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

幻地——第二十六章

“枢木卿,你通知夏英格把今天的商讨推至明日吧。”

鲁路修由着朱雀帮自己整理衣物,他如往常一般平和得对朱雀吩咐道,紫眸中敛住了所有情绪。

“然后你联系皇帝陛下请求支援。”

朱雀从衣柜中拿出自己的衣物,他转头看向在床上翻看数据的鲁路修,正准备说些什么,却再度被打断

“我想如果你已经禀告了海澜德失势的情况,不,不用禀报也应该知道了——”

鲁路修迅速敲击手中的键盘,稍稍停顿话语,继而接上

“派往此处的援兵应该已经出发,不出意外同样是隶属修奈泽尔的,如果他有点脑子就会请求皇帝陛下把其他圆桌调往过来——”

朱雀的手几乎一抖,他一直没回神的眼眸中终于浮起了往常的神色,清洗一番的他也总算找回平时第七圆桌的气息,不然鲁路修甚至怀疑那人能否听进去自己的话语。

“你......你究竟要做什么?”

朱雀把手中挂着骑士服装的衣架捏得死紧,他对眼前之人的洞察和预知之力已无法再去惊叹。没错,海澜德失势当天他还未禀报就接到卡诺恩的传讯,即时就秘密调派大量兵力前往此处,与此同时更出动了其他圆桌骑士。

「你们挑起了EU全面的暴乱——这是一个良机。」

这是卡诺恩的原句。

如今这人居然猜测出了修奈泽尔的所有秘动!不!这不是重点,重点应该是他是如何翻起整个EU的动乱!

“做什么?你很快就知道了。”

鲁路修漫不经心得回了一句,他太明白以朱雀那种不懂变通的较真性子,说得多了反而会让他陷入两难,干脆避开去也省了麻烦。

“金斯利卿!”

朱雀实在受不了此种态度,他捏着衣服大步走到鲁路修面前,高声怒道

“你对我隐瞒这么多到底是有什么不能见人的目的?”

“我说过的吧!你要是对布列塔尼亚——”

“我知道!”

鲁路修不耐烦得打断朱雀的话语,一手停止敲击键盘的动作抚上额角,触到包扎的纱布后转而深揉眉心,他知道!效忠布列塔尼亚——只是他讨厌听到朱雀反复提及,比起本就信服于此他更觉得是对他的自我催眠。所以他破例打断了正在进行的话语。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皇帝陛下!”

看着朱雀噎着半句话语愣神,他还是极不情愿得补充了一句。

“另外——你衣服又皱了,下午夏英格还是会来,你确定要这么去见他?”

“为什么?不是说推了吗?”

朱雀成功得被转移注意力,他一下松开了手,把衣服规整得扯了一番。

“是找你的。大概还会提合作......你随意敷衍就行,具体的我明天会处理。”

“对了,我已经给特派发出调令,把兰斯洛特调往公馆,你记得去把钥匙拿上。”

“......是。”

朱雀反射式得应下吩咐,随即他觉得事情不对,为什么突然把兰斯洛特这种重型机械调往公馆?正欲发问,鲁路修再次阻断了他的话语

“我饿了,叫厨房做点吃的上来,你可以出去了。”

朱雀微张的嘴最终也没能再说出一个字,因为那人再次自顾自得打开微型投影,陷入沉思。他知道他此时也不可能再问出什么来了——或是说他根本就没问出任何事情。


下午时分,果然夏英格如同鲁路修所预料的那般直接来了公馆,朱雀在门口长廊就拦住了他。

“金斯利卿身体不适,我想你应该知道会谈更改到了明天。”

朱雀一如既往得冷着脸对夏英格沉声说道,他只希望这人能尽快消失。

“金斯利卿还真是隐疾缠身,连公务都在公馆里处理......”

夏英格看向朱雀身后紧闭的大门微微扯动嘴角,语气似调侃,转而对上朱雀的视线,却不复轻佻笑意

“你应该知道,我是找你的。”

夏英格挑起意味不明的笑容,他苍碧色的眸中迅速得闪过一道冷意,随即便被掩了下去。

“我与你没有什么可谈的。”

朱雀隐隐皱眉,他直觉眼前之人说不出什么好话,如若再不离开,他就准备下逐客令了。

“我只告诉你几件事情——并且我不会让我属下等太久。”

“我并没有兴趣......”

“你知道为什么金斯利卿用你的名义去安抚市民吗?”

