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备考12月N1,小伙伴们等我考完回来~

『朱修甜文』《暖曦》01

*半架空甜文

*狗血有,ooc有

*只甜不虐

*点文产物 篇幅不定


暖曦 01


「朱雀!你看你干的好事!」


鲁路修一阵悲鸣后终于暴怒的声音终于在空荡的教室里面响起,他把手中的东西狠狠拍在朱雀面前的桌子上。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把我的名字都抄上去!」


朱雀不敢抬头看已经濒临暴走的鲁路修,他把面前的试卷向里扯了一点,却引起指尖压在试卷上的人的注意。


试卷被扯了起来,然后立在眼前,上面字迹无比熟悉,对,那是自己的字,他很清楚自己写那些字母的时候总会把连脚处弯得十分诡异


「这就是你当时对我的保证吗?」


鲁路修捏着试卷的手抖得厉害,因为眼前的这个笨蛋,他的留学生活——不!


「抱歉,鲁路修,我以后不会把你的名字写得这么难看。」


朱雀终于抬起头,他诚恳得看着鲁路修认真道,他承认自己写英文写的不好,不该去学那人的笔迹,然后变成了更难看的字体。


「谁在问你这个!」


鲁路修单手撑在脑门上,他焦虑时一向如此


「虽然你的字一直都很难看——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为什么都不动一点脑子!现在我们两个都没成绩!没成绩了,懂吗!?」


「课后补习我会陪你一起的。」


朱雀抓住鲁路修再度按在桌上的手,他以为鲁路修是为要被留下补习之事而烦恼,故出声安慰。


「谁要你这个笨蛋陪着!那是你该留下来好吗!」


鲁路修抽出手一巴掌打在朱雀头上,


「你不是说你父亲很重视你这次的阶段测验吗!你这样怎么跟我一起回国!」


「啊!原来你是担心这个,我以为你是在担心米蕾会长说的女仆祭活动呢!」


听言朱雀一反刚刚颓然表情,上身一挺,如果是这个问题的话那没关系,以他前些年入伍的经历,他自信能通过布列塔尼亚的军事考试。


「你还记得......看来你还很期待啊——」


鲁路修停止了焦虑暴躁,然后他俯身下来盯紧了那双快弯的见不到瞳孔的眼眸,紫瞳中闪了闪

危险的光芒。


「当然——」


朱雀欢快得接道,话还没说完便直觉一股寒意从脊背爬满全身,他缩了缩脖子,补充了一下


「当然……不是。」


「但是——谁叫米蕾会长和国政老师是朋友,这是一个意外!」


朱雀快速眨了眨他那双翠色的眸子扑闪躲避那凌厉目光,试图开脱罪行。


「是吗?」


鲁路修又贴近了几分,因为眼前这个白痴,他居然要穿上女仆装,然后——还会被留下照片,他英俊绅士的形象!如果传至本国,被娜娜莉看到——不,她一定会认为自己的哥哥去留学几年成了变态!


「那也没办法嘛——谁叫米蕾会长就喜欢这些活动嘛哈哈哈哈哈……」


朱雀看着眼前凑近的脸庞继续傻笑,末了舔了下唇,鲁路修的嘴,好近,好想——


「啾——」

「啊!好痛!为什么打我!」


朱雀抱着头叫起来,只是亲一下而已,没必要狠狠给他一拳吧!


「今晚你自己做晚饭吧!」


鲁路修擦掉嘴边的湿意,恼怒道,他感到自己已经从脸红到了脖子,这个该死的笨蛋,居然脑袋里只想些乱七八糟的蠢事!


说完便大步转身准备离开教室


「鲁路修,你还要留下补习——」


朱雀不依不饶得拉住鲁路修的衣袖


「你自己补吧!」


扯了几番没扯开朱雀的手,鲁路修径直脱下外套制服,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啊——糟透了,这下鲁路修真生气了。但我真不是故意的啊!」


朱雀挎下脸,使劲揉了揉松乱的棕色卷发,发出哀怨感叹,最后也提包抓起外套起身追了出去,去他的补习,大不了下学期再修。




“鲁路修,我错了,我不该犯傻把你的名字也一起抄上去。”


“所以让我吃饭好不好?”


