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备考12月N1,小伙伴们等我考完回来~

『反逆白黑』《极渊》01

警告:
*S&M 刑讯
*接反逆幻26话
*朱雀黑化病娇
*ooc+++ 
################


****幻の26话内容提及****

怒吼声随着对峙的枪支发出的暴响而戛然而止,然而最先倒下的却是朱雀。

他犹豫了,只那么一秒钟,没躲开迎面的子弹。他腹部开了一个血洞,倒下前看见鲁路修茫然而惊愕的表情。

啊,自己的惩罚,终究还是轮到了......对不起,尤菲,我还是......错了啊。

“朱雀......你错的不是手段,而是选错了主君——”

他好像还能听见鲁路修的声音,他在愤怒。

为了这种事杀人——

活下去......活下去!


在地上的血泊中痛苦挣扎得向前匍匐的人如同疯魔一般得念着模糊语句,更多的鲜血从伤口涌出,朱雀最后的微弱声音随着他倒在地上而灭去声息。

这就是......geass......诅咒吗?

鲁路修忍不住得向前提步,不,不能——最重要的娜娜莉!朱雀,已经死了!他不能再失去娜娜莉!

“回黑色骑士团!零番队长红月卡莲,这是zero的命令!”


东京湾,查尔斯.Di.布列塔尼亚面前......

“鲁路修.Vi.布列塔尼亚命令,你——”

“愚蠢!”

同时升起的GEASS!


神根岛上,已失了生命迹象的朱雀消失了。






——————————————————

——————————————————



正文开始


文/倾夜辰风

Part 01

a.t.b 2017 东京租界总督府地下第十三层

昏暗的囚室中再度传来铁链悉簌响动,在寂静的牢笼所在处,显得空旷寂寥。

维蕾塔把头从撑在长桌上的双手中抬起,看了一眼前方十字架上,双手平伸并紧缚于两侧钢架上的人影。

身上依旧还穿着阿什弗德学园的学生制服。

鲁路修.兰佩路基——不,现在是——ZERO。

这种情况已经一周了。ZERO完全恢复了记忆,只用了三天时间,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让他以那幅虚假模样返回目标地点,就发现他双手抱头蜷在地上颤抖,翻滚。

皇帝陛下不知道又去什么地方,完全无法取得联络。

维蕾塔深知眼前之人的重要性,她看了一眼那人面覆罩布,双眼皆被遮蔽,单薄的嘴角浮着冷傲的角度。

GEASS的事情不能泄露,皇帝大抵是太自信于自己了,竟没有分配再多一个geass知情之人。至少现在只有她一人苦守秘密,随从其他监视人员被她强命不得私自接触诱饵。

“皇帝陛下有更为重要之事,最迟一个月后能够回来。再此之前你们可以直接撬开他的嘴问出黑色骑士团的动向与据点——或是C.C的事情。”

昨日再次请求联络时,是一个稚嫩金发孩童接入,精致面孔上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他能够代替皇帝发言,维蕾塔在桌下抠着自己的手心,接受了GEASS一事,她觉得自己踏进了一个混乱深渊。

“至少再派一个人啊!”

她终于提出这个要求,和这样一个异形处于同一室中一周,她深感自己疲乏不堪。

“已经派出了,明天就能到达。”

维蕾塔揉了眉心,看时间应该快抵达了吧——那个作为geass 知情人的监视者,或是说审讯者。

再次抬起眼眸看向那四肢紧缚,无法动弹之人,自东京决战已有一月之余,逃窜而去的反叛组织依旧隐匿暗处,虽暂未做出什么举动,却依旧是帝国巨大的威胁。尽管失去了首领,他们依旧残存力量。

维蕾塔不安得轻踏脚跟,她认为根本无法从这人口中套出话来,至少这一周,这人不曾与她有过任何字句交流。

他始终被蒙着眼,除了专人喂食和解决生理,都被如此束缚于支架。虽然这样也许太谨慎了,但是对方是一个以学生之龄便挑起反叛,成立如此强力组织之人,如何防范都不为过。

沉思中听见了门外响动,维蕾塔起身打开密闭囚室的密码门,迎了出去。

她动作时发出的声响让鲁路修握紧了覆于手上的链锁,扯出丁点金属撞击的声音。

维蕾塔看到此人十分意外,甚至惊愕的表情被长时间得定格。

那人径直拿出一份文件,告诉她诱饵的监视审讯他全权负责。

领着人到了囚室门口,维蕾塔依旧不能从惊诧中回神,她更改了门锁的权限,然后与身旁之人立在门外。

“今天你去休息吧,剩下的交给我。”

那人冷淡得吩咐道,她几乎不假思索得应下声,似逃跑一般大步离开了此处。大概是地下室的阴冷气息让她后背发凉,不,还有那人浑身散发的冰冷。

大概——他确实是已经死了。

门被打开,走进了一个陌生的人。

鲁路修听见一阵沉重的脚步,不同于维蕾塔的步调,带着生冷的杀意,将周遭的空气也浸得阴森可怖。

鲁路修依旧低垂着头,大抵是军人吧,他这么想道,然而并没有什么意义。

他依旧思考娜娜莉失踪的可能,他希望来一个大概知晓此事的人,即便只言片语也能足够。

他败了,失去了一切。即便夺回被皇帝更改的记忆,也没有任何作用。现在他只想着一事,唯一生存下去的支柱。

那人停在他的面前,静默得注视着他,除了两人的呼吸声音,几乎寂静得如同虚无。

“ZERO。”

那人陡然沉声发言。

熟悉到贯穿八年的声线,鲁路修猛然抬起了头,用被遮覆的双眼直视那人,仿佛眼前的漆黑紧束乃是虚设。

他微微张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他听到那人再度开口

“我——活下来了。”





———————————————


总说就是一满足某夜私欲的文,无任何黑角色的意愿,一切只为抖m的犯病作品,有刑讯及SM情节,分级NC—17,入坑需谨慎再谨慎。








评论(16)
热度(119)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