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

 曦光——第四章
 
 圣弗朗西斯科的海岸在夜幕下显得非常平静,当然,只是因为夜色的笼罩而看起来是的。
 
 事实上就在前两个小时,高空才又有一大批搭载knightmare的战舰驶过,把染着夕阳艳丽色彩的层云卷破,形成了和浪潮一样的汹涌模样。
 
 朱雀坐在岸边礁岩上盯着自己浸在海水里的脚趾出神,他不想待在那个高级酒店里,尽管昨天他确实也倒在舒适的套房中的柔软床铺上摆脱了货轮上的沉浮之感,但他依旧没有睡好,明亮的灯光,富丽的装潢都让他莫名地压抑烦躁,也只有C.C.才能好心情地把自己扔在大床上抱着枕头翻滚。
 
 他和鲁路修大吵了一架,虽然不想承认,但他认为这确实是两人关系稍稍进了一步的表现。因为自那天鲁路修向他问了一些帝宫里的事情以后又成了原先无话可谈的尴尬处境。今日之事的发生至少比前些日子里的一言不发,或是简单敷衍要好上一些。他也没想过时隔这么多年,发生这么多事情,他还能和那个人以这样的方式吵起来。
 
 就吵架程度而言,也不算太糟,至少没打起来,虽然最后是C.C.分开他俩的。那个女人一般不理会他们两人的事情,尽管这几日他也几乎没和鲁路修说上几句话。她说她不希望还没到潘多拉贡前就拖个伤患。
 
 他听见了海浪和海风呼啸声以外的声音,一阵沙粒磨擦的声音,抬起头向一旁看过去,果然是那个披萨女。她应该是完成了那个人交代的什么事情。
 
 "真是敏锐。"
 
C.C.脱下鞋子随手扔在一块石头上,然后踩进海水中,又顺着礁岩爬了上去,坐在朱雀身旁另一较高的岩石上,双腿像身旁之人一样垂落,却没能够着海水。
 
 朱雀没有言语,转过头继续盯着自己脚下,他的小腿上有一团淤青,那是今天早上被鲁路修一脚踹的。
 
 "我以为你会去找他。"
 
C.C.的声音一如既往地透着一种漫不经心的旁观者的语调,朱雀对这没有一丝好感。
 
 "他不是你的契约者吗?你不知道他在哪里吗?再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朱雀冷淡说道,他依旧没抬头,浪潮稍稍涨了一些,他把裤腿又扯高了一点,他希望海风能再凛冽一些,好把所有的声音都吞噬。
 
 "契约又不能当成定位。"
 
C.C.的声音多了一分调侃,她收回自己的腿,双臂环抱住,偏头搁在膝盖上,看着朱雀的侧影
 
 "但你的样子可一点都不轻松。你不想去找他吗?"
 
 朱雀听言烦闷地踢了一下海水,翻起的水花融进浪潮里,他的举动并不能使原本的东西有任何改变。他转过头看向C.C.,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和刚才一样平静
 
 "我想有什么用,他如果不想我能找到吗?"
 
 "你这是在闹脾气吗?"
 
C.C.勾起了一个笑容,琥珀色的眸子里也带上了一丝笑意。
 
 朱雀听言一愣,刚想要反驳没有,接触C.C.的目光后又颓落下来
 
 "我不知道。"
 
 
 
 他们吵架的原因很简单。
 
 他们昨日抵达海岸,然后将蜃气楼掩藏在一个海礁洞里后便找了一个酒店,因为身上没钱,鲁路修就用了最简单便捷的方法。虽然他不知道那人给经理说了什么,但是他们确实是住进了舒适的套房。这是他感到那个房间压抑的原因。
 
 鲁路修在午夜时分出去了,他听见了关门的声音,当他想起自己还是应该跟上的时候已经没有那人的踪迹了。今天早上天没亮他又听见了开门声,他走出房门就看到他提了一个手提电脑,然后甩出了三张ID卡,他身上带着一股劣质酒精的味道,非常刺鼻 。
 
 他拿着自己的那个ID卡,扫过上面的陌生姓名,他说
 
 「这像强盗的行径。」
 
 他说的是geass。这几天他一直这么认为,但他没想吵,他只是想说这没必要。
 
 然后鲁路修就笑起来了,他说
 
 「枢木朱雀,你脑子睡糊涂了吧,等你能用你爆棚的正义感把我们养活的话再来说这句话。」
 
 如果他还坚持那虚幻的正义感的话,他又怎么会站在这里?他否定过去的自己,为了结果他才站在这里,这个人凭什么还不认可自己?
 
 当他拽起那人染着酒味的衣领把他按在墙上反驳的时候,那人很不客气得踹了他一脚。
 
 「这么方便的东西不用不是很可惜?」
 
 他承认,当他看见他得意得指着自己的眼睛讽笑的时候他还能有怒意。
 
 "你不应该和一个焦躁的醉汉争论。"
 
C.C.说道,她见过那人更糟糕的状态,相比起来,现在并不算什么。
 
 "他没醉。"
 
 朱雀转回了头,那不是说胡话的借口。那人还能和他争吵,还能过后去清洗掉身上味道,然后和C.C.单独待了一会儿,最后又不知所踪。
 
 "承认吧,你在担心他。"
 
C.C.恢复平常淡漠口吻
 
 "你和他一样病的不轻。"
 
 "什么病?"
 
