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谢谢你们的喜欢哟~啾~

『朱修甜文』 《暖曦》02

暖曦  02


*半架空甜文,不走脑

*狗血流水账,ooc有

*文笔渣,剧情乱扯

*掺黄的傻白甜属于我


暖曦  01点我


「不——不要!」


副会长的惨叫声响彻在学生会活动室里,为什么呢?因为今早他还没来得及从公寓里溜走就被不知什么时候堵在楼梯口和电梯门口的米蕾会长和夏莉,哦,对了,还有利瓦尔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给强行架走——


「你们这是强人所难!触犯法啊律的!不管在日本还是布列塔尼亚......唔嗯.....」


米蕾塞了一块面包堵住鲁路修不停念叨的嘴,拍了拍手,


「平日里不来帮忙布置活动会场就算了,活动当天还想着私下溜走,你这是副会长的所为吗?」


「对啊!鲁路修,会长为了这个活动花了很大的心思,你怎么能辜负她的心意呢!」


利瓦尔把鲁路修按回座位,郑重道,虽然他知道要鲁路修穿上女仆装简直是件及其恐怖的事情,但是为了会长——只有把死党献上了。


「那是你们自作主张好吗!这个方案我根本就没同意过!」


鲁路修拽下面包,恶狠狠得说道,


「让男生穿这种羞耻的东西——这是什么道理!」


「虽然一开始没有男生回应这个方案,但是有了国政老师一把助力,你也看到了,其实男同学们非常期待哦!」


米蕾所有所指得看了一眼门口之人,拿了一个蛋糕塞嘴里,今早为了截住某人,早饭都没吃。


「朱雀!你还看着干什么?」


鲁路修看着跟进来的朱雀眯了眯眼眸,语气不善。


朱雀对上那眸光一瞬就明白了其中含义:如果你不帮我,你和亚瑟的晚餐就交换一下好了。


但是.......


「朱雀君——你可是风纪委员,这么做可是会犯众怒的。」


米蕾打断了鲁路修的意图


「好啦,夏莉,赶快把衣服拿出来。」


「等.......等下!我那是被暗算,而且报名参加的男生也有很多,重新再选一个也——」


「副会长!就算没有国政老师的要求,学生会的所有人都必须参加。你就不要找理由了。」


米蕾再一次堵住抗议,然后把精心定做的女仆装放在鲁路修腿上,


「所以,请赶快换上吧,再有一个小时活动可就开始了。」


「都说了这种东西——会长,我们似乎没这么多活动经费来定做服装吧?」


鲁路修看着放在自己身上那一叠衣服外加还有一个假发头套,他头疼得拧眉,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一本正经得开口提问


「只订做了男生部分的,我说过了吧,同学们对这个的热情很高的,所以有很多赞助哦!别转移话题了,赶快去换吧!」


米蕾一边把服装分给众人一边解释,复而盯紧了朱雀


「风纪委员要听从安排哦——记得帮副会长穿上他衣服。」


朱雀听着米蕾咬住重音"帮",不由拉下他直挺的眉毛,米蕾会长的话要服从,但如果强迫鲁路修的话他铁定接下来没有好日子过了。不过真的很想看鲁路修穿上女仆装的样子啊......


看了一眼早已换上衣服的夏莉,黑色底裙上套着收腰围裙,白色的蕾丝一圈圈勾勒半长及膝裙摆,还有嵌着小铃铛的颈饰——朱雀暗自吞咽了一下,他拿着自己的服装走近被利瓦尔按在椅子上的人


「鲁路修,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看我也一样会穿的——还有利瓦尔。」


朱雀一脸灿烂笑意,他知道鲁路修最喜欢他这样,一般的要求都会答应。


「谁和你这个呆子一样!我说了我绝对不会穿的!休想!」


没想到鲁路修一瞬扭过头,不接他的招。朱雀抬头苦着脸看着米蕾,示意他也没办法。


「鲁路修副会长,你这是逼我用绝招啊——」


米蕾叹了口气,从衣兜里掏出手机,鲁路修便瞬间明白了那个意图


「等——等下!」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喂?娜娜莉吗?......对啊,很苦恼啊.......嗯,好。」


「副会长.......请吧。」


米蕾一脸坏笑地将手机递给鲁路修,然后看后者一脸紧张得拿着放在耳边


「喂?娜娜莉——」


「哥哥!女仆文化祭吗?真的好期待哥哥穿女仆装的样子——我相信一定非常惊艳!请务必传一张哥哥的照片,我一定会珍惜保存的——那个......哥哥?」


电话里少女愉悦的声音传来,鲁路修压住眉头的跳动,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说什么了,没想到米蕾这毛病还没改,从小就和娜娜莉一起——不,是用娜娜莉逼他就范......偏偏娜娜莉还都赞同。听着娜娜莉带着疑问的问句,鲁路修放软声音回道


