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

曦光——第八章

"你应该好好犒劳我,为了搞到能通过超合众国检查的证件被烦人的检查折腾得要死!"

一回到房间,朱雀就听到C.C.的轻佻的抱怨声,那个披萨女又趴在沙发上开着电视吃披萨。

显然他不能代替鲁路修回答这个女人的话语,沉默得换上鞋,顺手也扯掉了背上之人的鞋子。

C.C.没得到回答,于是目光从电视上挪开,直到朱雀背着人从玄关走到客厅走廊,她才悠悠开口

"你们这是够狼狈的。"

朱雀沉着脸把鲁路修放下改为靠在他肩上,他扯下肩上侍从给的毛巾盖在身旁之人头上,自己用手拂了一把脸上的水渍,这样确实是够狼狈的,然后他说

"他喝了四杯含致幻药物的香槟,有危险吗?"

他盯紧了面前的魔女,如果是肯定答案,他立刻就带人出去。他清楚地记得鲁路修喝完了四杯,第五杯他手滑摔碎了酒杯,第六杯似酒疯一般泼在了轮盘上。

"放心吧,这家伙算计自己也这么得心应手。"

C.C.眯着眼看着鲁路修完全失去意识的面孔回道

"算计?什么意思?"

朱雀敏锐地抓住了这里最为关键的词语,或者说这他敏感的词语。

"实验数据啊,他最擅长利用的嘛。"

舔了一下手指上的芝士,C.C.坐了起来,她的目光落在了朱雀挂满水渍的头上,

"什么实验数据?你把话说清楚!"

朱雀同样敛眸,墨绿色的眸子带上不善的厉色

"你在装傻吗?枢木。"

C.C.的声音陡然压低,冷地如同寒冰,眸子里也不见平日里的漠然或轻佻,里面有和他同样的怒意

"不是你们对他使用的吗?作用于geass抑制的神经类药剂。"

!?

一瞬僵住了身子,他——

——是的,他曾用过这么卑劣的手段。

——他竟以自己没有对卡莲使用refrain就与那扭曲人意志的凶杀者区别开来........但他早就——竟然被他再一次懦弱逃避。

"你如果想他明天能正常苏醒,就立刻把他弄干"

C.C.转走目光,不想看到面前男人惨不忍睹的表情,但声音仍旧毫不客气。

朱雀咬紧了嘴唇,摸出鲁路修的房卡迅速进了卧室。

"真是让人火大的男人——真搞不懂那家伙看上他哪点。"

恼怒地抓起一块披萨咬起来,C.C.没好气得哼道,继而微微顿住表情,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稍稍平复了些情绪。

———————————————

朱雀再度出现在C.C.的视野中发现披萨盘里已经空了。

"没了,如果你想吃可以打电话再订一份。”

“不用,我没胃口。”

朱雀摇了摇头,尽管只吃了早饭,但他确实现在没有一丝食欲。他拎着脏污的衣服的手发紧,看着面前的魔女,似想说什么,却又陷入一阵沉默。他又觉得腿上似乎有些发冷,让他想要打颤......也许是还穿着湿淋淋的裤子的缘故。

“怎么,你不陪你的王子殿下了?”

C.C.把披萨盒抓起扔向垃圾桶,然而却打在边沿,盒子掉在了地上,里面的碎屑散了一地。

“切,居然失手了。”

暗自嘟囔一声,却没有要去处理的意愿,C.C.转头看着一直盯着她的人,那模样比先前还要难看。

朱雀有些恍惚,连魔女对鲁路修的称呼,还有掉在垃圾桶边的披萨盒子都没有注意到,他看着C.C.的视线里拖出一分思绪,终于结束沉默

“大概,你去看一下比较合适。”

朱雀抬起一只手抓着耳朵后面的头发,又移开了视线,神情低沉。

C.C沉默了一会儿,她站起身。朱雀似又想起了什么,他转回目光出声叫住正准备迈步的人

“等下,你是要去中华联邦?”

朱雀记得自己进门的时候听到C.C抱怨的话语。超合众国的通行——

“是GEASS的事情?”

他记得C.C说鲁路修灭了向团总部,但没说原因。这有些让人不解,明明那人可以利用这个——

“太敏锐的男人可不招人喜欢。”

C.C抬高视线盯着朱雀,说话间微微扬眉,

“也不止这件事情。”

她还要想办法联系上杰雷米亚,这是鲁路修交代的,大概位置给她圈定了,现在需要去接触。

“那个......”

朱雀在身侧把手中的衣服捏的起了密集的褶子,他让自己看着C.C.的目光尽量不要有太大的波动,

“尤菲——尤菲米亚当时的事情,真相到底是什么?”

他咬着牙,看着眼前的魔女。他没法对刚刚那人模糊呢喃放下思绪,他想知道真相——他清楚得记得当时是这个女人忽然间的异常反应让他失去意识......所以真实的情况到底是......

“真相?”

C.C.眸光微动,大概猜出原因,然而她不能背弃那人的愿望——

“没错,事到如今我应该有知道事情真相的权利吧?”

朱雀言语间不自觉带上狠厉,他既然已经坦白至此种地步,他不信鲁路修的那套说辞,尤其是经历了C的世界——他没法向那人提及,所以他找这另一知情人。

“事到如今?所以你现在是以你那幅自赎者模样来索要真相吗?”

冷漠得反问,魔女看着面前的人眸子里带着的厉色,她不禁又冷了几分情绪

“看来你在那时的觉悟不过是逞能的小孩——”

“你知道真相又如何?靠别人施与的真相你又真当会接受?”

朱雀猛然抬起抓着衣服的手臂,他紧捏的拳头在颤抖,衣服上甩下泠泠水迹,他低吼道

“我已经选择了!所以,我只是想了解——”

“哈?选择?”

