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虐,原著向,R18

幻地——第十二章

由于兰斯洛特性能保障,所以没有逃生舱,这是最为致命的。

朱雀挡下一次攻击,扫视了一下能源储量,以他现在的能力,在被剩下的五架knightmare 围攻的情况下最多也只能击破其中两架 ,而那一架诡异的......原来就是所谓的汉尼拔亡灵啊,那日鲁路修和夏英格所提及的,原来那时你就......朱雀上扬的嘴角微微抽搐,此时也差不多明白了原因。

——无法利用的棋子,只有毁了。

眼前浮现出怀中被鲜血染红的公主;神根岛上,漆黑面具破裂下zero 孤妄的神色;转而又是少年手提制服衣领面色温柔的模样......这一次,要迎来自己的救赎了吗?

朱雀思绪还在游离,眼瞳上开始有微弱的红色光芒闪烁,还没待他作出反应,忽然间面前的屏幕上闪现出画面,啊,熟悉的面孔,没想到最后还能再看见你一眼。

“金斯利卿,这是你所期望的吗?”

朱雀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表情问出了这么一番毫无意义的话,然而对方却似没听见一般——

“不!不要!朱雀!别死!活下去!”

少年的声音如同惊雷一般炸响在耳畔,然后深深刻入灵魂,那一天,红色不死鸟扑向他,他被施以了最残忍的诅咒。

什......什么!

碧绿的眼眸瞬间被红光镶映,朱雀狠狠握紧操纵杆,神色坚毅而决断。

我……我要活下去!

果断放弃了能源光盾,MVS高能加持,他绝对要突破攻势,然后,活下去!

敌方阵势顿时被打破,由于朱雀速度敏捷度大幅度上提,敌人竟一时无法跟近,与此同时,敌方小队突然出现极大变动,原本配合完美,攻势猛烈的队伍突然散软下来,一瞬间被朱雀击毁了半数。

剩下的见势立即相互掩护撤离,因为上空援军已经抵到,再作纠缠只能涂添伤亡。

“汉尼拔的亡灵”撤离时 朝着朱雀侧方微微一顿,继而迅速消失而去。

站在打开的驾驶舱里,夏英格看着前方并未追击的朱雀,眉间的阴鹜凝结成了探索。

果然,和那个有关系吗?

朱雀回过神,看了一眼几近枯竭的能源,已经无法进行通讯了。

他回想起记忆的最后一个画面,心中猛然一窒,来不及思及自己死里逃生的事情。他知道如果对象脱离他的监视范围时,由研究院,也就是geass 向团接管,必须尽快回去,不然,不然,他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

兰斯洛特只有让后方部队运回特派,他直接搭乘空中战队的战机飞速向着司令部赶回。

——————————————

“如果不是军师大人最后一刻突然调动后援部队,我真以为他是要置朱雀君于死地。”

塞西尔接过朱雀换下的机师服,表情凝重而担忧。

朱雀一愣,随即扯出一个寡淡的笑容。

“让你担心了。”

这里面太多因果交错,也许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其终究原因,这一次和黑色暴乱时自己所遭遇的情景如此相似,相比与被zero 骗进重力场中,金斯利下令让他送死倒让他心里生不出憎恨。

原来他还是如此怯懦。

“那个......军师大人的旧疾好像复发了,你要过去看一下吗?”

塞西尔回忆接通通讯时军师痛苦而暴躁的模样,面色闪过疑惑。朱雀作为护卫,应当知道现在的状况。

“我正要前去。塞西尔小姐,帮我向罗伊德先生说声抱歉。”

朱雀扣上披风的系结,匆匆离开了特别派遣驻点。

——————————————————

鲁路修的状况确实不容乐观,自他感到脑内的疼痛加剧时,意识一直模糊不堪。只知道朱雀要死了!

不!不能让他死!朱雀不能死!

为什么不能,他不知原因,而这一强烈的执念迫使他做出一系列不受控制的动作时,他依旧神志恍惚。

剧痛带来的欲以昏厥的冲击被他硬生生压制下去,只因为他还有一丝陌生的理智,知道决不能在这里出现任何的变故。

而当他看到屏幕上朱雀带着绝望却又似解脱般的凄惨笑容时,本能得,一句早已施以的命令冲出。

通讯画面被那方切断时,他依旧费力得撑扶在操作台上忍受不停加剧的疼痛。而后一瞬发现了一个让他惊惧的事情——

这是哪?!

他在做什么?!

脑中闪现过无数陌生脸孔,那些人是谁!

这一切让他想要抱头嘶吼,他甚至发现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来自脑海最深处有两个声音几乎要将他撕裂成碎片!

“军师大人,你还好吗?”

“军师大人......”

“......”