「我在听哦,娜娜莉。」


「那个.......真的很为难吗?如果哥哥真的觉得为难,我不能勉强哥哥......就算遗憾也没关系——能看米蕾姐他们也可以......娜娜莉也很想参加文化祭,果然我还是更想看哥哥——」


「可......可以,娜娜莉的心愿才是最重要的,哥哥自然该帮你实现。」


鲁路修听着少女略带委屈的声音不由立刻答应下来,既然自己原本是担心自己的形象在娜娜莉眼里被打上变态的标签——既然娜娜莉都希望如此,那也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真的吗?果然哥哥最好了!」


鲁路修挂了电话,还给米蕾的时候认命地叹了口气。


「又是会长的超常人际帮了大忙了。鲁鲁也只听他妹妹的了。」


夏莉绞着手指感叹道,米蕾和鲁鲁自幼相识,所以才会对鲁鲁的弱点抓这么准。但是鲁鲁的身份感觉很神秘呢......


「OK——大家个就各位,活动就要开始了哦。我先去把妮娜叫过来。」


米蕾适时发出号令,提到妮娜又不由多说了两句


「我说你们哪,把自己逼这么紧会吃不消的——妮娜这样,副会长也这样。所以这次给我好好放松吧!」


「是,是,会长。」


「遵命!会长!」


鲁路修首先应声,然后利瓦尔紧随其后大声应道。




「笨蛋!不要做这么奇怪的动作!那个......这东西我也要穿吗?」


更衣室里鲁路修要抓狂了,怎么这么麻烦!他提拉着一条黑色吊带网袜面色发红得询问朱雀,果然穿上这种东西还是很别扭。


「当然啊,你看我已经换好了,第一次穿这种衣服,好兴奋。」


朱雀对着镜子提了一下裙䙓,露出吊带网袜。接着就听到了鲁路修的又一声惊叫


「混蛋!那是我的——」


「是啊,四角裤的话没法穿袜子吧?」


朱雀当然知道鲁路修指的什么,不过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大家都是男生,他一本正经得点头承认。


「你能不能有点脑子!不嫌丢人吗?」


鲁路修恨不得劈开对方脑袋看里面的脑细胞到底是个什么异常构造,他怎么能这么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正常行为!


「这有什么丢人的?好啦,鲁路修你不要磨蹭了,米蕾会长可等着呢——我帮你换吧!」


朱雀等不及了,不理会鲁路修的话语径直扯过袜子,就开始拉扯鲁路修的裤子。


「啊——笨蛋!你干什么.....我自己会穿....住手!你在摸哪里,我让你住手啊!」




「很不错嘛——」


「鲁鲁简直比女生还漂亮!」


「唯一的缺点就是没胸。」


米蕾和夏莉先后发出赞叹,然后利瓦尔中肯得发表意见,继而还是盯向了他欣慕已久的会长大人。


然而米蕾目光只挂在鲁路修身上,虽然知道面前之人有一张漂亮脸蛋,这么一打扮,活脱脱的一个大美人啊!


「还好鲁路修是个男孩子,不然我们这校园怕是不得安宁了,对吧,朱雀?」


米蕾勾起玩味语调,看着站在一边不停揉脑袋打朱雀继续说道


「朱雀~又被鲁路修给打了吗?你可不能总是欺负副会长啊。」


「什么?朱雀君,虽然我告白失败了,但是我还是喜欢鲁鲁的,你要是欺负他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的!」


夏莉听言立刻接话,说着还亮了一下她的手臂。


「冤枉啊,明明被打的人是我,为什么你们都偏向鲁路修呢?」


「因为鲁鲁体力不好,他——」


「够了!不是说活动要开始了吗?会长?」


鲁路修实在不能忍受了,什么叫做"漂亮"、"唯一的缺点就是没胸"?他是一个男人,男人好吗!还有,"体力不好"这一条到底怎么泄露出去的?


