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反逆白黑】《半翼》

幻地——第二十一章

朱雀睁眼看着没有完全闭上窗帘的窗户,一缕清冷的月光泻了进来,投在床铺之上,映在他的脸上。

他的房间是见不到月光的。

抬手遮蔽了一下清幽的冷光,他轻轻抬着被褥翻转了下身子。然后看到身边之人不安的睡颜。

也许是照在脸上的光芒有些刺眼吧。朱雀看着鲁路修微微蹙着的眉头,把手遮在他的眼前,投下一片阴影,却并没有舒展开那人眉间的浅微细纹。

他们睡在了同一张床上。就像八年前一样。

扯了一下几乎僵硬的嘴角,朱雀想起自己提出这个要求时蹩脚的理由。

「——谁知道你又会暗自搞出什么花样。」


事情发生在前天。早晨听见鲁路修房间里传来异常响声,他踹开房门后看到的是一片狼藉。不多的装饰物品被摔得七零八落,始作俑者倒在地上捂着头蜷缩身体剧烈颤抖,全然不顾被地上花瓶的碎片割伤皮肤。

当他把那人从地上拽起来的时候,却反被那人一把抓去衣领,然后听见那人竭斯底里得嘶吼

「娜娜莉!娜娜莉在哪?还给我,把娜娜莉还给我!」

直视着那人通红的双眼,狰狞的表情让原本精致俊逸的脸庞布满裂痕,他看着左眼鲜红的印记 ,那里已经再无法对他下令了。

除了选择加大剂量的药剂,仿佛也找不到别的方法了,他居然偏执得相信着这种卑劣的手段。

收拾完屋内的狼藉,离开房间时他几乎将手心里的东西捏碎。

他不知道朱利叶斯知道多少事情,录音笔里只有一段莫名其妙的自言自语,大概是梦呓。

「娜娜莉,明天想要吃什么......娜娜莉,朱雀说可以带我们去钓鱼......娜娜莉......朱雀......」

删掉了里面的内容,他联系上信.日向.夏英格。他回想了所有事情,除了这个聪明异常的圣米迦勒骑士团的团长,他不会怀疑到任何人身上去。

然而质问和警告只换来那人客套话语和不明笑容。

鲁路修没有找他询问和索要,他似乎把这件事情忘了,但傍晚他们商讨战略时,那人突然看着他,说

「朱雀。」

他从那镇定的面容上看不出任何发作迹象,然后他几乎躁怒得提起那人衣领,还没来得及说出什么,看着那人嘴角噙着冷笑,他无力得将他放回座位。

他提出睡在一起时,鲁路修没有任何意外表情,只偏头露出冷讽轻笑。

「随你。」

所以他才会用立刻用怒气掩盖住惊慌的语句低吼回应吧。

「枢木卿,你喜欢的吧?」

躺在床上那人忽然发问。他感到跳动得乱七八糟的心脏被狠狠一击,他猛然转头看着那人。

「这具身体——你喜欢的吧?」

鲁路修看着华丽的床上幔布的顶端,语调平静。

不!不是——

「没错!」
 
他再度压上那人的躯体,被避开一个亲吻后,他潦草得进行了这场交缠。那人除了高朝时在他脖颈上留下几道抓痕,没有任何反抗。

草草结束后,鲁路修没看他一眼,独自进了浴室,他侧过身体闭上眼,睁眼时已是第二天黎明。

——————————————

“朱雀......”

一声轻呼打断他的思忆,他回神看到那人睁开了双眼,眉间平坦。

“怎么了?”

放下手掌,月光映在那人眼瞳之中,紫色的波光闪动,透彻得如同静夜湖泊中倒映的繁星。朱雀抚上皎洁的面庞,轻轻拂开额边的黑色发丝,让那波光清浅全部映入他的眼底。

他露出一个温和笑容,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笑容到底有多么僵硬别扭。

好在那人并不在意。

“明天能把娜娜莉带上吗?去看向日葵的话......”

“但是天气很热啊......娜娜莉会不会不舒服?”

“但是她看不见......”

朱雀感到自己掌心一颤,他收回了手,片刻后双臂伸出,将人圈入怀抱,他忽然变得有些冰凉的嘴唇贴在鲁路修的额头,隐隐发颤。

“可以的哟。”

良久,月光隐匿层云之后,他看见投射在床幔上的冷光消匿,又只余一片黑暗。







#########################

本来没什么灵感,四点忽然醒来看到映在床铺上很微弱的光芒,忽然就有了这么一段。情绪所染,大概文风点变化。恩,大概。






评论(10)
热度(67)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