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备考12月N1,小伙伴们等我考完回来~

『反逆白黑』《极渊》04

警告⚠️
*接反逆幻26话
*刑讯!SM
*ooc+++ 雀极黑
*为虐而虐 瞎扯剧情
*误入的请迅速撤离

前景: part 03

part 04

朱雀盯紧了那双偏色眸子,他一瞬有了想挖去那罪恶之瞳的冲动,然后他确实也做出了这个动作。

手指扣在那眼眶之上然后下陷使力,左眼压迫疼痛让失尽力气的鲁路修拼命得強提最后一丝挣扎之力,他试图摆头躲避,然却只得钳制更紧的疼痛,那完好右眼瞥见的那瑛绿眼眸中尽布憎恨,但此时已看不真切,左眼的疼痛似带起了他短暂的失明,痛苦的呜噎之声从被紧掐的下颌之中溢出。

大概觉察到不能把人弄死弄残,朱雀一瞬撤开了手。覆布再度蒙下,鲁路修分不清此时眼前的黑暗是因为遮挡之物,还是眼球的一瞬失明。

身上的疼痛并没有因为停止了施加之力而缓解,在被如此折腾后依旧还保有一丝神智,这让他对自己的忍耐程度带了一番自嘲。他思及于此还在嘴角又带上了弧度,这落在朱雀眼里却再度激起实质愤恨。

“看来你还很有精神——ZERO”

朱雀扫了一眼已经血肉模糊的手腕之处,他按下束架上的按钮,手脚上的束链打开,鲁路修直接失去支撑之力倒在地上。

这下他能如愿蜷缩身子,然后握住自己一只已经疼得去知觉的手腕收于怀中,只是这动作除只让他把肤表血迹抹在已成片缕碎布的衣衫上并无更多作用。

朱雀冷冷得注视着地上蜷缩之人的动作,他走至他面前,

“你这是什么狼狈模样——”

“你没想过你也会有这一天吧!”

鲁路修听着这冰冷声音只觉陌生得让人恐惧,如此得不真实,他现在仍旧难以相信这声线是属于那个人,然后他伸手试图摘去脸上蒙覆。

“啊——”

然动作还没完成一半,就是一道猛力狠击于腹部,朱雀一脚制住了他的动作,他猝不可及得发出惨痛呼叫,然后感到胃中翻搅似得痉挛起来,这远比肤表的伤痕更为疼痛。他被踹至翻了一转,想再度卷起身躯缓解疼痛,但随之却又是几道加之躯体的狠厉踢踹。

本能得蜷身抱头,他竟感到这个场景异常熟悉。只是昔日的保护者成了施加者,这竟让他感到比疼痛更为可怕的悲哀。

这是他该受的。他没有任何反击之力得承受,不知从哪里又寻来力气咬紧牙关堵塞痛苦喊叫,这倒像是作为他向从死亡边缘归来的挚友的偿还。

大抵是这般情景也触及到了某人,在一瞬的情景交替下更猛烈的愤怒燃烧起过往曾经。没错,是眼下之人亲手毁了他们的曾经,什么朋友!什么情义!全是谎言,也全是随意舍弃的无用棋子!他毫不留情得开枪将他所有执念期望全部击得粉碎,然后还以冰冷笑意讽刺。

朱雀在将人翻至正面时一脚踩在那衣衫褴褛的胸口之上,然后施下狠力

“你不是最痛恨被人利用吗?为什么——为什么利用尤菲!你让她背负如此罪孽,还要夺走她的性命——”

“说啊!ZERO!”

“你不是正义的化身吗!这么卑鄙的手段——你把自己的罪恶推给别人——”

“为什么!”

鲁路修被疼痛折磨至脸上全无血色,胸口碾踩之痛伴着窒息让他无法听见朱雀愤怒的质问,他只徒然发出嘶哑呜噎,双手本能得攀着踩在胸口上的军靴上用微弱之力胡乱推拒,掌心的血迹在朱雀的军靴和洁白裤腿上留下斑驳印迹。

没有得到回答的朱雀终究松开了脚,以再一次的狠踹结束了这一次无用的审讯。那人滚至墙角,再没蜷起身子,已全然失去了神智。

朱雀看了一眼靴子和裤腿上的血迹,眸底闪烁两下,看向墙角之人的目光停滞了一阵,最终回头捡起自己的披风,随手抖了一番,走出了审讯室。

“去把研究院的医师叫过来,告诉他们用最迅速的方法把里面的人给医好,决不能叫他死了或残了。”

朱雀淡漠得向看守人员下达命令,他命令时扯下了带着血迹的手套,绿眸中闪着寒意,看守不禁一颤,领命后迅速离去。

朱雀向外走去,他看手里的手套,指尖擦过上面干涸血末,然后狠狠捏紧。

ZERO,如果这么死了就太便宜你了——我应该把所有罪恶一一从你身上讨回来。


评论(11)
热度(88)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