「好凶,副会长你这样如果做接待会把客人吓跑的。」


米蕾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掏出一张安排表琢磨


「诶?会长,鲁路修负责接待吗?」


朱雀听着米蕾的话语忽然问道


「嗯......是这么打算的.......但是鲁路修平时排练又没来,像刚刚那样粗声粗气,肯定会吓跑客人吧。」


米蕾看着手中的安排表皱眉,其他报名的同学都已经安排好了,反而是自己这学生会中的人不好办啊——


「等下,会长,你不会是认真的吧?让我?」


鲁路修惊疑出声,他虽然有兼职过接待,但是他真不确定他能穿着这样的衣服去招待好每一个人。


「会长,鲁路修非常会做咖啡,怎样,让他和别的同学换换?」


朱雀也急忙出声,引起了米蕾一阵带有深意的笑容。


「那就 听你的吧,鲁鲁咖啡师~」



「女仆文化祭——女仆咖啡厅正式开始!」


——————————————————

「朱雀!拜托你别一直盯着吧台,收回你的眼睛吧,你这是第六次送错座位了!」


利瓦尔哀嚎道,平时看这人多机灵啊,现在怎样?难道真如鲁路修所言其实是个体力白痴?现在正是活动迎来高峰期的时候,活动大厅里的座位已经满足不了源源不断涌入的人们,他们现在真的快要忙死了,风纪委员还在不停出错。


「啊,抱歉——利瓦尔,你帮我把这个送到十四号桌一下,拜托了。」


利瓦尔多哀嚎还没落音,朱雀就把手中托盘放在了他手上,然后向着吧台走去,果然不能把鲁路修单独留下啊。


「副会长,我要卡布奇诺!」


「副会长,我要爱尔兰之雾!」


「副会长,我要......」


朱雀看着围在吧台上的一群人,女生就算了,男生也有不少凑热闹的,连着队伍都排老长。


「鲁路修你做这个真的很擅长啊,我还打算来帮忙呢。」


朱雀从后台挤进吧台,看着手上动作不停得鲁路修感叹道,原本他还想着这么多人鲁路修一定忙不过来呢。


「笨蛋,闭嘴!这还不是你弄出来的。」


鲁路修没好气道,不过这个显然比让他去门口接待好得多。


朱雀扯了扯自己裙子,显然在这里并不稀奇了,同学们更喜欢看把女仆装穿成公主范的鲁路修,全围在这里。


好吧,他承认他也该死得喜欢,鲁路修的腰身他知道有多匀称,虽然是男生的身高,但如此搭配下竟如此完美。配上长发简直就是公主殿下——不行,他竟然很讨厌这群人直勾勾地看着鲁路修。


待到鲁路修把煮好的咖啡倒完,朱雀一把拉住鲁路修的手腕,他对着仍不见少的人群露出一个灿烂笑容,只是头上的双马尾假发配着他稍显硬朗的脸庞显得有些诡异,


「各位——正如大家所见,今天咖啡卖得太好了,所以,已经没有了。请大家接下来继续品尝其他饮品,多谢大家!」


说完,便抛下身后的一阵抱怨之声,拉住一脸茫然的鲁路修迅速转上了楼上的学生会准备室。


「你干什么呢,咖啡豆没了可以让会长再拿一些。」


鲁路修不明白朱雀忽然把他拉上来做什么。


「鲁路修,我觉得我后悔了。」


「什么?」


「我不应该使计让你穿女仆装的。」


朱雀看着面前的人低声闷气得说道。


「哼,你肯承认了吗,笨蛋。」


鲁路修低哼一声,不过却又笑起来


「不过感觉还挺好玩——」


朱雀听言眸子一下亮起来,里面像闪着星光


「真的吗?」


「不要用这个样子做这么傻的表情——既然上来了就去把衣服换下来吧,虽然很有趣,但是我准备要跑了。」


鲁路修挑眉对着朱雀笑道


「剩下的就交给会长和利瓦尔他们去处理吧!」


边说着,鲁路修便朝着更衣室走去,一边扯下了头上的假发,真是的,顶着这么重的东西别扭得要死。



「所以你为什么要如此坚持不懈地让我来穿女仆装来参加这个文化祭呢?」


鲁路修打开自己的衣柜,随意问着跟着进来的朱雀,这么执着——好吧,挺像他的风格的。


「因为......鲁路修最近一直在忙啊——所以想让你放松一下。」


朱雀声音小下来,


「虽然我是真的很想看一下.......那个.......你穿这种衣服的样子。」


「呃......」


鲁路修准备换衣服的动作停住,好像最近是因为处理其外选修学习的议案而是有些忽视了身边之人了呢。


「你感到有些寂寞了吗?」


他转身问道,脸上带着晦涩的表情。


「不......我是感到心疼。」


朱雀果断摇头


「因为每天都能看到你,所以一点都不寂寞。不过你真的太拼了。」


朱雀走上前去,手指压在鲁路修眼眶上,轻轻得来回蹭了一下。


「这里,虽然不明显,但是都有点点发黑了。所以你能感到这个活动有趣真的太好了!」



鲁路修显然有些讶然,他原本当这是朱雀天性爱玩,没想到还有这个原因,咬了咬唇,他半天挤出了一个词


「......可以。」


「诶?可以什么?」


朱雀一愣,摸不着头脑。


「可以!我是说可以让你拍一张照片!白痴!」


鲁路修面色羞得通红,他恼怒道,穿女装还要求别人拍照,这种事丢死人了好吗?