朱雀跪坐在沙发上,他看着前方餐桌上吃饭的某人哀求道。然而回应他的是沙发边亚瑟的一声叫唤,他看向亚瑟,不禁哀怨,连亚瑟都有美味的晚餐。然后他看着亚瑟毛茸茸的耳朵,不由低腰伸手摸上去,然后——


“好痛!亚瑟!”


“吱——”


鲁路修叉子一瞬划过盘子发出刺耳声音,朱雀连忙丢开亚瑟,端正身子。


“不要这样说,朱雀。”


鲁路修笑起来,温和无比的笑容,连着声音都不像之前低沉,而是轻快起来,但朱雀听着这声音确实是脊背发凉,这不是直觉,而起经验。


“你在我这里住下是受了我父王的嘱托,我也不能虐待你,想吃饭的话厨房在你左侧三步然后右转十八步的地方。”


鲁路修放下叉子,然后比了比厨房的位置。


“但是,你知道我——”


朱雀叫起来,他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做过饭,唯一的一次是刚入学这里,住进鲁路修的公寓里的时候,他想如果不是因为小时候来玩耍的那段经历,他一定会被鲁路修用菜刀大卸八块。


“那跟我可没关系——请自便。”


“不然你也可以选择让你父亲给你弄一套私宅,保姆请上一屋,大少爷你也不用担心这么多是吧?”


说话间鲁路修便开始收东西,虽然他根本没吃下多少东西,被人用这么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谁能安心吃东西啊!不过不能像从前一样心软,这个笨蛋以为这是开玩笑的吗?


本来抄袭这种事情——若不是他说他父亲格外重视,而且这也是明年布列塔尼亚帝国皇室招募的重要考核指标,所以他才动了私心用这种不上台面的方式!


哦,对了,当时为了说服这个脑子不开窍的笨蛋抄他的都用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软磨硬泡,威逼利诱,现在全砸了!还有一次补考,他俩这次事情后也再不能相邻而坐,他实在不敢对连姓名都会错抄的家伙抱以什么希望!


真是的,他到底是为了谁才这样!


起身端起手中的盘子便准备转进厨房,耳边忽然就响起朱雀的惊叫声


「小心脚下啊!」


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的鲁路修便感到脚下被桌脚一绊,便侧身倒去,手中的餐盘也即将脱手而去。


然而预想倒地的动作并没有发生,他看着面上接住他的身影,刚刚这人貌似是下了沙发,他不用猜也知道是自觉过来帮他收拾的,不过动作很迅速。


朱雀一手抓住盘子,一手搂在鲁路修腰间,一瞬惊吓的表情也立刻变成灿烂笑颜


「我的身手不错吧!」


朱雀得意笑道,似乎正等着鲁路修为他的身手矫健夸赞两句。


鲁路修直起身,然后任由朱雀端着盘子,面色通红得咕噜道


「虽然早知道这桌子的设计不合理,没想竟然是体现在空间合理化利用上面,如果设计师把桌脚的......」


这么低声得为自己竟然还在自家被桌子绊倒的尴尬事实解释着,鲁路修直接就向厨房走去。


朱雀的笑容变得无奈,拿着盘子跟着进了厨房,然后把手中东西放在台上,一把从背后抱在鲁路修腰间


「鲁路修就是喜欢说违心话呢。其实心里很心疼我没吃饭呢。」


朱雀压在鲁路修身上,然后蹭在耳边说道,末了还用鼻尖蹭了一下耳尖。


「收起你自恋的思想吧,我说了,今天你就别想了。」


鲁路修挣开不紧的拥抱,然后把人推至一边,将刚刚收进来的餐具放进水池中,然后扯下挂得规整的围腰围上。


又是撒娇吗?不好意思,这次不管用了。


「鲁路修,我知道你气我把国政考试弄砸了——」


朱雀抓住了鲁路修的手按在水池台边,然后贴近了那张仍留有红晕的脸庞,


「但是不是还有一次补考吗?」


鲁路修听着朱雀的话语不由把眉拧在一起,


「你这个笨蛋我怎么放心——」


「至少对我有点信心吧!」


朱雀提高声音压下了鲁路修的话语,然后更贴近那俊美面容,他能看见自己眼眸清晰倒影在紫色瞳孔之中


「我会用我自己的能力证明我是可以站在你身边的,而不是用这种手段。」


「你是怪我用了这种卑鄙手段吗?」


鲁路修气极反笑,这倒成了他的错了


「哎,鲁路修你曲解人意倒是靠点谱呀!真没办法了。」


朱雀无奈说道,然后舔了下嘴角,


「我会用行动告诉你我真正的想法的。」


「什——」


鲁路修还想继续说什么,猛然便被对方含住了嘴唇


「唔......混蛋......给我放开!」


鲁路修挣开一个喘息怒道,这个家伙是随地发情吗!


