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反逆白黑】《半翼之王》

曦光——第九章


"你在门口做什么?"

鲁路修早晨一拉开房门就看见朱雀杵在门口,看着面前之人乱七八糟的头发和眼底一圈淡淡的阴影,鲁路修不禁微微蹙眉。

"我.......那个洗好的衣服该放哪里?"

在门口踌躇的朱雀一瞬被打断了思绪,慌忙得找了一个问题搪塞,然而这动作在对方的眼里显然是跳梁小丑的作为。

"你到底想说什么?你说谎的样子真的蹩脚得难看。"

冷着脸从朱雀身边走过,鲁路修绕到了客厅之中,选择商务型的房间最方便的是有这么一张可以投影的长桌。

客厅里的窗帘仍是昨日一早的模样,半露出了一截亮光。

鲁路修不紧不慢得把刚刚拷入资料的芯片放入投影。

"有什么想说的快说,我可不保证后面会有这么闲的时候和你讨论没有意义的事情。"

扫了一眼跟着过来的朱雀,他语气稍稍放轻得说道。如今副样子,越来越难找出当年的影子

"我昨晚......还有今早,和C.C.谈论了一些事情。"

朱雀坐在鲁路修身边,双肘撑着腿,他看着鲁路修调出的潘多拉贡帝宫及周边的军事分布,但他脑袋里仍想着C.C.和他说的话。

"噢,她让你去洗衣服的时候把她的也一起洗了吗?"

鲁路修毫不经意得回道,

"嗯,除了这个还有......."

朱雀点了点头,然后稍顿住了话语,双手紧握,他埋头看着地板,

"关于......娜娜莉.......和黑色骑士团......他们的叛变.......我.......我——"

"对不起——我......没想过会这样。"

听言鲁路修停住了滑动的手指,他转头看着身边的深埋着头的人,

"没必要道歉。"

朱雀一瞬抬起头,睁大布满血丝的翠色双眼看着面前之人,嘴唇颤抖两下,转而继续低下头颓然道

"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资格.......事情已经发生了,怎样的——"

"不是的,我是说,你没必要担下这个责任。"

鲁路修叹了一口气,他继续说道

"就算不是你发射爱之女神也会是别人,黑色骑士团的叛变不仅仅因为geass的事情。"

"什么......?"

朱雀再次抬起头不解得问道

"事实证明一个骗子没办法骗到最后——"

鲁路修仰起头看着头上没有通电的大吊灯,房间的窗帘没有拉开,只有嵌在装饰华丽的墙上的壁灯发出冷光,这让屋子里莫名得带着不属于这夏日的森冷。

"毕竟对手是修耐泽尔啊。"

语气带上自嘲,黑色骑士团内部早就在各方面的隐瞒之中埋下祸患,关于扇要、关于罗洛、关于卡莲......geass的暴露只不过让它提前罢了。

"但是.......娜娜莉她......"

"朱雀,我们没有时间来缅怀死者,现在所能做的就是改变现状。"

鲁路修一把抓住朱雀颤抖的手腕,打断他的话语,

"同样的错误不能第二次再犯,这一次一定不能有任何差错——"

"所以,这并不是你的错,你可以做回枢木朱雀。我身边也不需要一个没有灵魂的护卫 ,这样的人我想要多少都有。"

"我——"

不,不能.......这是他的罪孽.......不能逃避。朱雀想要否认,但话语却梗在喉中不能言语,他目光落在抓着他手腕的苍白手掌上,他发现这手掌的温度好低,明明是盛夏,却冷得如同那个寒冬里他曾回握的手掌一般。

朱雀另一只手覆上去,他抬起头,目光被眼前稍长的卷发割碎,他问道

"鲁路修,你后悔吗?"

"什么?"

鲁路修露出不解的神色,对朱雀突然转变的话题有些疑惑

朱雀抓起手中的手掌,然后按在自己的左眼上。

"后悔吗?"

他听见他的声音在颤抖,然后他放开了手,但脸上冰凉的感觉没有消失。

他感到那熟悉的温度还在脸上,从眉骨滑下,停在脸颊上。

"虽然我曾恨不得杀了你——"

他听见鲁路修这么说道,这并不意外,在东京上空,红莲圣天八级式的强力攻击,如果不是芙蕾雅........但是,结果却——

"不过,我很高兴现在你还能在这里。"

低垂的眼眸一瞬抬起,他震惊得看着面前的人,不可置信得张开嘴

"很抱歉让你背负这样的诅咒,但是我不曾后悔过。"

“所以,还有什么疑问吗?”

鲁路修放下手,他转回了头,继续着着投影上的分布图,然后着手更改数据,没听到朱雀的回答他便继续说道

"如果没什么想说的就好好休息,下午我们就要离开这里。"

"不等C.C.吗?"

"她这几天都不会回来,还有很多情报需要确认,到时候会让她直接到潘朵拉贡。"

鲁路修快速回道,既然知道了修耐泽尔的动向,他的行动必须加紧,他预料这时的平静应该是因为修耐泽尔在等待着什么时机,这种暧昧时机不会太久。

"你已经有了计划了吗?"

朱雀把自己眼前的发丝揉开,看着鲁路修在投影上标注的旗帜和颜色,显然通过那个公爵,他又在度掌控了其他几个动向,这样就不用费心思把这些潜藏暗处的势力调出来。

"嗯,初步的,剩下的还要等C.C.和杰里米亚的情报才能决定。"

点了点头,鲁路修回答朱雀的问题仍旧迅速,只有眼底闪过了一丝别样的神色,然而这自然不能被朱雀所窥视到。

"我.......我在你的计划中有......."

朱雀不知道该怎么问出这句话,是作用,还是赎罪,还是条件,无论哪一个词语,无疑都会是一把利刃,再次捅在两人之间好不容易的和平上。

"朱雀,如今谁也无法置身事外。你明白的。"

鲁路修淡然得说道,语气相比之前没有一丝波动,这让他的所有焦虑似乎都有些可笑,他张着嘴还想继续说什么,对方再度出音止住了他的话语

"你既然选择留下,就把你的意志一起带上,相信我,我们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对吗?"

".......愿望......."

听言只有压下再度浮上的其他疑问,然而他又想起了昨晚耳畔多含糊词语,朱雀小声得咬出这个词,语气充满了迟疑。

"什么愿望?"

鲁路修挑眉,转头看了身边的人一眼,朱雀慌乱得移开眼,果然想不起来了吗?包括后来他在浴室和床上呢喃的话语.......无法求证。

"没.......没什么。"

含糊应过,朱雀脱了鞋把脚抬上沙发,说道

"我在这里休息也可以吗?"

"随你。"

鲁路修抬了抬眉,在朱雀躺在身边后把屋内空调的温度静静得调高了一些。

———————————————
———————————————



###########################



评论(12)
热度(63)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