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

曦光——第一章

朱雀猛然睁开眼,入目是一片黑暗,他仍旧是靠在粗糙墙壁上,背后的粗砺的岩石硌得背后生疼。但他竟想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睡下而失去意识,也想不起刚刚自己做了一个什么样的噩梦而惊醒的,蜷起手指紧握了一下,确认了自己确实还活着的实感。然后他摸到自己光滑细腻面料的衣摆。他记不得他的手套是什么时候扯掉的。

他还穿着已经破烂得不像样子的骑士服,衣服除了剑刃割破的缺口还有在跟着玛丽安娜和C.C.寻找那个山洞时候被炸的粉碎的岩石给挂烂成碎布。他知道自己此时定然满身污垢血迹,狼狈得如同丧家之犬。抠着指甲,里面的尘土混在他手心浸出的冷汗之中。

但他还活着,他能在这黑暗寂静中清晰听见自己的粗声喘气和心跳,同时他也很清楚这山洞外掩藏着的蜃气楼中的那个人也还活着。

他想转动身体,却发现周身沉重得无法翻动,大概是和第一骑士对战时留下的伤痛,现在他感到自己连转头的力气似乎都被抽干了,他张嘴喘息的样子定然像搁浅的鱼一般狼狈。转动眼瞳想找出一点什么能看见的东西,洞口还没有光芒,漆黑的可怕。

他们现在还在神根岛上——接下来呢?

对了,他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会这么平静得在这里思考以后?他不是应该杀了皇帝,然后回去复命,然后成为第一骑士并理所当然得拥有一块殖民地?

这是他追求的——结果!




夏莉死了。一切都是从那天开始——

他从阿什弗德学院逃跑出来时他以为自己确实应当是如那人所说,不会再去找他了。但是也就几天,大概是一个星期,他接到夏莉的邀约,说无论如何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他才从自找的一大堆繁忙事务中抽了一点时间——然后呢?又见到那个人。

他不想见——因为每夜他都被折磨着,从前,现在,温柔的,残酷的......他在后悔自责中又不停得说服自己那是ZERO该受的。Masochism?阿尼亚的形容意外得很中肯啊。那件事情过后他们确实没法再能说什么了。

夏莉突然从楼上向下跳,他毫不犹豫得抓住一起跳下去的那人,对,那是本能,就算无数次发生这种事情他都会的。然后呢?那人又对他笑了,好像并不在意之前的事情,他们甚至谈起了从前真挚的时刻。

而后那人似乎有什么要事......他当时在想,那是什么事,私事吗?还是黑色骑士团的事?如今看来,却是后者。他是在完善Gefjun Disturber装置的最后阶段。

再后来——鲁路修消失了。

夏莉的葬礼那人也没来。一定是他杀了发现秘密的夏莉!他一定就是ZERO——明明之前还说着喜欢,却被窥探秘密后绝情击杀!子弹穿过胸口,他看到时是漆黑的洞口,汩汩鲜血曾经从里面冒出。和那时,和尤菲一样!

他错了,他又错了,他甚至比上一次还错得离谱!他直接去找人对峙时他所有直觉猜想均被论证!机情局早就形同虚设,里面全是被GEASS操控的傀儡,他暂交总监视权的那个男爵,还有向团的监视者也不知去向。

愤恨后又如何,都是自己的私心和逃避,都是自己还在妄想着一种不可能的虚幻,又造成了悲剧,夏莉死了,终归是自己造成的。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时皇帝失踪了,娜娜莉暂时没有危险,还能继续为十一区晋级卫星级殖民地而努力。他却真正得再次恨了起来,比任何一次都恨,每晚捧着尤菲赐予的勋章质问自己,他好恨,他恨得连每一口呼吸都在牵扯着内腑翻起剧痛,然后窒息——

娜娜莉说

「你说谎了——」

再后来......他看到屏幕上,意气风发的ZERO宣布超合众国第一号决议——进军日本!他的目的——与布列塔尼亚帝国对抗的力量,他不惜一切代价,亲人,朋友,甚至自己而获取的东西,达到了。他似乎在嘲弄他,你这个蠢货,我在你眼底完美演绎了一个无罪者,欺骗所有人,你怀疑又如何,你知道又如何,最终我的目的——依旧达到。

