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R18

幻地——第二十五章

 

 夜色降临已经很久了,至少公馆内大多数房间已经融入夜色。

 

 朱雀缩在鲁路修房间的门口,抱膝蜷坐,身上的披风皱成一团,洁白的骑士服上也沾染了血迹,此时已凝结成黑褐色的斑块。他想他已经完全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在做什么——

 

 抬手想推门进入,却在快触摸到门手时又如触电般迅速收回,再次揪扯了一番自己凌乱的发丝,朱雀知道他在害怕,害怕看见那人躺在床上仍旧昏迷,害怕他用无比温柔的眼神望着他呼唤他的名字,甚至更害怕他用冰冷的眼眸蔑视他所有自以为是的温柔。

 

 他记起自己本来想要询问的事情——向团的那群人——失踪了。直至他慌乱清理那人伤口后,摸出药剂时他才猛然想起,因为手中存量不多,他联系教团时才发现那群人没了踪迹,而据点也是空无一人。他没接到任何教团的通讯,包括教团总部自上次联系后也再没任何音讯。所以,难道是被发现了什么?唯一能想到被暗中做了手脚的,只有一个人,他思及了教团人员第一次现身于那人的视野的事情。

 

 回程时,他收到一份转交军师的文件——所以他彻底忘记了这件事情。

 

 他的心绪从惊惧,颓败,平静,复而现在又转为胆战......他完全失了所有的判断力,更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如何。

 

 朱雀微微抬眸看向扔在脚边的另一份报告,散乱成无序单页的复印件上每一张都有深深的捏痕。

 

 才收到不久的一份各地政府接受安抚的平乱报告单——上面有着他们各自承诺施以民众救助的签章。

 

 报告单上方是鲜明的调令编号,他清楚得记得那是他手中那份调令!

 

 视线移向末尾的签名——

 

 枢木朱雀

 

 审核时间是他赶回公馆的时间。

 

 他不明白,他不明白啊!他的目的,他的隐瞒,他全部都不明白啊!

 

 现在该怎么办?他不知道,是冲进去再次质问他这么欺骗自己有意思吗?还是向他道歉?错怪了他?

 

 不!进军的命令同样不假,卷入大量平民的暴乱镇压,再施以援助——

 

 所有的事情把他心绪纠缠得如同他糟乱的发丝,再忍不住脑中阵阵昏沉,竟直接昏睡了过去。

 

 ———————————————

 

 鲁路修打开房门后便看见缩在门口朱雀,披风未解,埋在膝间本就卷翘的头发此时凌乱得如同乱草一般。显然是太累了,竟没发现他开门站在他身边。

 

 轻声低叹一声,鲁路修弯腰捡起地上的文件,然而还没看清手中之物便被一道拉力扯住上衣,随即身边景物旋转,他被翻到在地,手中的纸张如同纷飞雪花散落下来,鲁路修看着转眼俯跪于上的朱雀微微愣神。

 

 他想他从没见过这么狼狈的圆桌骑士。包括上次这人发疯般的自残也不比这次深含绝望。

 

 他没有带着恼人的眼罩,一双眸子足够清澈,能够清晰得将身前之人的模样深刻印入脑海,然后努力将他和记忆深处一道模糊身影重叠。

 

 他看见那人俊逸的面孔贴近,这样的面容,还带着少年的稚气,明明该笑得似艳阳般灿烂,却为何带着如此阴郁的神色,眼底暗沉。

 

 如翡翠般的碧色忽然消失,唇上传来灼热的温度。

 

 鲁路修闭上眼,由着这个温柔绵长的吻加深,他应该是第一次有如此感受,被第七圆桌的亲吻打动。这本该是有情人之间的举动。

 

 

 朱雀细细辗转在双唇之间,湿热的鼻息带上急促,但他却极力忍着冲破他控制的急躁,如同对待易碎的珍宝,在品味完全那双唇所有的滋味才用舌尖撬开微启双唇,舌肉在鲁路修舌尖试探,如同蜻蜓点水般轻柔,随后他感到那人的回应,舌尖彼此交缠而上。

