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原著向

匿谎——第三章

“那个枢木朱雀——你的GEASS已经对他无效了,如果他使出强行手段,你应该没有办法吧。”

C.C说出这个事实时,两人的棋局已经接近中盘,她毫不介意对面正与自己对弈之人一面还在敲击键盘浏览资料。

“那个担心是没有必要的。”

鲁路修头也不回得说道,如果真是针对黑色骑士团的话,那人若真打定主意把ZERO的真面孔翻出来也没必要跟他这么兜兜转转了。

“只怕他的目标是你。”

鲁路修接着说道,那人并没在ZERO等于鲁路修的问题上纠缠到底,虽然在不停试探,却又有刻意逃避的迹象。

“你别再接近学院了,如果你被逮捕了,我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我可没你这么结实啊,再多折腾一次怕就没命了。C.C。”

C.C微微抬眉,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向团进行的实验——那确实是一段足够残忍的过往,从这之下还活下来了也只有诱饵的价值还被需要。然而鲁路修只这么说着,也未见展露出多少愤恨,她话语间转了方向

“EU共和国在十月之前掀起了一场大的动乱——”

C.C顿了顿,然后把自己的白色主教向前推进,然后见对方随手推进黑色骑士,思索了一阵再度开口

“朱利叶斯.金斯利,名声并不好,前期还是立有功绩,后面就引发暴乱——鲁路修,这还真是你的手段。我可不相信枢木朱雀能凭白吞下这么大的功绩。”

鲁路修听言并不言语,他深锁眉头,抬手吃掉C.C的主教后依旧专注于自己手上之事,那是重型阿瓦隆专机的内部结构,接下来的计划一定不能有任何失误。

“要不是你现在依旧想不起具体事情,我都怀疑那时你是恢复记忆了。对枢木朱雀——”

“你不要胡乱猜想,对他而言,我不过是复仇对象。那时候——不过是虚伪之物!”

鲁路修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加重,第一次停下了敲击键盘的手,然后转过头看向C.C,让这语句显得更加真实。

“你应该有被痛恨的觉悟吧。”

C.C话语淡漠,对于眼前之人她并不该抱有过多的情感。

“确实。确实如此。”

鲁路修脸上浮起一起沉重血色

“我夺走了他最重要的东西......但是——”

鲁路修执起棋子,然后重重落下推进

“他也夺走了我——”

鲁路修顿住话语,他继续和C.C对弈,魔女由娜娜莉的事情用棋子对他行动目的进行打探,他避开了白皇后的进攻,黑色国王退至后方,进而用主教夺走对方的车,随后竟一翻己方局势,黑王竟行至车前易位,然后他动用了自己最后的骑士,胜负已分。

和娜娜莉战斗?开什么玩笑!

那是他存活下来的理由!

黑王毫不犹豫得将军对方,但保留了对方的白色皇后,唯一的棋子——

“ZERO正是为此存在的!黑色骑士团也是如此!”

娜娜莉,一切都是为了娜娜莉!他所忍辱负重,所强颜面对所有虚假的一切——这都无所谓!

他结束棋局时几乎将棋子戳烂棋盘,巨大的碰撞声似要戳破人的耳膜,鲁路修的声音激动起来。然后他深吸一口气让面容恢复淡漠,自沙发中站起身,拿起掩人耳目的连帽风衣穿上,牵扯了一下衣领,C.C这才看见他脖子上的密集痕迹。

“鲁路修——”

她开口道,金色眼瞳里多了一分省视。

“完美处理掉枢木朱雀的方法——你应该可以列出不下十种。”

鲁路修下意识扯紧衣领,看向C.C的目光显露出一丝冷意。

“在欧罗巴,你——不,一个皇室特派参谋和第七圆桌曾有过不少传闻……你的 「枢木朱雀症 」看来没比从前好多少,或者说——病入膏肓了?”

C.C娇俏的身子深陷沙发之中,她说这话的时候依旧平静,她叙述一件事实时语气永远这么漠然。

“如果你当真不愿意,他是不可能做到的。”

“只是应对方式罢了。兰佩路基的基本构架早已设定,没必要打破重建。”

鲁路修开始扣衬衣扣子,语气似在说另一个人。

“你在自欺欺人吗?欺骗把戏都用在自己身上了。”

“那跟你没关系吧!比起这个,你不如把向团之事交代清楚——你以为你拒绝回答就能阻止我的调查吗?”

