朱雀听言默默走了过来,手臂穿过鲁路修的膝腕和颈后,抱起椅子上的人,大步走向卧室。

鲁路修能感到朱雀身上的肌肉比之前紧绷了许多。虽然当时只是捉弄该人,没想到这人还真当会把他抱去,还真是一根筋的人。

但是,真可惜,枢木朱雀,本来还很欣赏你的。

评论(5)
热度(60)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