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

    曦光——第十一章
    
    “特别派遣向导技术部——他们忠于修奈泽尔?”
    
    鲁路修没回过头,他继续问道,语调上扬,他明白朱雀到底在担心什么。他看见窗外夜色降临的很快,他从窗上的倒影上发现自己眼中的平静得如他预想的一般。
    
    “他们只是执着自己挚爱的研究事业——但是经费是修奈泽尔全程拨款的。而且现在他们归属于皇帝......是我,不,曾经第七圆桌骑士的专属开发。”
    
    朱雀说着这话时使劲得揪着自己的头发,原本稍微平整的发丝又再度乱翘起来。
    
    “那就由你去交涉吧。”
    
    鲁路修仍旧声音平稳,他说道,
    
    “他们欣赏你,信任你,不是吗?”
    
    “但我确实做了让他们觉得不可理喻的事情——他们并不赞同。”
    
    维持着双手抱头的姿势,朱雀闷声回道,他不认为罗伊德和塞西尔能够承认ZERO,承认鲁路修,他也不知道用什么理由去说服他们。
    
    “我切断了他们所有的联系。”
    
    “辜负了他们对我所有的信任。”
    
    他必须承认这个事实,他一直在不停得背叛,只是始点和终点是同一人而已。
    
    “Albion还留着,特派返回了本国。这不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吗?”
    
    鲁路修转过头反问道,然后他看见朱雀抬起头看向他,目光幽沉
    
    “交涉?你的计划吗?”
    
    没有得到回答,鲁路修也没表现出别的情绪,他双手搭着稍稍遮住了嘴角,朱雀便无法从闭拢的指缝中看到他唇角弧度。
    
    “没错,这需要你的力量。”
    
    鲁路修说道,他半敛住眸子看着桌上资料,第一骑士的照片在灯光下反射出一片白光。
    
    “为了——”
    
    朱雀听见他顿了顿话语,他也不自觉收下手捏紧了拳。
    
    “得到世界。”
    
    
    “世界......吗?”
    
    显然这是一个太过庞大的概念,他耸动了一下喉结,重复了一下这个词,心中涌上了一阵难言的堵塞。
    
    “别担心,很快就有完善的计划了。”
    
    舰机开始下降着陆,鲁路修站起身抚平身上衣服的褶皱,语调听不出什么变化,既没有zero作为时候的狂妄,也没有轻浮嘲讽之意。
    
    这样,无论什么方面都可以继续走下去了。
    
    
    ————————————————————
    
    
    借由公爵之手,控制住刚从EU召回的边境伯爵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只需要公爵的所谓的贵客之邀。他们堂而皇之得住进了边境伯爵的私人别墅,剩下的就是让他如同公爵一般,不着痕迹得将手中的势力调动,围拢靠近潘多拉贡,蛰伏在帝宫四周。
    
    “EU的这群蛀虫,是想违逆宗主国吗?”
    
    别墅的私人会议厅里只有两人占据了一大张军事用投影,鲁路修来回踱了两步,随手滑过几张数据报告,手指捋过下颌,嘴角噙了一丝冷笑忽然出声。
    
    边境伯爵手下分布的军事势力大多驻扎EU中所属布列塔尼亚部分的几个区域之内,如今大皇子的召回竟然只有部分势力回归,修奈泽尔是想借由大部分残缺势力加入超合众国的趋势让自己手里的势力也融进去吗?
    
    
    但这并不符合他的作风——
    
    
    也许是这句话的内容或是语调太过与记忆中重叠,朱雀专注的思绪竟一瞬被打断,他将视线从自己手中的一叠有关圆桌骑士攻击轨迹数据分析及机体武器性能详细测能的资料上移开,他看到鲁路修这时双手按在操作台的触屏上,但他停止了之前的敲击动作,而是拧着眉扫视着面前的数据流。
    
    鲁路修又陷入了焦虑。朱雀清楚地知道面前的人这些细小动作下的含义,这并不是来自于年幼回忆或是学院中的同窗之谊。
    
    “鲁路修——”
    
    朱雀收回目光把手中资料翻到了关于自己的数据上,他看着自己的功绩概述上的统计,出声叫住房间中的另外一人时他没发现自己的音线变得稍稍低沉
    
    “怎么?数据有问题?”
    
    相当快速地回应了朱雀的话语,鲁路修食指在屏幕上连续叩击了几下,他转过头看着坐在一旁的人,紧皱的眉头微微舒展开一分。
    
    “不是,我是说EU方面的事情,我在修奈泽尔手下——”
    
    “关于那些大贵族,我也知晓一些。”
    
    朱雀站起身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了鲁路修,他下意识得将视线锁死在鲁路修的脸上表情。
    
    鲁路修将手中数据扫视了一番,又连着向后翻看了几张,眸光平静如初,表情一如他一般思索的神色。
    
    这番表现,朱雀说不上自己是否也是预料之中,但却涌上了一阵失望,没待他流露出情绪,鲁路修便打断了他逃脱的一丝旖旎思绪。
    
    “截止到你被调任修奈泽尔手下为止。”
    
    将资料还回,鲁路修的神色倒显得有些不满,这上面的记载远没有自己对朱雀所做的调查了解的深。那上面的记载时间停留在第二次东京决战之前。
    
    第二次东京决战——
    
    “朱雀!”
    
    鲁路修突如其来的音量拔高让朱雀不由一怔
    
    “芙蕾雅——是修奈泽尔手下的研究部门研发的,那——”
    
    
    朱雀猛然睁大双眼,痛苦的神色从中翠色的眸子里透出。
    
    止住了接下来的话语,鲁路修攥紧了拳头转过头,也就是说现在修奈泽尔手里握着这么一张王牌,如果这一武器被投入战争,那他的野心可不是一般得大。
    
    撇见一旁朱雀仍旧还立在原地,鲁路修微微皱眉,出声提醒道
    
    “你可以先去休息。”
    
    朱雀听言回过神,摇了摇头,将手里资料扔在了一边,转而在鲁路修面前的操作台上滑过页面,调出了这几日召回本国的贵族们的名单,
    
    “如果真如你猜测的话——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鲁路修让开一个步子,他看着朱雀凝神的模样,眸光闪动两下,展平了眉间沟壑,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朱雀”
    
    他看着朱雀转向他,翡翠色的眸子里已经有了坚毅,他继续说道,笑意又深了几分,嘴角带着朱雀最为熟悉的一种弧度。
    
    “朱雀,我要成为皇帝。”

 

############################

 

评论(10)
热度(42)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