 

 如同被恩准了放肆的行为,朱雀一瞬双手拥住鲁路修的头,轻柔的亲吻带上他专属的霸道,他吮吸轻咬与自己相缠的唇舌,直至带着凉意的薄唇泛起灼热他才放开。但他不打算就此停止,他依旧闭眼,吻上额角,吻上眉眼,唇上的灼热拂过鼻翼,让鲁路修的气息也如他颤抖的双手不再平稳。

 

 鲁路修环住朱雀的脖颈,他回吻回去,阻止了朱雀接下来的动作。

 

 似乎是惊愕于鲁路修的主动,朱雀竟怔愣得由他在自己唇上碾压。只是这个吻太过轻柔,浅尝辄止,他睁眼对上晶紫眼眸,他被推开至能看清那人表情的距离,然后看见那张微微红肿的嘴勾起笑意,随即开合。

 

 “枢木卿,你看清我是谁了吗?”

 

 鲁路修想自己应该足够荒唐,才会由着心头莫名悸动去相拥那人,他说不清他被怎样的情绪所支配,但他仍保有理智。

 

 不管枢木朱雀是想发泄也好,还是想找感情寄托也罢,他只想让他看清楚他面前是一个男人,一个只会唤他为“枢木卿”的现任上司,一个被监视的贵族末裔。

 

 他完全确信自己曾与眼前之人相识,但不管曾是何种关系,亦不论曾发生过何种事迹,他现在都只是一个自15区动乱被送回本国并被莫名委以重任从而第一次认识枢木朱雀的没落贵族。

 

 他直觉自这EU之战了结再无回转,自己对皇帝的忠心从不被信任与重视,于是自断了退路,只求一个反复被挑起又掩埋的真实,也只为那个牵动他冷寂情绪和尽管被算计仍不惜性命为他挡刀之人。既不违背对皇帝陛下的忠诚,也不有损于布列塔尼亚,这是他这几日反复告诫自己的话语。

 

 “你是谁?”

 

 朱雀愣愣得重复了一下话语中的关键所在,一时没了反应。

 

 鲁路修看着恍神的朱雀收了笑,撑着地面站起了身,自顾自得将地上散乱的纸张收捡,放回屋内后便向大厅走去,走过依旧保持跪立姿势的朱雀的身旁,已经遮起一只眸子的他居高临下得看着地上之人,用清冷的声音说道

 

 “下午夏英格将会前来商议最后决战,你回屋好好收拾一番吧。”

 

 那副如同难民一般的模样,真没法去联想到这人的身份。

 

 说完鲁路修向大厅走去,比起在光线充足的卧室,他更喜欢宽敞却幽暗的大厅,尽管此时窗外难得艳阳一见,但由于大厅顶端镶嵌花纹的天窗,其投下的光亮也只稍稍明亮几分,将屋子中央的华贵地毯映出了几分原有的雍容,厚重帘幔一如既往得遮挡所有的光线。

 

 然而还没待他步入大厅中央,他听见身后的响动,没来得及回头一看,就再度被旋身压下,他看着朱雀蓬乱的头发遮住了他视野里的天窗。

 

 “我不管你是谁,我——我都要!我要你,我现在就要你!”

 

 朱雀的声音因为急促带上一丝嘶哑,他再度俯身含住泛红双唇,再不似先前一般轻柔,他啃噬撕咬,掠夺身下之人的轻浅呼吸。

 

 鲁路修想他该一如这几日的作为,不去反抗他粗暴的行为,至少这样他能稍微好过一些。但这一次由着他也任性一次,他伸手扯开了朱雀胸前披风的扣链,湛蓝披风里层的暗紫红颜色铺于地面。

 

〖接下来点击这里↓〗

http://ww2.sinaimg.cn/large/69fbcf6agw1f3umrjgrbtj20ku3qewy2.jpg




##############################

评论(16)
热度(66)
  1. cesia傾夜 转载了此文字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