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原著向

幻地——第二十四章

“金斯利卿!请你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朱雀一进门就直奔长桌前,甚至连披风也未解下。啪得一声将手中的东西摔在桌上,如果他更过分一些,他更想把这些报单摔在那个人脸上。他保留一丝理智,他要听他的解释。

“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没什么解释。”

鲁路修关掉了刚刚浏览的数据,抬眸扫了一眼散落桌上的报告,上面几处鲜红的数字让他非常满意。

海澜德的权利全转移到他的手中,所以他直接动用了——当然,不止这些,还有朱雀的那部分。不然不会在谣言攻破之前就取得如此战绩。现在计划应该进行到了下一个阶段——夏英格那里也应该有所行动了。而他也该趁这最后的机会索要真实了。

“你!”

朱雀双手拍在桌上,发出剧烈震响,打断了鲁路修没停下来的思索。

“你不是说韦兰斯大公不会派兵吗!”

朱雀双手遏制不住得颤抖,他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也就是说,海澜德的权利一经移手就指派出了调令!他之前就早已计划好了!而他手里的调令无疑是虚假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安抚,而是直接进攻!

“没错,那是我派的。”

鲁路修露出一抹轻笑,在闪着愤恨情绪的朱雀眼中刺眼万分

“韦兰斯那人可没这能力,不然这EU早就是他的了。”

“那给我的调令是假的了?!”

朱雀脸上浮起一丝狞笑,那是极怒后的表情崩裂。

鲁路修撇开眼不去看朱雀脸上的表情,他沉默下来。

那份调令并不虚假,只是顺序被他调换了。

“你——”

朱雀见鲁路修不做回答,被细碎发丝遮盖住了唯一能透露情绪的眼眸,他全当这人默认下来,果然——他不该相信......不该相信的!

“你在骗我!”

朱雀从座位上扯住鲁路修的衣领将人一把提了起来,让他低垂的眼眸毫无遮挡的面向自己。

“你一直在处心积虑得骗我!”

他揪紧了鲁路修的领口,收拢的力量让那人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然而他没在那晶紫色的眼眸中没看到任何悔意和解释,只有无尽如死水般的平静。

“你所谓的约定呢!”

朱雀的手颤抖得无法自控,他咬出的每一个字都带上了颤音。

“不过......是利用罢了。”

鲁路修抬手扳着朱雀的手指,试图在衣领处扯开一些缝隙让他好顺畅说话。

“怎么,没人告诉你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的话语吗?比起平民的伤亡你似乎更在意这个啊!”

鲁路修扬起轻蔑笑容,他想他完全能掌握这个人的怒意所在,既然今天碰巧有了机会,就一次解决吧!

“你!”

朱雀听言已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个人在说什么——利用!原来一切都只是利用!他再次相信了他,他居然——利用!还是借自己的手!那个最不愿想起的场景再度破出,近日的一切安宁不过是虚幻泡影,他被骗了,被利用了!

“所以,为此不惜不拒绝和我上床吗!?”

朱雀声音中已带上凄厉,他感到之前所有的“自以为”被撕毁殆尽,所以,他的意思是为了达到目的,不管什么都可以轻易戏弄,不管是欺骗还是利用,什么都可以吗!?

这句话从朱雀牙缝蹦出,让鲁路修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紧接着调整了表情

“没错!你才发现吗?”

“你——!混蛋!”

朱雀再抑制不了涌上心肺的怒气,他只感到他浑身都痛的紧绷,大脑里再没法思考任何东西,他只想狠狠摔开手中之人,不!不是!他所执念的人,一定不是这个卑劣狡诈的——明明是会轻声呢喃他名字的会拥抱他的——不,不是!绝对不是!

“不!不是的!你怎么可能是——不,不要!”

朱雀揪着鲁路修衣领抖得厉害,他狰狞着面孔睁大双眼中瞳孔不住颤抖,他控制不了自己——然后他听见一声闷响。

稍稍回神,他便看见被抓在手中的人已经被推摔出去,撞在沙发旁的立柜上,打翻了上面的水壶。

“我……”

朱雀已经崩坏的表情停滞脸上,他看着倒在地上的身形不由向后退了几步,靠在长桌上,不自主得大口喘气,仿佛刚刚将要窒息的人是他。

鲁路修只觉得眼前发黑,他忍着身上的疼痛费力得坐了起来,甩了甩被撞的几乎晕厥的头,他感到额角灼烈的疼痛。

用手拂了一把浇在头上的冷水,有些干渴的嘴唇沾着凉水,他竟然又有些神思恍惚,喉间也稍带了一分干涸,他愣愣得舔了舔嘴角的湿凉,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将他神智全数拉回。

看了一眼手上的血迹,鲁路修抬头看向那个全失平静的人,那人似乎已临崩溃边缘,鲁路修眼中疑惑带上一抹不忍,但是他不能放过,如果在自己这一环节出错,后果——

“不是什么?”

鲁路修的声音再次包裹朱雀的双耳,他紧抓住身后的桌子边缘,想逃离才发现自己根本迈动不了自己的双腿。

“不是你想要的那个人?”

鲁路修再度轻笑起来

“你想要的那个人不是我吗?”

“朱、雀。”

“不!不要——不要说了!”

忽然抱着头捂住双耳,他不要听了,不是的!他所想要的人——不!明明叫着他的名字,但那透着嘲讽的目光,不会的,那人从不会这么看他!

“不是的——你不是......我要的......不是!不是!”

“不是?你在愧疚吗?你为了让我忘记你所以使用了禁药吗!?”

鲁路修后来自然发现朱雀并没有使用refrain,但身上携带的类似违禁物品的封装,联系自己莫名其妙的状况和朱雀忽冷忽热的态度,他推出这一假设合理到挑不出一丝不符。当然,他并不认为是朱雀本人意愿而使用的。

“我没有!不......不是,是我的错......我不该——”

鲁路修提高的音量穿过朱雀手掌,刻入他的脑海之中,他颤抖得更加厉害,毫无逻辑的话语已经没法连成具有意义的句子,还没待鲁路修理解他的没有和不该就看到那人冲到他的面前双膝着地,将他抵在立柜之上,双手卡住了他的脖子,虽然收紧力道,但却颤抖不停没有用上力气,只不停得摇晃着他已发沉的脑袋。

“是我的错——我......我应该杀了你的——我应该在神根岛就杀了你的——”

神根岛?!这是什么?

鲁路修被摇的眼花,鲜血浸在右眼的眼眸里像是晕染了一圈血色,他吃力得抵住眼部的酸疼,看着朱雀发疯一样的表情,狠戾中掺着明显的绝望。

鲁路修提取到朱雀话语中生僻的词汇,还没待他细想朱雀所谓的杀了他和神根岛的联系,他便感到自己被捏住的喉咙传来阵阵灼热之感,下意识得撇向地上翻到的水壶,他感到自己的意识再次模糊起来,抵不住头脑的昏沉,自嘲居然又一次失败了念头还没有完整,他便失去了完全的神思

“朱雀......水......可以给我一杯水吗?”

鲁路修依旧由自己这么被钳制着,神情再不复之前的嚣张和轻狂,只带着一丝痛苦的渴求,用温柔而虚弱的声音求助面前唯一可以伸手的人。

炎烈夏日,金色花海,躲在树荫下的少年。

“不......不要——”

朱雀一瞬脱力,瘫坐在地上,双腿无力向后连退几步,看着满脸血迹的鲁路修失去平衡再度倒在地上,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得呼唤他的名字,直到全无了声响,他也没能回过神。





##################




评论(4)
热度(48)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