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虐,原著向,R18

幻地——第十七章

豪华的轿车在宽阔的道路上飞驰而过,朱雀看着窗外闪过的高大繁华的建筑双眉紧促,他不知道鲁路修在打算什么。

“金斯利卿,这样出来太不谨慎了。”

朱雀瞥了一眼后视镜中后方的车队,如此招摇显眼,虽说圣彼得堡是属布列塔尼亚领地,但是自纳尔瓦一战后,由于EU共和国使用旧日本人充军来代替Europia的战亡的消息走漏,引起两方不小的动乱,尽管在巴黎那方要严峻一些,但是此处也不可掉以轻心 。

“枢木卿,你说为什么这么多eleven 想要成为名誉布兰塔尼亚人?”

鲁路修没有回应朱雀的话语,而是带着思索得询问道,若不是话语的内容,这定然只是一句非常温和的问语。

朱雀猛然转过头,看向身旁的鲁路修,面色沉的可怕,这是在讽刺他吗?

"什么意思?"
朱雀感到自己握紧的双拳在颤抖。

"不要误会。"
鲁路修依旧撑着头看着窗外,并没有回头,语气仍然清淡
"你看,因为EU联合军的行为,让大多数怀揣希冀于EU和平民主的eleven转而向敌国求以生存,真是绝望了吗?"

什么?

朱雀一愣,顺着鲁路修的视线看向窗外,长长的围栏外————日本人。

失去了祖国,生存之地被掠夺,穷苦潦倒之间流转于世界各处的难民。这样的景象,不仅是在布列塔尼亚统治下的各个殖民附属国,在EU共和国、中花联邦也属平常。

"金斯利卿,你究竟什么意思!"
朱雀感到自己身体实质的颤动,五脏六腑都带着翻搅般的疼痛。

"枢木卿,你成为 圆桌骑士——在战乱中坚持美学吗?"

鲁路修突然转过脸,晶紫色的眼眸冷彻得刺眼。朱雀看着那人脸上浮起明显的嘲讽。

"这跟你没关系!"

朱雀一拳砸在两人中间的桌台上,而后看了一眼没有反应的司机,压下激动的情绪

"如果你是让我来看这些的,就不必了。"

"不。"
鲁路修再次将头转向窗外,车子已经驶出城区,向着涅瓦河一带前进。朱雀的情绪波动时情理之中的,这种人——固执得坚持着让自己可以被饶恕的矜持,单纯来看这些景象?他可没这么无聊。

"你也想尽快结束这种纷乱吧?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不想战事继续拖延,就不要干涉我的指挥。"

"干涉?我有这个权利吗?"
朱雀一口反问道,指挥权不全在他手里,何来干涉一说,就如同那个被散发出去的真实"流言",他能怎样?

回应他的只有鲁路修的沉默,如果不是窗外飞驰过得风景,时间似乎就此静止。猛然想起什么,朱雀瞳孔紧缩,眼眶睁的滚圆

"金斯利卿!你想要——"

咬牙切齿的声音被生生阻断在嘴里,朱雀看着鲁路修的目光似要喷出火一般。

他是想要派兵权!

"不用这么激动,我的意思是,我不会对你有隐瞒,但你要听从我的指挥。"

鲁路修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温柔的表情隐约倒映在车窗上,这熟悉的表情,换了身份地点,依旧让人如此心颤,朱雀瞬间恍了一下神。

"隐瞒?"

朱雀低沉得重复了一下这个词语,他感到这个词就像锁链一般紧缚他的心脏,勒出无数伤痕。

"没错,不用担心吧,我是绝对效忠皇帝陛下,神圣布列塔尼亚的。"

鲁路修转头,表情温和。朱雀直直地看着鲁路修的眼眸,却发现这平静的眼中怎么也看不到底。

"你是我的护卫,这本是应当的,只对你。"

朱雀轻咬下唇,止住了嘴唇的颤动,扶在桌台边上的手掌几乎要捏碎了手中的扶手。

鲁路修这句话的意思他算是懂了,他对自己毫无隐瞒,而自己依旧作为护卫,不用前去战场,并掌握他的性命。

但是,不再隐瞒——作为朱利叶斯.金斯利的鲁路修。

但是有一点没错,他是绝对想尽早结束这边的纷乱,看来,被威胁了呢。

看着沉默的朱雀,鲁路修嘴角抬露一丝不明笑意闪过。

“无论你我都好向皇帝陛下交差。”

“你所有计划都会告诉我?”

朱雀从思绪中挣扎着挤出一句话,不被隐瞒吗......

“当然,我们说好的。”

鲁路修搭上朱雀紧扣扶手的手掌,朱雀一瞬间卸掉了力气。

——————————————

“金斯利卿,这里有什么不妥吗?”

朱雀看着眼前的河口不解,圣彼得堡西北边境地区,相当重要的一个要塞口,不仅因为这条河流贯穿整座城市,更是圣彼得堡通往EU外部的大门。

“有点在意网上的言论,亲自过来看看确认。”
鲁路修眯着眼睛笑了一下,继而在朱雀依旧疑惑的目光中解释道

“有人在网络上传播河口被占领,这让那些商人着急了。”

鲁路修沿着河口大坝往上走去,正值寒冬的风凛冽得如同冰刃,披风翻飞得厉害,发丝和眼罩上的坠子击打在脸上带起一道一道的疼痛。

鲁路修感到有些站不住脚,本身也还没从脱力中恢复过来,无法稳住重心,只好准备停下步子稍缓。

然而还没等他把身形稳住,一道劲力就握住了他的手臂,扶住了他几欲跌倒的身子,然后他转头看见了朱雀沉着的面孔。

烈风中两人披风衣袍翻飞,朱雀看见鲁路修眼中的惊愕,没有半分掩饰,和从前一样的神情。

“走吧。”

难得在如此严冬感受到的暖意,感觉,还不错。

“枢木卿,接下来联合军的目光一定会放在此处。”

鲁路修由着自己的重量压了一部分在朱雀身上,顶着烈风一边观察河道一边对朱雀详细解说他的此次计划。

“......虽然网络上的言论已经被控制下来,但是这一微弱的动向足以表明他们露出的马脚。”

“何以见得?”
朱雀依旧沉着脸,虽然鲁路修大致讲了一下起因,但是他还是没有理清头绪。

“枢木卿,你到底是怎样俘获的那个叛军首领?”
鲁路修实在忍不住朱雀的不能理解,他已经说得如此浅显了。

朱雀听言一怔,脸颊微微抽动,扶住鲁路修的手不由一颤,而后引起后者带着探索的目光。对上紫色的眼眸,他感到自己不能控制自己的表情。

“枢木卿,有没有人说你真的很不适合这种表情。”

鲁路修仔细得看着朱雀的脸,如此年轻,甚至还带着一丝稚气。

“你......我们之前......有见......”

“小心!”

鲁路修话语未落,就被朱雀猛然一个拉扯,扑倒在地,然后一道声响从面前的石雕上传来,并留下一道深深地划痕。

暗杀!








评论(3)
热度(58)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