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原著向

匿谎——第四章


“你的手艺还是这么好啊!”


朱雀帮着收洗餐盘时发出一声感叹,这是由衷的,果然只有鲁路修做的东西才能让他有种品味美食的感觉,想起一直以来基本靠外卖填肚子外还要忍受塞西尔小姐的暗黑点心,他今天还真是被满足了。


“这是自然,我对这个还是相当自信的。”


鲁路修站在一旁笑道,


“你倒是比从前更会做这些事情了”


“嗯,毕竟在军队是一个人……对了,鲁路修呢?”


“我?因为父母在布列塔尼亚本国很忙,也顾不上我们,进入这个学院也不容易,以前也一直都是你现在看到的情况。”


收拾完毕后,朱雀仍旧与这故友攀谈,他听见这话时一瞬捏紧了手中的茶杯柄,嘴里的红茶香猛然消失,他感到有苦涩气息上涌。


“怎么了?其实情况也还好,虽然破产了,但是如今生活均没影响,在这么一个敏感时期,能和罗洛在这里过上安稳日子也还不错。”


鲁路修看着沉默下来的朱雀眼眸下微微波动,然后以似为故友的同情而安慰出声,叫这真情戏码更添了不少切实感情。


末了他见到朱雀的手有了一丝颤抖,虽极力压制,却还是依旧映入他微敛紫眸。这叫他感受到一点报复的快意,但又立刻转为了一抹悲凉。他也在对方不予回答时陷入了沉默。


这也应当合理。谈及身份的悬殊——尽管这个理由比起他真实的感受更贴切现在的情形。



“鲁路修。”


大抵杯中的茶已凉尽,朱雀先先一步出声,然后鲁路修见到他放下了茶杯,站起了身。


“嗯?要走了吗?”


他同时站起了身。


“不,今晚我就在这里睡。”


“呃......我帮你把罗洛的房间整理出来。”


“不是,鲁路修——”


朱雀抓住正欲转身之人,然后一把拉动转向自己


“我是说,我要跟你睡——你知道这个意思吧。”


朱雀抓住鲁路修的肩膀,收紧指节,他紧紧逼视面前晶紫双眼,那里面倒影他的脸孔,除此之外他竟看不清里面还有什么东西。


“我没有拒绝的权利吧?”


鲁路修仍由这般动作,然后在对方敛下眸子遮住碧色光影然后覆上嘴唇时他也再未反抗,只将垂在身侧的手轻微蜷指。


尽管他再如何对感情之事不得开窍,也能够在得知朱雀让其关掉监视之时立刻猜测出其的最终目的,然而这并不是什么认知提升,只是籍由身体和残碎记忆形成的直觉。他并不抵抗。


他们转至卧室之中,朱雀利落得关门上锁,在这并未被回绝的行为迅速解开了两人身上的衬衣,然后几番牵踩下褪去了裤装,鲁路修推开气息完全紊乱之人,带上无奈笑意转身进了浴室,末了还给朱雀也拿了一件自己的睡衣。


他打开淋浴时看着自己的指尖,颤抖痕迹浮起,这从没有消退过,他为何又——


单手抚上唇角,他被亲吻过,也将这唇印上过除那人以外的脸庞或嘴唇,却没有一次是和朱雀一般的......说到底,真叫魔女说准了。



很长的肉,点我,2.8m流量



顺势倒在鲁路修的身侧,他抬手将已完全失力之人轻轻翻转,他看着面前绯红面孔,眸子敛住了大半,仍旧还在急促喘息。朱雀抬手拂开凌乱发丝,仔细抹去眼角泪痕,他将唇印在那眸上,感到了那眼睫轻颤,离开之时被映入紫色深渊,里面带着迷雾。


“鲁路修——”


注视着那片深渊归于平静后,朱雀握住鲁路修仍未恢复力气的双手,他盯紧那眸子,


“我不想再失去重要之人。”


鲁路修喘息的双唇已经闭上,他静静得看着眼前少年的俊朗面容,


“所以——”


朱雀再度在那双唇上清浅落下,片刻离开后,他握紧了掌中双手


“我不会让ZERO夺走的——一定会杀了他。”


“重要之人?”


鲁路修眸色平静得如同宁静湖面,他半响后轻声重复了这个词,这是他第二次听到。


“是......是啊,唯一——最重要之人。”


朱雀攥住鲁路修的手更紧,


“那就为了守护重要之人而战吧。”


朱雀见到眼前之人嘴角噙笑,他松开双手,然后紧紧抱住身前之人。


“嗯,我会的,一定会的。”



———————————————


“要走了吗?”


“嗯,大概这几天不会来上课——”


朱雀将衣服整理完毕,他看向仍穿着睡衣整理床铺的身影顿了顿声,


“但是,只要有空闲,我就会回来的。”


“新总督的事情?你会很忙吧?”


鲁路修没停下动作,他开始换下衣服


朱雀没回答这个问题,他反问道


“难道鲁路修舍不得我吗?”


鲁路修扣上衣领,在朱雀的注视下遮住了身上所有印迹,他目光从穿衣镜上移到朱雀身上


“不要把这么自恋的话挂在嘴边。米蕾会长可是会因为你不帮忙屋顶花园建设抱怨你两句的”


“真冷淡,我会想你的。啊......花园的话我会抽空回来的。”


朱雀挠着头笑道,然后拉开门


“我就先出门了,再见。”


“——再见。”


整理好了所有事务,鲁路修看了一眼时间,拨出电话


“罗洛......嗯,已经没问题了,让咲世子进行接替......如果要求恢复录像,就……做的很好,辛苦你了。”


接着,换下通讯电话卡,


“扇要,准备如何了——”


他联络黑色骑士团时将昨夜换下的床被扔进了垃圾桶里。


如果是以“零”之名,朱雀——我们本就是敌人。


#########################






评论(16)
热度(86)
  1. cesia傾夜 转载了此文字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