布列塔尼亚派出的重型阿瓦隆带领着无数knightmare从透顶天空驶过,他接通了那人自成为“鲁路修.兰佩路基”时给他的第一个电话

那人说

「我就是ZERO。」

「帮我救救娜娜莉」

「我能依靠的只有你了——」

真的好恨——如果早一点,再早一点,无论什么时候他都在想,如果再早一点,便不会如此后悔愤恨。

那人说

「对不起。」

「全是我的错。」

「一切都不可能再重来了!」

那人以鲁路修的身份而来,被以ZERO的虚伪面具质问,那每一个答案都让人憎恨发指——

「你......不是人!」

他好像做了更过分的事情——他把第一次下跪相求的挚友踩在了脚下,用力碾踩。

就算粉碎了他所有的骄傲,被像从前一般狠狠摔向地面,他却仍旧说

「对不起。」

「我能相信的只有你了。」

那一刻,他终于认错了,他终于承认了自己,不再是嘲讽欺骗做戏,他终于说他要依靠他了——含着那无比熟悉绝望的眼神,在等待惩罚,等待救赎。

自己没能迎来救赎,那至少让他可以获得。其实他早想这么做的,自那硝火纷乱之地,自那幽闭牢狱,若是这个想法再早一点提出的话......

「为了娜娜莉,再一次和你联手——」

他在心中补充,也为了你。

结果是——他再一次背叛他了。并非出自本意,但是,他失去了他最后的信任。

「你背叛我了!朱雀!你竟然敢背叛我!」

他无法忘记那个人眼中瞬间闪出的眼泪——在人前从不落泪的他,那是绝望的恨意。那是他在那紫色眼瞳中最后的希冀,破灭了。

所以,他现在还该恨他。比他向自己伸手时却被突然出现的埋伏捕获的时候,更加憎恨。

朱雀费劲得蹬了蹬腿,他挣扎着想摆脱身体的无力站起来,却听见了一声清脆响声。铛锒一声,他顿时汗毛倒立起来,但手指却还是不受控制得向着声音余留的地方摸去,同时屏住了气息。那是他的骑士剑——前皇帝封他为第七骑士时授予的。这把剑只实实在在得对两人相向:查尔斯.Di.布列塔尼亚还有鲁路修.Vi.布列塔尼亚。

指尖碰到了冰冷的剑刃,上面不是光滑的,附着了一层干裂的东西,他用力抠了一下,便成了细碎粉末。木然得双指捻了一番,朱雀颤抖起来,一把将手边东西打向更远处,几声摔落声音后又再度归于寂静。

然后他再度粗喘,但他找回了所有力气,他扶着墙起身时再没一丝滞困。

应该要带上——朱雀向洞口走了几步,复而又转身打开手机借着微弱亮光把骑士剑给捡了起来。

他提着剑走出洞口,外界的海风让他稍微缓了一下气息。五月的天气已经燥热起来,夜晚便显得格外舒适,他感到身上的粘腻感觉稍稍松释。此时时间是凌晨三点。

空中还有布列塔尼亚的军队在搜寻回收knightmare,但是皇帝专属阿瓦隆还有搭载兰斯洛特Albion的舰机都已经不见了,同时玛丽安娜借用身体的少女,阿尼亚.阿尔斯特雷姆也带着Mordred离开......其实自己也完全可以离开。

海面非常平静,像一面倒影黑暗的镜子,倒映缺月的微弱光芒,衬得战舰和机甲的投下的影子乌黑一团。这让人看不到任何希望的黑暗。

朱雀握住剑柄的手紧了再紧,两个小时以前,他正用这把剑抵在鲁路修的胸口上。

时间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他用行动回答了魔女的问题

「鲁路修是杀了尤菲的仇人!」

「然后呢!?」

他被那血红的双眼注视着,然后他举起了剑,指向身前之人。

鲁路修冰冷的脸上仍有泪迹,双眼被红色飞鸟覆盖,再没有瑰丽的紫色水晶般的波光闪动,他便再无法从中获取情绪。

鲁路修单手握住了他的剑端,他说

「你要复仇吗?然后呢!」

「不是!我已经不是为了复仇而活着了!」

朱雀知道死去的人再也回不来了,他同样拒绝了那个停滞时间的世界。他更清晰得记得他否定了那个问句,然后说出自己的计划,但那只换来那人的讽笑,

「如果你不停的背叛只是为了换取一块殖民地——太可笑了!你的觉悟也就只有这点了!你以为,还会有人相信你这样一个靠几次三番背叛上位的人吗!你以为修奈泽尔的世界就是你要的明天吗!?」

