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 原著向,R18

幻地——第二十章


接下来的日子是表象下的平淡无味,至少对于形同交付派兵权的朱雀来说是这样的。


涅瓦河爆发的战役在意料之中,借他的手调配兵力潜伏,倒是给联合军打了个措手不及,尽管他没有去前线观战,却不得不对鲁路修的布谋感到惊叹,谁也没想过动用大坝的水运系统进行作战。


不,他应该是清楚的——zero的基本作战。


在战事胜利的同时也独自揽下了这一战功,朱利叶斯.金斯利的名号开始在军中流传,朱雀在训练的时候听得不少人议论,大抵都是惊叹之词。


尽管涅瓦河之战及时解决了货运问题,但是军事议庭却突然被捅出内部勾结的非议,还没来得及仔细询问涅瓦河战役详情,就被铺天盖地的舆论和针对议庭的动乱搞得焦头烂额的贵族这时大概也知道背后谁搞的鬼,被“标志”的商品积压在手中,和商户的利益链条开始全面崩裂。对于始作俑者,无一不对其恨得咬牙切齿。


韦南斯大公带头的贵族私下揣测不出这个军师突然手中并握的权利,在一次又一次犹如刻意造作的动乱中,只有暗自忍着痛心分离手下的产业。


仅仅一个朱利叶斯,就让以圣彼得堡为中心的EU布列塔尼亚掀起不小的波澜,足以见其手段的高明,贵族们憋着气,尽管已经成了顾头不顾尾的状态,依旧寻思将人弄下台的门道,然而却辗转几番也摸不着那人的过失之处。


曾有人试图挑拨圆桌骑士与军师的关系,大概是因为那日被缄默隐藏之事,但当其肿着脸从特派回来后,也再没人提出这茬。


鲁路修大概要的就是这种混乱。


每日都会与不同的贵族通讯,内容大多是不咸不甜的试探,朱雀在几次旁听了解后对这种虚与委蛇的对话毫无好感,再加上特别派遣技术部罗伊德要求其追加训练,于是暂时将护卫之职转交教团,至少这是最看重其性命的,对于鲁路修所谓得“坦诚”,他没由得想逃避。


鲁路修知道,自己的命绝对比他所认为的重要的多,虽然是个任性的猜测,但他十分肯定,这是一个对他特别有利的情报,能予以利用的。


涅瓦河发生的一切都不是偶然,包括这次战役的发起到胜利。


逼出身边的隐形势力,这是他第一步计划,说服朱雀交出派兵权,军事议庭的动乱,切掉贵族和商户的势力交错......


如此,一切都将要掌握在手中了——


对于交接在身边的护卫鲁路修试探了几次,如他猜测一般,除了对他独自外出不允许,其他皆不过问,不比朱雀的紧步相跟,这个人以一种不屑世事的态度远守门外,这倒是他意料之外的。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反正底牌已经摸清楚了。


“夏英格卿,你那边的进度如何了——?”


某天,在应付完几个贵族后终于收到那人的通讯。


———————————————


傍晚时分,这是每天结束训练的时刻。


朱雀拎着外套和披风回到公馆,公馆内让人感到烦闷的制热系统正散发着与外界完全不匹配的热气。至正厅门口处,教团之人向其行礼示意后就退下去了,朱雀知道,今天依旧如常——至少那人是这么认为的。


轻轻叹了口气,揉了揉被汗水浸得湿黏的头皮,是因为最近生活太过枯燥了吗?再加上突然增强的训练,他感到精神有些恍惚。


训练的命令是特派上级传下的,修奈泽尔殿下——突然这是要做什么?


想起这几日自己的状态实在让人有些失望,对于练习测试数值的降低导致罗伊德的抱怨他也很为难,塞西尔告诉他不要太压抑自己,无奈牵动一下嘴角,目光移向抱着衣服的左边臂膀。


捏了一下左臂,伤口已经结痂好几天了,却依旧会隐隐带着灼热的疼痛,相比从前,还真算不上什么——


「你在流血啊!你不要命了吗?你这个——笨蛋!」


一瞬,一道熟悉的嗓音闯入脑内,朱雀一愣,随即甩头,似是要摒弃掉什么东西一般,然后恢复平静脸色开门进了正厅。


“枢木卿,你回来的正好,海澜德总算下定决心要规整EU地区。哼,这帮没用的贵族——拖延如此之久终于忍不住了。”


鲁路修没有转头,视线依旧锁定在投影的数据之上,这一次一定要让EU联he军全面败退!皇帝所要的胜利,仿佛就在眼前。


“什么?”


朱雀听见话语,提步前去,一时竟忘了挂上手中捏得发皱的衣物。


“在EU,因为持续不断的纷乱导致民众反抗情绪很高呀,不过——还不够。”


鲁路修将一份调查递给朱雀,自顾自得说道,看着朱雀身上浸得湿濡的上衣,他能够闻到那人身上一种独有的气息,会让他莫名得心中躁动的味道。


“恐B子分的行径。”


鲁路修看到朱雀把手中的资料捏的变形。


“恐b份子?啊,也可以这么说,但是这是最有效的——”


“我不同意!”