模糊的声音从外界传来,忍住想要撕去已被汗水浸得冷湿粘腻的眼罩的冲动,鲁路修抬头看了一眼从角落走近的陌生身影。

“金斯利卿。”

一道声音引得鲁路修身形一颤。金斯利......是谁?瞳孔的红光闪烁,再度拉扯回一丝神智,对啊,他是朱利叶斯.金斯利。

“军师大人似乎身体不适,先行告退。如果有什么情况请联系圆桌骑士大人。”

军官装束的男子扶住极力在压抑自己失控的鲁路修,对围过来的人不卑不亢道,颔首行了一礼,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强硬得将人拉扯下去。


虽然有所抵触,但无意识得还是选择了离开此处。至偏厅中,鲁路修一把挣开男子的手臂,坐靠在沙发上,捂着脸直接发令

“给我出去!”

男子沉默得看了一眼把头埋入双手中,不停颤抖的鲁路修,接通了耳边的通讯器

“对象捕捉确认完毕,请求用量指示。”

虽然依旧处于神志不清状态,鲁路修还是敏捷得捕捉到这句话语的含义。

“什么用量?!你要做什么!给我滚出去!”

瞬间站了起来面目狰狞得指着门对男子吼道。然而对于并不听命于朱利叶斯.金斯利的GEASS 向团并不管用,男子依旧面无表情,回应完通讯立即从口袋里掏出电击器。

鲁路修只觉得后颈一麻,便失去了所有知觉。

——————————————————

朱雀抵达凯撒宫殿时,立即有人引领至偏厅,途中无一人前去搭话。原因无他,原本就阴鹜的圆桌骑士此时脸色更加阴沉,浑身透露着属于杀伐之人的戾气。大概是因为之前的陷阱吧。

司令室中发生的事情多数人并不清楚,而知晓情况的则被韦兰斯大公强制封口,连带着录像和一些录音都一并销毁删除。

对于此次夺胜的背后潜藏着什么,众人只敢心中揣测而不能私议。

再次看到那道身影时,那人正在沙发上昏睡。

“枢木卿,陛下交由你的任务,请按指示执行。这样放任对象的自由,让我们很为难。”

军官装束的男子毫无感情得说道。

“任务?是皇帝陛下,还是教主对你们的?”

朱雀压抑着怒气,反讥道。

男子听言一愣,继而反问
“你在调查什么?”

朱雀并不答话,只眼神冰冷得看着那人。

“奉劝枢木卿一句话,完成好自己的任务。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男子拿出一个密封袋,递到朱雀面前,

“用量和时间都标注好了。你知道如果对象在这里恢复记忆,会造成什么后果。”

沉默片刻后,朱雀伸手接过,男子露出满意的神色后转身离开偏厅。对于他们而言,战争,领土,荣誉都是世俗之事,只有他们才知道教主和皇帝陛下追求的真实世界,对于实验体的数据,是不能疏漏的。枢木朱雀减少用量只能拖延时间,并不影响结果,也正因为他并没有私自停用药剂他们才没有过多干涉。虽然教主不喜这人,但是皇帝陛下的命令也是不可违抗的,才任由这个人担当重要的护卫角色。


打开密封袋拿出内里的物品,看了一眼标注,朱雀便撕碎了揣入衣袋。低头看着鲁路修平静的睡颜,缓缓半跪于旁,伸手抚上光洁的面庞。

鲁路修,如果你真的回想起了一切,还是会选择让我活下去吗?

停留在脸颊上良久的手掌猛然覆上那人的口鼻,温热的气息能从手套外清晰得印在掌心。果然,这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错误,因为他的怯懦将人交由皇帝,造就了这样一个为了利用而存在的棋子。所以,这样的生命你很痛苦吧,剥夺了一切的,受尽屈辱的......尤菲的仇,鲁路修的痛苦,只要短短的一刻,就可以偿还和解脱了。

这么想着,手上不自觉使上了力气,他看到那人的胸口开始不再平静。随即一双手扣在朱雀的手掌之上极力得扳扯起来。

窒息让鲁路修清醒了过来,眼眸依旧紧闭,却拼命得反抗起来。挣扎之力在朱雀掌下显得绝望而微弱。

朱雀双手按了下去,不会太痛苦的,只要再忍忍,一切都将解脱了......咬紧了下唇,朱雀感到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起来。

忽然,在朦胧的景象中,一道炫目的紫色光芒晕染了整个世界,朱雀瞬间惊骇,双手不自主得迅速收回,站起身不由倒退了两步。

然后他看到鲁路修躬着身子坐了起来,埋头急促得喘息片刻后抬起了头,紫色眼眸对上了他来不及闪躲,满带狼狈的眼神。

“没能杀掉我,很可惜吧?”

听见自己的声音,朱雀露出一丝不可置信,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话,他甚至无法想象自己现在的表情,无法感知自己话语的语气。

“你在说什么啊?朱雀!”

鲁路修不同以往低沉的声线,轻快的声音传入朱雀耳中,带了一丝因为险些窒息而导致的嘶哑。

“为什么要杀你?谁要杀你?”

鲁路修眼中浮上慌乱,试图站起身来,却发现全身酸麻,使不上力气。

“没......没什么......”

朱雀从极力忍住发抖的双唇中挤出一个词,他想逃跑,逃离这里。

“朱雀!你怎么了?”

鲁路修看着朱雀疑惑道

“这是哪里?别墅吗?娜娜莉在哪?”

评论(4)
热度(38)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