鲁路修刚刚平静下来的表情再度出现裂痕,他挑高眉尾说话时甚至带上恼怒,复而再度回归淡漠。见C.C却再不言语后,微不可闻得叹了一口气,扣紧了衣领,他戴上口罩便自行离去了。

C.C看着面前的棋盘,蜷膝抱住腿脚,她想当时听闻到EU动荡之时她有想过与黑色骑士团前去接触,不过最终仍旧打消了这个念头——那并不是一个好的时机地点,黑色骑士团当时也成了一盘散沙。

她自知玛丽安娜他们的打算,那没什么关系,只要人不死就好。他们的契约将一直存在。

“哈?怎么可能?不要把我们关系想的这么甜蜜。他和枢木朱雀——这不是你们造成的吗?”

“他居然没对枢木朱雀下手,明明是很不错的对象——啊,我知道查尔斯才是他的共谋者。该说其实是从骨子里讨厌枢木。”

“哼......这说起来倒显得你们还有人情味。”

结束自言自语般的行为,C.C扳过电脑,将刚刚ZERO留下的存储器中的作战指示下发,她想起那人说出「夺回一切」时的孤注一掷,不禁又露出莫名悲凄表情,真的还能夺回“一切”吗?少年依旧不够成熟,还是说自欺欺人的把戏来源于撒谎成性?

———————————————

“喂?罗洛,怎么了?”

快抵达私宅时鲁路修掏出手机接通了来电,现在不是放学时间,罗洛突然打电话过来定然是机情局出了问题。

“哥哥!”

罗洛声音带了一丝焦急

“刚刚枢木朱雀传讯说他亲自去私宅探查情况,让我们把四十九区域的监控关了。”

“......那个,哥哥,要处理掉吗?”

没听到鲁路修的回答,罗洛稍稍迟疑了一下再度开口,果然这么危险的人还是先杀了为好,一直这么放任 下去,一定是个定时炸弹。

“等等!罗洛,先不要轻举妄动。如果他死在学校就麻烦大了……调编号YT1811031QUZ的录像替换之前四十九区域的十四,十七,二十的录像。”

鲁路修捏紧了手中的手机,他立刻截住了罗洛的动作,复而又转柔声线

“不是说好不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吗?别担心,我会处理好的。”

“没关系的!为了哥哥......就算对圆桌骑士动手——”

“罗洛,我到家门口了,别担心。今晚你先不要回来。”

鲁路修将手机揣回怀中,微微侧头看了看后方跟着的两个身着普通西装的男人,他们眼中的红光刚刚散去。使劲张开手指,又再度用力握紧,最后归于正常垂落姿态,他走向熟悉的门口。

“朱雀!”

他发出惊疑的声音,然后看见坐在自家门口的身形站了起来。

“鲁路修,你回来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还没下课吧?”

鲁路修走近,然后解锁开门,他这么询问时正以平时一般的动作蹬掉鞋子换好,然后规整收入鞋柜。又取出一双客用鞋递给朱雀

“要进来吗?”

“听说你请了一天的假......我——”

朱雀接过鞋换上,回答的话语却自一半打住,他突然看向面前之人,语调一转

“你刚刚哪里去了?”

这显然不是合理的询问,更别说还带上了质问语气。但兰佩路基是不会反抗这种问题。

“出门买了一些日用品——要留下吃晚饭吗?罗洛今天会去同学家玩,可以不等他。”

朱雀看了一眼刚刚鲁路修放在架子上的口袋,确实——然后他脸上扬起笑容,

“当然!不过很少见啊,你居然放心罗洛自己去玩。”

“再怎么说罗洛也是大男孩了,总是要接触社会的——喂,不要把衣服丢在沙发上啊!”

鲁路修一把捞起朱雀脱下的制服外套,然后拿了一个衣架挂好。

“你还是老样子,总在这些地方一本正经。”

“这是生活态度,一周都不换外套的笨蛋没资格说这话吧。”

鲁路修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回应朱雀的打趣,忽而又顿住话语带上谦和语调

“诶……我不是——”

“鲁路修——我......我只是朱雀,朱雀啊,我们之间不用这样吧?”

朱雀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提高音量打断了鲁路修的话语,他走近那怔愣的身形,然后放软了语气,

“不是做晚饭吗?我和你一起吧。”

“是......是啊,朱雀。啊......你帮忙的话,我真要保持怀疑态度了。”

鲁路修从合适的怔愣时间中回过神,欢快得笑起来,

“不要小瞧人啊,这种事情我也还是能做到的——”


#############################



我抄官方了!!!

今天鼓起勇气纹身「Suzaku」

评论(18)
热度(58)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