朱雀把资料扔回桌上,无论是想煽动反乱还是打击EU联合军,这种事情,太卑鄙了!


“而且也没有可行性,金斯利卿这个方案貌似没法实行啊!”


朱雀已经不想从道义方面来与眼前之人交流。


“可行性是有的——只要枢木卿配合一下。”


“我还不够配合吗?这几日你不是都在调动兵力吗!”


“不,这一次不需要枢木卿任何动作,毕竟是一场演戏罢了。”


“演戏?”


朱雀紧蹙长眉,咀嚼这个词的深沉含义。


“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为难的!”


鲁路修从桌上收拢散乱的资料,枢木朱雀的坚持和大义所在他摸得透彻,好在计划的实行有多种方案,应对朱雀这种人——对应方案都有好几种。


虽然效果不如直接实行那么奏效,但其缓冲时期对于发动袭击,足够了。


“详细的还没整理出来,晚些自然会送达给你——我不会有所隐瞒的,对吧?”


“——确实”

朱雀抓紧手中衣物的手在颤抖。转身大步离开那人身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冲回自己房间的朱雀看着手中捏得皱成一团的衣物不由自嘲得抖动了一下脸颊,随手扔在床上就将自己关在浴室之中。


躺在浴池之中,朱雀将手按在后仰的脸上,舒适的水温难以舒缓他因为训练而调动的身体兴奋,肌肉依旧紧绷,似乎什么都需要一个宣泄之口,塞西尔提出的聚会放松他也推拒了,毕竟他还有护卫的一职。


鲁路修看着朱雀进屋后房门也没关,不由隐隐皱眉。


关掉投影显示,鲁路修准备回屋,该说的已经说了,剩下的还需要仔细斟酌。

 

正要起身,鲁路修瞥见了地上不起眼的一物。揉成一团的密封袋。


材质很特殊,至少不是他平常所见的。捏着揉搓思索了一番,心中隐隐有种不适的感觉,鲁路修径直走向朱雀的房间。


房门大开,粗心到这种地步,果然很反常。正准备敲门示意,鲁路修却听到了水声,在洗澡吗?探进头看了一下,正好看见朱雀随意扔在床上的衣服,咬唇思索片刻,依旧还是走进屋中,提起了朱雀皱得不像样的外衣。


然而还没等他翻找到骑士服的口袋位置,就听得一声开门声音,一瞬转头看见全身赤的朱雀站在门口。


“你在找什么?”


朱雀脸色看着相当不好,当然,这是应该的。私自翻找别人的东西还被现场捉住,暗自佩服了下朱雀的听力,鲁路修藏在背后的手微微握紧,露出一丝合理的尴尬的表情


“稍微有点在意的事情——等你洗完了我们再商议也不迟。”


说着鲁路修便欲出门,然而朱雀显然并不打算无视,他想他看到了鲁路修几乎一瞬将手背住的动作。


“想问什么现在也可以。”


朱雀一把关上房门,现在门口堵住了去路。


“我......”

鲁路修正准备继续找理由,藏于背后的手猛然被朱雀握住。


“没想到金斯利卿也会翻看别人的私物。”


朱雀伸手扳住鲁路修握紧的手,眯着眼睛语气不善。


“那你解释下这是什么!”


鲁路修看着手指被掰开,手中揉成一团的密封袋暴露在两人的视线之下,反而直言道


“枢木卿,你不会是在使用refrain吧?”


看见朱雀一瞬惊愕的表情,鲁路修同样敛眸对视,想来这几日这人精神恍惚的样子,实在反常。


“什么?!”


朱雀正震惊到不知怎么解释,突然听到这么一句,不由一怔。


“你在用这种方式逃避吗?”


鲁路修紫眸中透过凌厉的色彩,用力拽回自己的手,平视着朱雀瞪大的双眼一字一句道


“我还真是高看你了。”


!?


朱雀听言眼中迸射出星星火花,然而鲁路修并不打算继续追问,他别过头,伸手推在朱雀肩上,试图让身边人让道,让他出门。


朱雀再一次拽住鲁路修的手腕,他打消了解释的念头,将手中之人连拖带拉得扯进了浴室。


“哗——”


一道水音响起,朱雀将人直接扔进了浴池之中。


“枢木朱雀!你在发哪门子的疯!”


从水中挣扎起来,鲁路修拂开贴在面上的发丝,对着反手锁门的朱雀一阵怒吼。


“你可以把我当成犯了药隐。”


朱雀走近几步,眸色阴鹜。


“既然来了那就一起洗吧!”


然后R18内容,慎点我



 





———————————————

评论(14)
热度(102)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