他手中的剑刃向外发力,远离了他的心脏,却让他掌心的鲜血浸在了剑身之上,顺着冰冷的剑刃流下,滴落地面混着灰尘成污浊泥泞。他只感到他的视界之内和那人双眼一般通红一片。他颤抖的手一瞬松开,但剑刃仍被那人抓在手里。

「枢木朱雀,你到头来还是一个懦夫!」

「不是的,我已经抛弃软弱了!」

他嘶吼道。

鲁路修没有回应他的话,把剑扔在地上,收了讽笑,看向那魔女

「C.C.,既然你选择留下就跟我一起吧。」

地上的少女面无表情得起身,两人便向着外面走去,此方空间虽然已回归寂静,但也要提防第一骑士等人过来搜寻。

「站住!」

朱雀追上去,然后鲁路修便转身看着他,他说

「所以你的选择是什么——好歹用上你自己的意志 。」

自己的意志吗?

——所以他现在留在了这里,站在了这里。但是接下来呢?

他向着蜃气楼掩藏的地方走去,只有几步路。之前的战斗把这里毁得已无法认出原本模样,凌乱碎石和残枝断叶交杂。他想,大概要不了多久布列塔尼亚会再派兵支援前来搜索。

他见到了那紫金机体,掩在乱石堆包围的空地之中,上面还有水迹,同样粘了尘土而显得狼藉。然后他便怯步了。他看到歪倚在被打开驾驶舱的蜃气楼脚下睡着的那道身影。和他一样穿着那刺眼服装,尽管被泥土污染了却依旧夺目,颈间的领衿被扯下胡乱包在右手上。血迹浸透了那白色布衿。

朱雀环顾了一下四周,C.C.居然不在这里,也不知道那个女人跑到哪里去了,居然把所谓的共犯丢在了这里。

他便再次向着那方走近,直到站在那身影面前。他才看到他精致面容再不像从前一样干净,和他一样布满尘埃,身上蹭得到处都是的暗色污迹便也看的比先前清晰。单薄的身子映在微弱月光下竟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

若不是依旧紧拢在一起的眉头,朱雀大概还以为这人就这么平静得死去。而这结果竟使他觉得并不会意外。

他为自己这个想法感到颤栗,他突然想,如果在他揭开ZERO的真面孔时就杀了他,是不是他就不用经历这些痛苦——

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目标,所有曾经为之不顾一切而去追寻的真实也尽是背叛,谎言。那他现在是为什么而活着?

朱雀这么想着就蹲下身,他想摸上那人裸露的脖颈,看那里还是否有熟悉的跳动节奏。

指尖刚刚触碰到那苍白皮肤,鲁路修一瞬睁开眼睛,朱雀只见眼前猩红光芒闪过,他便猛然被扑翻仰倒在地,骑士剑也被甩得老远,他身体的优越反射竟然在此时一瞬当机。

鲁路修睁着双眸面色狰狞,他一只眼睛又再度恢复晶紫,却再没柔软波光,其间毫不掩饰得闪着朱雀从未见过的冰冷恨意。

他一手掐在朱雀脖子上,一手执枪抵其胸口处用力顶在肋骨之上,手指扣在扳机上不停颤抖。

“我恨你——”




##########################


毫无预兆得进去了新篇章,「匿谎」篇太揪心了,很多剧情不想在原作上重搬。果然空白时期才是可以随意放飞的理想国度啊~话说「EU篇」更名为「幻地」,「决战后篇」更名为「未期」(夜的取名纠结症发作,然并卵♡(.◜ω◝.)♡)

评论(11)
热度(75)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