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虐,原著向,R18

幻地——第十六章

 

 鲁路修再次清醒过来时,几乎是一瞬间睁开的眼眸,下意识看向屋内的挂钟,已然是下午时分。

 

 他有睡这么久吗?昨日醉得这么厉害吗?对于一向准时的他显然只剩这一个说法。

抬手揉了揉眼睛,然后他发现衣袍袖子滑落下手腕上再度出现的淤痕与之前还未消退的青紫交错,显得狼狈不堪。轻握住手腕转动了一下,虽然并不是很严重,但却不能否认它存在的事实,他几乎能立刻猜出发生的事情。

 

 鲁路修闭上眼回忆了一下他前一刻的记忆,没错,枢木朱雀没理没由得出现在他房间,然后——

 

 鲁路修转头看了看床铺,整洁依旧,自己身上的睡袍也穿着整齐,如果不是身体的异样,大概他也不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面色冷静得翻身下床,抵住腰间的酸疼和无力,从床脚摸出录音笔将自己关进了洗手间。

 

 使臣居住的公馆,不应该存在监听设备,需要防备的只有一人。

 

 反锁住门,将淋浴开在最大,鲁路修解开衣服看着镜子中的身体,青紫掐痕瘀痕和已经结痂的咬痕交相遍布,垂下眼眸掩住其中情绪,面无表情得跨进浴池之中,然后将手中的录音笔音量调低放置耳畔。其中有两段录音——

 

 一段是原本就在其中的——[立即支援圆桌骑士,不能让他死!绝对不能!现在!马上!停止一切追击,把朱雀给我救回来!]

 

 一段情绪激动的命令,指示的是与他决意完全相悖的事情。他却对此毫无印象。

 

 朱雀。

 

 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他可以肯定自己绝不会如此亲昵得称呼一个监视者。鲁路修面色沉静依旧,按开第二段录音。

 

 反复前进后退中,他终于将其中能够称上对话的语句提取完毕。竭力控制住自己的脸庞不因愤恨和屈辱而扭曲,如果不是手中之物还有用处,他定然将这东西狠狠砸在墙壁上,任由它四分五裂。

 

 朱雀,朱雀!

 

 几个深呼吸间,鲁路修捏着录音笔深陷掌肉的指甲缓缓松开,然后彻底删除了两段内容,他可以肯定一件事情。

 

 枢木朱雀,这个前日本首相的儿子,名誉布列塔尼亚人,第七圆桌骑士——若非作为一个监视者,自己本不该有任何接触的人,他曾经认识,并且相当熟悉。

 

 「你会后悔的」

 这句话也正代表了这一猜测。自己如此肯定的语气。

 

 再说目前的情况——让一个圆桌骑士作为护卫本身就是很失常的事情,这么说来,自己突然一跃龙门成为手握指挥大权的参谋则更无道理可言。鲁路修将之前的猜测全盘推翻,他察觉到一个难以理解,甚至让他感到惊恐的可能......果然他更在意自己记忆缺陷上的不真实之感。

 

 忽然忆起录音中自己嘶哑的哭叫声和朱雀低沉的粗喘,不由浑身一颤,然后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一瞬从浴池里站起身来,走到淋浴之下,打开冷水。

 

 不过只是肉yu而已。但不能否认它带来的一丝真实,也许这是为什么一开始他就接受的原因。

 

 将录音笔重新藏好,鲁路修穿戴整齐后走出房门,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应该是在和皇帝陛下进行通讯。

 

 坐在桌上打开便携电脑,想来自己确实很久没有和皇帝陛下见面了,但又总觉得似乎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在不久前,记忆中模糊的场景再次闪现,鲁路修只觉得脑仁发疼,只有如同平常遇到这种情况一般强行转移注意,这是他多次犯疼时发现的规律。

 

 信.日向.夏英格,对于自己异常的情况提出了帮助,他显然能猜测出这种异常的可能性。该死!自己在这一方毫无头绪,每每思及深处就会引发剧烈疼痛和意识丧失。果然,关键还在枢木朱雀身上吗?他或许知道全部的原因。

 

 这么想着就听见一道开门声,鲁路修抬头看了一眼从通讯室出来的朱雀,平静的脸色找不出一点异样神色。反倒是朱雀冰冷的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尴尬没有逃过鲁路修的眼睛。

 

 “金......”

 

 朱雀怔了片刻后沉声开口,然后语句还没有出口,鲁路修一如平常一般轻浮傲然的声音就打断了其接下来的话语。

 

 “皇帝陛下指示尽早结束战事吗?”

 

 鲁路修关下电脑,背靠座椅,双腿交叠,寻了个舒适的姿势直面看着朱雀

 

 “还是说让你不要插手作战,做好护卫的本分?”

 

 朱雀本就冰冷的脸变得更加阴沉,这个人果然聪明,在完全不知内情的情况下猜测如此精准。

 

 只是他并未直接见到皇帝陛下,应该说,他自踏上EU 一直都没有见到皇帝陛下,所有的事项都分别向直属皇帝的GEASS 向团负责人、帝国宰相的副官——卡诺恩·马尔蒂尼汇报。

 

 教团自然只关注鲁路修的状况,他犹豫片刻后,依旧照实说了,反正也不能瞒过去,然后得到的回复是让他不要弄错了事项的优先性。至于战况,他没有把鲁路修与夏英格合作的事情说出,二皇子殿下并不清楚鲁路修的具体情况,他现在在南非那处谈判,一时顾不了俄罗斯这边态度暧昧的战局。听闻皇帝重新派了人,便让副官盯着这边。

 

 结合战局与鲁路修给出的作战指挥书,卡诺恩很快得就通知他提醒参谋不要拖延战事,也许看出了什么他没有发现的事情。他承认修奈泽尔殿下手下的这位长相阴柔美丽的副官杰出的从政头脑

 

 思及卡诺恩后来对他说的话,朱雀看着那人的眼神带了一丝悲凉。

 

 “怎么,不对吗?”

 

 鲁路修见朱雀一直沉默,墨绿眼眸下透出的目光有让他反感的东西,出声打破沉静。他讨厌那种目光。

 

 “不,很对。所以金斯利卿还是遵守皇帝陛下的命令。”

 

 朱雀冷声回应道。

 

 “我会遵守的。”

 鲁路修站起身,扯了扯紧扣的衣领,将朱雀的目光成功吸引了过来,不仅是这约定的动作,还因为隐约透出的痕迹。

 

 还没等朱雀思绪不受控制得脱离,鲁路修就打断他的恍惚。

 

 “不用等了,很快就会有结果。也不让你为难。”

 

 鲁路修取下整洁挂置的披风,向朱雀递出,面露一贯自信的笑容,他现在改变主意了,这个人或许有更大的用处。

 

 “跟我出去看一下吧。”

 

 朱雀默然上前接过披风,给鲁路修披在身上,并取下自己的,系扣整齐后站定在鲁路修身后。







评论(5)
热度(40)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