「不用了,我拍了很多张了!」


朱雀听言欢快的笑起来,原来鲁路修不会介意这个呀!


「什么!?你......唔......嗯」


所有话语都被堵进一个温柔的亲吻之中,舌尖相互自觉相缠,便觉得对方的唾液也变得甘甜起来。


「鲁路修......我忍不住想亲你啊......」


「你已经这么做了......笨蛋。」


鲁路修抓住朱雀的发丝轻揉,回应他埋在颈间的呢喃。


朱雀猛然一下抬头,鲁路修便看见他泛着绯红的脸庞,他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角,他便把鲁路修的一只手扯下来按在自己胯间,隔着好几层裙摆,鲁路修也能清晰感受到那个轮廓。


「我觉得我忍不住了,鲁路修——都怪你太可爱了......」


朱雀的手也从裙摆下探入,摸上了穿着吊带袜的大腿。


「喂,不是吧!这里可随时有人会过来啊......你不要随地就发情啊!喂,清醒点!」


鲁路修扯开自己的手,然后拍上身前之人的脸颊,


「才不是,我们已经一个星期都没抱过了——我一下就忍不住了。而且你又......又那么诱人......」


「不行了,抱歉,鲁路修!」


朱雀猛然甩了甩头,便一把将人压在长凳上,他一边掀起裙子一边快如说道


「我已经把门锁了,如果有人闯进来我就带你从窗户逃走!」


更衣室play点我,图3m


「这下要把衣服好好洗过了才能还给会长了——」


回神后,鲁路修推开朱雀看着裙摆内衬上的湿渍。


「交给我吧!」


朱雀把胸膛拍的响,他相信在家政上这一点他做的足够好,甚至能够得来挑剔的某人一两句夸赞。


听言鲁路修轻叹了口气,也真亏了朱雀这个乐天派的性子。他把底裤拽上来,开始准备脱掉这繁复的衣服。


忽然——


「砰砰砰!」


「副会长!你在里面吧?利瓦尔说你居然丢下这么大一摊子事跑了!」


「不出声我可就硬闯咯!」


米蕾的大嗓门穿破了更衣室的大门,鲁路修正准备出声阻止,朱雀便一把抓起制服搭盖在鲁路修身上,然后将人打横抱起


「准备好了——」


朱雀跃上窗台,虽然鲁路修没能看见他的动作,但也清晰感受到他的打算,惊道


「这......这可是不是寻常二楼!你知道一楼活动大厅有多高,这么贸然跳下去——」


「相信我吧——这个高度对我来说可不算什么。」


朱雀打断鲁路修的话语,接着呼啸风声就从二人耳边刮过,把鲁路修的一声「体力笨蛋」淹没了下去。


安全着地后,朱雀仍不放开鲁路修,扯紧了制服把人严实裹住,径直向着公寓奔去。末了仍不忘炫耀一番,欢快的声音随着铃铛的叮当声跳跃。


「而且我早知道这外面的花园里泥土非常松软,会长说过打算弄个小花园——好痛,鲁路修你掐我做什么!」


「你倒把地形摸得比我还熟啊!」


「我......我这是因为会长说要打造花园——不要掐了!」


「今天你就等着吃猫粮吧!」




「真是的,朱雀君!」


一大早夏莉就把一叠照片拍在朱雀面前,语气相当凶狠


「你故意的吧!知道我负责摄影和我作对——每一张鲁鲁的照片都有你!还该死得被挡住了!」


夏莉相当火大,明明鲁鲁好不容易穿一次女装,结果拍的照片全被朱雀笨蛋一样笑容给占满了。


「夏莉。」


还内等她继续发火,鲁路修便温柔得笑着出声


「你介意把这些照片给我一份吗?这样我可以随时用它帮你取笑这个呆子穿女装还如此得瑟的白痴行为。」


「当然可以,这真是再好不过了!」




#####################

评论(9)
热度(116)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