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

匿谎——第二章(被删重发)BGM点我


娜娜莉成了十一区总督!


这一事实让鲁路修感到愤恨不已,也就是说,那个男人再度利用他们,连着娜娜莉也被——


朱雀说总督将在下周赴任,也就是说他还有时间去计划。


学院里的生活照旧,即便他翘课,有着罗洛跟随,朱雀也没再做更多过问,大概那天完全相信了,或者又在等待下一次试探时机。


“鲁路——修!”


头上传来一道轻击,鲁路修回神抬头,米蕾.阿什弗德拿着一本书在手心敲着


“新到图书馆的书籍全部要归类!副会长居然在这么忙的时候还在走神!”


“是!是!已经贴了一早上的标签,好歹让我休息一下吧,会长?”


“诶?是吗?”


米蕾把书贴在自己额头上,然后趴在桌上,接着发出夸张的长叹


“但是还有很多啊——真是的,夏莉也有事没来。”


“会长!你先休息吧!你的部分就让我利瓦尔来完美完成吧!”


利瓦尔丢下抱在怀里的一摞书籍,冲至桌前,照旧来一番爱的宣言,然而他的话语还没得到回应就被另一道声音打断


“会长,这些是要放在哪里?我没找到啊!”


“朱雀!你就这么又抱下来了吗?!”


利瓦尔发出惊呼,难道朱雀就这么抱着两摞半人高的书上去又下来了吗!?


“是啊,因为找不到地方——那个,有几本书也不知道该放在哪个分类。”


朱雀艰难得从书堆后侧出脸,这里面有一些古拉丁语的书籍,他连名字也不认识。


“OK,副会长!你就可以休息一下——带朱雀去找书架吧!可别再说我压榨劳动力了——鲁路——修。”


“那个......我还——”


鲁路修看了一眼抱着书的朱雀,扬了扬手中的标签,示意自己还能继续,却不想被米蕾直接拒绝


“命令——这是命令——”


“是啊——鲁路修就去找书架好了!”


利瓦尔一把抢过鲁路修手中的标签把人拉起来,好不容易和米蕾会长的独处机会,怎么能放过。


“我说你们——”


鲁路修无奈得笑起来,认命得站定,然后示意朱雀跟上。


“因为是偏门书籍,平时借阅的人很少——所以这些都是在顶楼。”


坐上电梯,鲁路修随意得就着朱雀抱着的几本冷门书籍闲扯,他言这大多都是物质或哲学一类的论述文集,


“这些书籍放在这里也很少有人借阅,这一楼一般除了清洁也很少会有人过来——”


走进排列书籍的书架之间,鲁路修依旧没停住言语。显然沉默更容易叫人失去主动权。


“诶?是吗?但我好像听见有说话声。”


朱雀侧头看向身边的飘窗,浅色窗帘遮了一半光线,垂在半人高的窗台上,不大的声音似乎是从这里传上来的。


“因为楼下是学术性的书籍分类,偶尔会有人探讨时没压住声音。而且这图书馆的隔音不是很理想。”


鲁路修瞥了眼两架书柜间的飘窗,漫不经心得解释着。


“朱雀,你抱过来些,我把书放上去。”


“呃......”


朱雀走近几步,鲁路修攀上高架梯子,将书本一本一本放好。


“鲁路修,你对这些还真了解啊。”


“打发时间的玩意而已”


趁着这空档,朱雀自然得与面前之人攀谈起来,这倒纯然像是友人间的对话。


“......朱雀你还真是个笨蛋......你自小就不爱看书——”


“啊——我的意思是指爱好方面,不是真说你是笨蛋。”


一句调笑让鲁路修惊诧了一瞬而后迅速纠正。这不该是他现下身份该直言的语调。


“好了,这下就只剩这最后的......还有二十本左右。”


把高架梯推开,鲁路修数了一下朱雀手上少了一大半的书籍,准备转身去寻剩下的归属之地。


“鲁路修——”


转过的身子生生顿住,鲁路修感到自己的唇角牵动已经开始有了一起僵硬。


“怎么?”


“你对我......是不是有点过于恭谦了?”


朱雀的脸挡在书籍后面,让鲁路修无法观察他的表情,只感觉他说出这句话时声线平稳,带着一抹熟悉的冷漠,但又依旧像是平常交谈一般的语调。


鲁路修侧过身子看着面前之人,手臂再次微微后缩藏于制服下摆一侧,他直觉这并不是一个好应对的场面,是演过头了造成了怀疑吗?不,他对自己的假面游戏十分自信。当下鲁路修.兰佩路基理应如此——


“你在说什么......朱雀?毕竟你是圆桌骑士,而我只是一介平民,你——唔”


伴随着书籍散落地板的声音,鲁路修一瞬被按在书架上,截住他未说完整的话语是朱雀突然的亲吻。


图书馆play点我


待朱雀从空白中回过神,瞥见他身下之人拢成一缕细缝的眸子里散碎的紫光,眼角全浸着泪迹,感受到掌心的轻微蠕动,朱雀一瞬撤开了手掌,他倾身于下依旧闻不见任何声调。于是他似要从中发现秘密一般紧盯那嘴唇颤动。一个三字音节,这神色迷蒙之人便能和从前身影重合相叠。


朱雀。


他以为这两个字依旧能换来温柔对待。


朱雀掏出纸巾擦拭污物之时那人仍旧颤抖,他自他一条单腿牵起裤子为他穿戴整齐时那眸子似乎还没回神,他松开撑扶之力后那人顺着半高墙壁滑下瘫坐地上,朱雀看着那震颤得厉害之人也半跪蹲下身,思索半天最终还是握住那人垂落的手掌,


“那个......还好吧?”


那握入掌心的手仍旧抖动,这让他猛然想起了那舰艇之上,他感到自己的手掌在收紧,而这明显动作让本应还在失神之人也由此惊察。


“只是......从没这样过......罢了”


鲁路修扬起一抹纯然笑意,衬着着满脸泪斑和凌乱发丝显得异常狼狈,他在当下找不出更为适回应朱雀的表情,倒只有这个面孔配上这句话更容易相信这种带着点自嘲的解释。


“是吗。”


朱雀放开手,应该是这样的,但他卡在喉咙里的一句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了。




过后,鲁路修寻空档问起机情局的傀儡之时被告知录像先一步被第七骑士拷走,这叫他在深夜之时思及于此险些再度扫落砸碎身边物品。


而朱雀最终也没打开这段录像,当他从拷录仪中永久删去后,看着自己的双手良久,才低声吐露出那对无罪者未能出口的话语。


抱歉——



####################







评论(25)
热度(82)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