「我不,你根本没意识到我真的想法。」


朱雀压着鲁路修手腕微微带了点力气,不让对方挣出来,然后再度凑上前去咬住那薄唇,边亲边吮咬,然后就着一个张口喘息滑入温软口腔,缠上了柔软的舌头。


鲁路修的舌尖还残有刚刚饭菜的香味,肚里饥饿的感觉袭上,朱雀便深深吮吸起来,仿佛那也是美味的餐点。


鲁路修挣扎了两下,没挣开,便也随着身体的顺从而接受了亲吻,然后身体慢慢升起异常反应,他也就沉沦了进去。


朱雀这时松开了手,环住了怀里之人,亲吻开始游走在了嘴唇外的地方,他舔舐过脸颊直到耳垂,复而向下,一下含住了鲁路修上下滚动的喉结,鲁路修浑身一颤,险些被自己哽咽呛住。


朱雀的手在背后平抚为怀里的人平复了一下呼吸,然后便就着这位置,打开水池上方的水龙头冲洗手掌。


水声让鲁路修一瞬间回过神,他意识到此动作的含义时不由惊道


「你该不会要在这里——」


「鲁路修你硬了呀,不解决不行的吧?」


朱雀用自己的胯部抵了抵鲁路修已经撑起的下腹,含着喉结含混道,嘴唇的颤动让鲁路修再度隐隐发颤,然后发出一声压抑低喘。


「笨蛋!这里是厨房......唔......不要在这里啊!」


鲁路修只觉得全身都在颤抖,话也说不利索,不过他还能记起这里是在厨房,他拉着朱雀的衣服扯拽了一番,然而并没有任何意义。


「没关系的,鲁路修,这里也挺好的......」



吃肉点我


朱雀不知道自己蹭在那颈窝中多久,反正他回神时怀里之人居然罕有得比他先一步找回理智。


「所以你想给我说什么?」


鲁路修板着绯红未退的脸问道


「啊?」


朱雀愣了一下,似乎在回想自己想说什么来着,然后看到对方脸色似乎又要有下沉趋势,瞬间找回思绪


「对......我是说鲁路修应该相信我,我想以最真实的能力去站在你身边——相信我,如果这种测验都不能完成,我又有什么资格呢?」


鲁路修听言咬了咬唇,他也是一时急得脑子没转过弯,竟然也没有认真征询朱雀的真实想法。


朱雀见鲁路修不说话,环紧了对方的腰,柔声道


「真的,相信我——课后这么多天的补习留下来帮我辅导,是你的话完全可以让我考好的,对吧?」


「那是当然!也不看我是谁——呃......这样貌似也有行动价值。」


鲁路修听言立刻接到,复而又再度软下声音。


「所以——鲁路修,我好饿,可以吃东西吗?」


朱雀睁圆了他翠色眼眸,巴巴得看着怀里的人。


「我知道了!笨蛋!早给你留了一份!」


鲁路修没好气得回了一句,便准备推开身前之人,


「所以当时为什么你不直接提这个理由,扯一些什么公平公正的大道理,然后还答应了?」


「你是不是想看我穿女仆装出丑!?」


说到此,鲁路修倒是反应过来了,他改推为拉,揪着朱雀的衣领把人拽近,怪不得要连着他一起拉下水——


「你倒是学的聪明了!告诉你,女仆装,我绝对不会穿的!!!」


说完便把人一把推开,身下被撤离,鲁路修猛然一颤,他看向朱雀胯间,然后——


「枢木朱雀——你居然把那玩意儿藏厨房里来了——不想要命了是吧?」


鲁路修似要伸手抓起水池中的长柄汤匙,


「啊!抱歉!我错了!我错了——我们可以先一起吃饭再讨论......不要丢西红柿,很难扫......啊——还有,你裤子......」



########################


所以说写文离不开黄的作者已经没救了,谁给包去污粉让我找回纯真?






评论(33)
热度(123)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