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反逆白黑』《极渊》03

警告⚠️
*SM
*ooc+++
*接反逆幻26话

*此章鞭刑
*误入的请迅速撤离

 前景: part  01      part 02


part 03


“你从来都没被这么对待过吧?”


黑色的鞭梢挑起少年依旧低垂的头,朱雀只看见鲁路修紧咬下唇的模样,显然刚刚那一下对眼前之人已足够痛苦。


“这么单薄的身子,你撑不过去的。”


鲁路修听言用力扯了一个冷笑,这听上去倒像对囚徒的中肯建议。


“不知道。”


这是真话,如果有人信的话。


“你这撒谎真不够高明。明明是这么会骗人的男人。”


朱雀眸中全含冷意,他握紧手中倒握的皮鞭,将面前囚人的脸高高挑起,他没看见这张脸上除不屑以外的多余的表情,真恶心,用这副面孔摆出这种表情。


一瞬撤下手,那头颅再度垂下,朱雀后退两步拉开距离,手指转动正向攥紧手中之物,毫不留情得将其扬起,带起凌厉的破空之音落在面前之人的胸口之上。


一声短促痛呼应着皮鞭落下的声音响起,鲁路修胸口的制服直接被划破,连着里面的白色衬衣也被撕裂一道长长的口子。


鲁路修一瞬抬起了头,剧痛让他身体微微颤抖,胸口实质的痛感迅速占据大脑。没错,他从未被如此对待,这种事情——手紧握成拳,不自主的身体骤缩让手腕加重了伤痕。


朱雀绝没有手下留情,他对待罪该万死的囚人不用仁慈。


鲁路修脸上已褪去冷笑,取而代之的是紧咬下唇的痛苦表情。这让朱雀变得兴奋,让杀人无数的ZERO露出这种表情,让尤菲的仇人得到痛苦——所以,还不够。


扯开碍事的披风扔在地上,朱雀执起第二次的动作,比先前的更为狠厉,呼啸声音犹如鬼泣。


啪——


被鞭子撕裂的衣服成了破碎的布条,一丝血色开始在朱雀眼中涌现。


染血的公主,神根岛的血泊——


这一次鲁路修除一声细微呜噎咬紧在牙根之上,朱雀没能听见那人痛苦的哀嚎,只有罪恶之人拉动手上铁链的声音。


“你倒是依旧这么强硬。”


朱雀手指扣住皮鞭,张开四指活动一下,再度紧握,


“我也不必客气了。”


扬鞭的力度一次比一次狠猛,鲁路修却依旧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咬住的下唇已经破开,唇齿之间弥漫血腥之气,就连手掌之中也似乎变得粘腻不堪。不过是皮肉伤痛,为此低头哀求——


破空的声音依旧继续,朱雀似非要让其松口,在这种时候还保有无用的自尊,真是可笑!


下手越发狠重,那面前之人是他最为痛恨的仇人,破碎他所有希望与信任,把他打入深渊,并施以嘲讽不屑的仇人,他要让他丢弃他最重要的东西!


那囚人胸前的衣服早已破碎成缕缕浸染鲜红的碎片,嘴唇颤抖不已,已经到极限了——


“啊——!”


终于在鞭子再次狠抽在已模糊血痕之上时,那嘴硬之人松开唇齿相抵发出凄厉的一声痛呼,带着嘶哑的破音跟在鞭声后响起。


“我以为你能嘴硬到何时。”


朱雀冷笑道,对,就是这样,这样才该是囚犯的模样,一副高傲冷漠的表情是ZERO脸上最可恨的东西。


鞭刑的目的再不是拷问,虽然也不会从不知者嘴里问出什么答案,但这已然成为施虐者享受疯狂快感的行为。凄惨嘶哑的叫声是能让他大脑失去思考只剩快意的源泉。


皮鞭依旧狠厉,血迹在上面留下暗色污迹,鲁路修张嘴喊叫的声音一道比一道微弱,直到被鞭子的破响和落于身上的击打之声掩盖,疼痛已经夺取了所有感知,直到他渐渐失去对身体感受,也不再因剧痛而扬起头,朱雀停止了暴虐行径。


恍惚间听见朱雀扔下了鞭子向他走来, 鲁路修想抬起头再度回一个不屑冷笑,看来还没把他打死,看来眼前之人还不够心狠啊。但身体已完全失去了他能做出任何动作的力气,连微蜷手指都无法做到。


朱雀似看出他心中所想,一把捏住鲁路修下颌抬起,


“如果我想,你已经死了。这么轻松得死去并不是对待杀人狂魔的方式。况且,你还有利用价值。”


朱雀手指抚上鲁路修脸上两道鞭痕,在这么精致的脸上看着实在碍眼,他不能弄伤了这面容。冰冷的皮制手套让伤痕变得更加灼热刺痛。


朱雀另一手猛然扯住鲁路修被冷汗浸得湿涔的发丝向上拖拽,一手缓缓上移手指,鲁路修感到那手指停在了眼前覆布之上。


覆布自下揭开,一缕刺眼的亮光让他紧闭了双眼,透过眼上皮肤的光芒并未消退,直到微微适应,他才稍稍睁开一丝缝隙,然后——看见了一双陌生的瑛绿眼眸。


###############

评论(3)
热度(90)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