 朱雀听言立刻接问,连着身体都一下坐直绷紧。
 
 "枢木朱雀病。"
 
C.C.仍旧是没有表情的面色。如果是鲁路修的话就能知道这是她认真的话语,叙述事实,尽管听起来很让人痛恨的直接。
 
 "你确实像他说的一样恶趣味。"
 
 朱雀沉下脸站起身,和眼前之人对话总让人抓狂,她不想说的你不能探知到半分,她却能抓住你的每一处弱点。时间沉淀下来的世故经验吗?真让人讨厌的优越感。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缺月盈了几分,冷寂的光亮洒在海面上,却抵不过岸边灯光明丽,朱雀站在双色交汇出,两道影子在礁岩上拉长。
 
 "小少年,你这是嫉妒吗?或者说是吃醋。"
 
C.C.将头转向无边大海,音调轻扬,甚至带上了一抹轻笑
 
 "你是嫉妒我比你了解那人更多,所以不平衡吗?"
 
 朱雀听言顿住了正要转身的动作,他看向魔女的侧影,娇小的身形被身后礁岩投下的暗影笼罩,几乎融进夜色海岸,但她此时并不算孤独,他想也没想得就回道
 
 "没有一个人能彻底了解他。"
 
 语落他便转身跳下礁岩,离开时似乎听见了一声叹息。
 
 海水溅湿了他身上并不合身的衣服,这是第一天鲁路修扔给他的,他洗后怎么也折不出原本的模样,索性继续穿着。他找到放在矮岩上的皮鞋,虽然庆幸它没被涨潮冲走,但是积了一汪水,他倒掉后拿出里面的墨镜,然后穿着向酒店走去。
 
 回到酒店,门口的侍者贴心得递上毛巾,道谢后他接过搭在身上,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他撞见了酒店的经理,对方显然根据他夸张的墨镜也认出了他
 
 "你是和史蒂文.斯特林先生一起的加西亚先生吧,正巧发现斯特林先生中午付账时把发票忘了,准备上楼交与,遇见你真是太好了,请帮我转交。"
 
 朱雀愣了愣,好像新ID确实是这个名,他点点头,接过发票,沉默得回到了房间。那个人还没回来,他把自己摔进沙发时少了一丝别扭。
 
 过了一会儿,C.C.抱着披萨的盒子回来,她自然得蜷在沙发上,然后顺手按开了电视,看着上面又在播送各方猜测失去zero的黑色骑士团的动向、超合众国的态度 之类的政治访谈节目,开始吃自己的美食。
 
 "要吃吗?"
 
C.C.好心得把盒子向朱雀推了推
 
 朱雀摇头,沉默片刻,他又看向悠闲的女人发问
 
 "你早就知道,对吧?"
 
 "什么?"
 
C.C.咬着芝士含糊道
 
 "这个住所——"
 
 朱雀提着发票的一角补充,
 
 "啊,大概。"
 
 "他喜欢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坚持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说洁癖?"
 
C.C看着朱雀手中的东西点了点头,然后吞下嘴里的东西继续说道。
 
 朱雀听了这话又软在了沙发里,不再言语。宽敞的客厅里便只剩下了电视里新闻播送的声音。
 
 
 鲁路修回来的时候朱雀一瞬间就惊醒过来,他惊愕自己竟然在电视里的声音和如此明亮的灯光中睡着。
 
 他坐直了身子,但鲁路修并没有看向他,他看到他走出玄关,站在过道处,身形只从放置奢侈品的立柜旁露出一半。那人目光扫过他的头顶,落在还在吃披萨的女人身上,C.C.不知什么时候变了姿势,趴在了沙发上。
 
 "C.C.!我说过不要把披萨放在沙发上吧!"
 
 "噢。"
 
C.C.漫不经心应了一声,但没有动作,然而鲁路修今天竟不打算和她继续计较下去,哼出一声不耐烦的鼻音就径直走进了自己房间,房门关的很重。
 
 再次陷入沉寂的尴尬,电视的声音似乎被隔绝了一般。朱雀第一次觉得自己如同多余的一般。
 
 "你.......不过去看一下?"
 
 朱雀问道,鲁路修刚刚走过去的时候他看到了他方才侧身挡住的脸庞上有一道擦伤,再加上又是一身的酒味——
 
“看上去越是坚韧之人越痛恨别人窥视自身的脆弱。我可不想去招惹暴躁的老虎。"
 
C.C.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端起自己没吃完的披萨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她关上房门前顿了一 下,没有转过头,她说
 
 "枢木朱雀,你这副模样看着真的很让人火大。这是你自己选择的,不是吗?"
 
 !?
 
 "砰!"
 
 朱雀一瞬的疑问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被关在了门外。
 
 选择?对,他的选择。早在鲁路修单独去往枢木神社见他时不就已经决定了吗?但是——
 
 烦躁得一把将电视关掉,里面还在讨论东京租界战后重建,讨论布列塔尼亚拥有了大规模杀伤武器,讨论修奈泽尔与黑色骑士团达成协议的利弊......他扔下遥控器,所有归于平静,他讨厌这聒噪的议论声音,什么都不能改变。
 
 站起身便想回自己的房间,虽然那里跟这个客厅一样得陌生别扭。他的房间对穿客厅的过道,这里的酒精气味比刚刚飘散过来的要浓郁一些,不再是昨日那种低劣酒精的味道,这醇厚得多 。
 
 虽然他自成年后参与的宴会并不算多,但也能分辨出贵族们喜爱的美酒和从前军队中偶尔弥漫的低劣酒精的刺鼻气味完全不同。
 
 朱雀站住脚,又退了两步,站在了鲁路修房门前。严严实实关闭的房门,没有通行卡便没法进入。
 
 他敲了敲门,他确信那人没睡,不是因为C.C.的话语,而是他的直觉,还有长久以来的经验。但他不确定那人是否会过来开门。
 
 没有动静。朱雀继续敲了两下,并出声
 
 "鲁路修。"
 
 再度的寂静,他仍旧等着,然后门开了。这一次时间并没有方才那么长。
 
 ############################
 

 
 
 
 
 
 
 

评论(2)
热度(45)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