C.C.不客气得冷笑道,面前之人到底是太年轻了,他仍旧放不开过去,尽管理智能够说服自己去遵从,却仍将情感困在矛盾的囚笼之中,如同一具行尸走肉。然而如果挑破枷锁,到底是跟从理智,还是彻底失去方向,谁也不能保证。或许就如那人所说,有些东西不需解释,不能解释——

“你用你这副跟没有灵魂一样的表情来说你已经选择了,然后来索求真相?我要是他就一拳揍在你脸上让你把那副伪善者的表情给卸下来。”

她并不想用经验之谈来约束对方,毕竟,这是他们两人矛盾,她只能让他清楚自己当时的选择,他现在的境地。

“没人逼你否定过去,别把自己当成了伟大的殉道者。”

朱雀面颊抽动,他感到昨日鲁路修打在他脸上的地方又在火辣辣得疼起来。

“我——”

C.C.不再理会朱雀,绕开他径直进了鲁路修的房间,关门阻隔了朱雀的视线。


进到房间,C.C.便知道为什么枢木朱雀那个占有欲极强的男人会跑出来。

“娜娜莉......娜娜莉......”

躺在床上的鲁路修抓紧了手中的被子,紧紧拧着眉,不安得轻吟着。

“人类......真的很脆弱啊......”

C.C.脱掉鞋子躺下,她手指拂过鲁路修面上的发丝,摸着已经干了的黑发,伸手把垫在他头下的毛巾扯了出来扔在一边。

她想起枢木朱雀的神情,她又叹了一句

“鲁路修,你果然还是太温柔了。”

关掉明亮的灯光,这片就只剩安静的呼吸声音和偶尔的两句含糊低吟。

——————————————

鲁路修清醒了神思的时候天还没亮,但房间并不是漆黑一片,有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下泻入,冷寂而苍白,落在窗边,像死人的脸孔的颜色。

“C.C.”

鲁路修坐起了身,他觉得头还有点疼,但视线无比清晰,他看着睁开眼的魔女,她金色的眼瞳明亮得如同外面的冷光。他轻声问

“我说了什么吗?”

C.C眼中眸光闪动了一下,她回答道

“死者的名字。”

听言鲁路修笑了一下,转瞬即逝,他又说

“C.C.,死亡,真的是这么值得期待的事情吗?”

“死了......不是就什么都没有了吗?”

鲁路修目光移开目光,他盯着窗帘下的亮光,他记得之前的暴风雨,铅云散去,这光芒就争先恐后得涌入每一处黑暗之地。

“这个问题困扰我几百年了。”

C.C.笑了起来,她避开问题坐起了身,抱着蜷起来的小腿,她轻松得问道

“决定了吗?关于他的?”

鲁路修屈起一只腿,手臂撑在膝骨上,他扯着身上新换上的睡衣的衣袖,淡淡道

"嗯,大概。初步的。"

"现在还不给他说吗?"

C.C.问道

"还没有完善......."

"到时候他没有可以拒绝的权利吧,哼,你还真是个专断的男人。"

C.C.拖着长音,语气带着一点戏噱,又带着一抹哀叹,

"然而你的白骑士就像一个固执的笨蛋。"

她想起方才的争执,她表示自己很佩服眼前之人,没被那人给气死。

"那证明你的眼光是正常的。"

鲁路修轻笑着回道,他似乎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片刻后他肯定得对魔女说道

"但是你认同他。"

C.C.听言把头从膝盖上抬起,看向身边的人,无奈得偏头

"没办法啊,谁叫你身边就只剩一个笨蛋了。"

语落魔女露出笑容,她抬手指了指自己,说道

"不,还有一个,另外——"

鲁路修看着竖在自己面前的三根手指,C.C.继续说道

"加你一个,三个笨蛋。"

"你还真是大胆——但是,还挺贴切。"

"虽然是笨蛋,但是他很有用,他能成为很锋利的剑——我的。"

鲁路修眯着眼睛说道,语气里充满了自信,

"但是在你握住这把剑之前,你得祈祷自己不会先被捅死。"

C.C.的笑意带上恶趣味,不过她真的觉得这很有可能,

"所以,黑王陛下,你要怎么驱使你的剑呢?恨意?还是爱意?"

鲁路修听着前语眉头轻抬,然而听着这后面的话语却是沉下来拧紧了眉,他从身旁拖出一个枕头砸在C.C.脸上,恼怒道

"你真无聊!"

"哦呀?恼羞成怒了,不过好心告诉你,枢木的'鲁路修病'和你一样不轻,你——"

"闭嘴!女人!"

鲁路修又扯出自己的枕头再次砸在C.C.头上,阻断了她接下来更离谱的话语,

"而且,你上一句话错了,不是黑王,而是——"

鲁路修扯开嘴角笑起来,从公爵所说的话语中知道,修耐泽尔一行人似乎隐匿在柬埔寨,具体在计划什么还 需要详细情报调查,但是——他把这这白王一方空出来了,皇室中的人还在愚蠢得等着皇帝回来。这王座空了!不管是施舍,还是挑衅,他接了,他接了!尸山下的皇位——他的!

白王!

"你的精力真是可怕,然而我得去准备应付接下来的麻烦行程。"

C.C.看着笑容快要接近狰狞的鲁路修,站下床把枕头扔回对方,她这么说着一边穿上了鞋子。

"啊,一路小心。"

鲁路修接住枕头放在一边,扬眉回道

"别小看我,我可是C.C.。"

魔女回以笑容,站在门口

"另外,我的话可不是冷笑话噢。"


####################














评论(8)
热度(54)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