夏英格显然知道眼前之人的弱点,果然,朱雀听言沉默得盯着他

“要知道今早第七圆桌骑士和参谋阁下意见不和,甚至动粗之事已经传开了。听闻圆桌骑士落了下风,尽管被伤,却是夺得了兵权,控制住了暴乱进军。”

夏英格一番话说的流畅至极,带着就事件本身的嘲讽笑意,满意得看见面前之人皱起眉头,使面容带上一抹凶恶。

“你说什么!”

没错,他们确实意见不合,至于动粗——是他冲动了,但这一切本不该有人知道更何况是后面那些荒诞的言论!

难道是昨日送报告的士兵?不,那些人没有胆量去议论高层——

“这边战事平息下来,金斯利卿也不可能长久待在此处。”

夏英格仍旧没有回答朱雀的问题,他只叙述着足以引起眼前之人情绪的事情,比起他之前的目的,此时他有了更深一步的想法,本身大概很荒诞,但如果一切都强加一个条件,那就全都说得通了。

“所以金斯利卿大概会成为一个弃子,我想布列塔尼亚也不会让声名狼藉之人分封爵位。而这功劳也不可能落在他头上。”

“弃子?”

朱雀狠狠咬重了这个词的音节,他感到自己紧握的在身侧的双拳在颤抖,他直视着夏英格似审视一般的目光直言道

“所以你的意思——”

“显而易见得吧,金斯利卿并不聪明,把这里搅的天翻地覆,自己落了这个下场,我可是花了大代价——凭白出了力,却没揽下功劳。我可不想继续呆在这个乱七八糟地方。”

夏英格声调平静,他再度提出他原先的打算。不过意义再不同之前一般

“我希望能够通过枢木卿的合作,一是把这边的动荡压下,二能向着布列塔尼亚本国寻条道路。”

“不可能!”

朱雀仍旧直接了当回绝,夏英格平静的话语实在看不出他是对权利执着之人,这种温淡的试探让他心烦,他减少了话语以致自己不被代入陷阱

“金斯利卿如何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具体有什么主意夏英格 还是明日在来详谈。”

“这就是你的觉悟了吗?枢木卿?我以为我们是一类人呢。”

夏英格发出低笑,也不再多言,转身离去,长发在空中甩出一个弧度,脚步踏得比来时重了一些。


心中越发烦闷,朱雀没敲门就径直进了鲁路修房间,他越来越搞不清这人的目的——这搅成浑水一般的境地,他把退路已然封死!这确实不是一向聪明的金斯利所为,更不是那个隐于灵魂深处之人所为。

所以他再度质问那人的目的。

站在公务桌前,他一把压下鲁路修正在翻看数据的电脑,等待这人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该死的夏英格!”

鲁路修单手撑头的手指狠狠按过眉头,他低声咒骂一句,那人手段比他想象得还要高一些,目标已经完全锁定在朱雀身上了吗?看来是查到了什么他探知不到的东西——果然已经到了必须出手的地步了吗?

“一切都是为了布列塔尼亚!皇帝陛下需要这片土地上的胜利!”

鲁路修甚至有些烦躁得把这句如同镌刻他灵魂的话语再度抖出,仿佛这已经成了能够应付所有疑问的答案。但他每每提及于此都伴着脑仁的生疼,他按着眉心的手指狠狠使力。

“你!”

朱雀按在电脑上的手握拳发颤,却再说不出话来。卡诺恩说这混乱正是他们所需要的,那就是说眼前之人确实是为了给皇帝带来胜利——为此不惜毁了自己!他无法再质问下去,这是他所造成的——说到底这场混乱本就因他而起。

“枢木卿!你说过你也是忠于皇帝陛下的吧!”

鲁路修顺着朱雀颤抖的手对上那双翡色碧眸,里面情绪闪动,那是一种对自己的愤恨厌恶,他在镜子里曾看见自己也露出过这种眼神,但他最终也为自己找了强牵理由,以至于再不见这种怯弱神色。

莫名心烦。

鲁路修高声打断朱雀的沉默思虑,转头拿起桌上的一枚芯片递到朱雀面前

“你把这份数据传送给你联络之人。”

“这是什么?”

朱雀被拉回神思,接过芯片不解。

“放心吧,只是一些地区的战略分布力量,为了让那群人找准方向——别跟无头苍蝇一般在这里打转。”

语落便拿开朱雀压在电脑上的手,再度继续刚刚的工作,他如果再不制止朱雀的行为,他怕这台电脑可经不起他继续施力。

朱雀怔愣得收回手,还想继续问什么,但他却一瞬全忘掉了,握紧手中芯片转身走出房间,没看到一直看着屏幕的那人看着他的背影扯出惨淡一笑,最终化为无声叹息。


########################

评论(14)
热度(54)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