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由衷感谢你的喜欢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ゝ。∂)

『反逆白黑』极渊 08

警告


*监禁捆绑

*雀黑化

*毫无逻辑的剧情

*通篇ooc

*rape

*NC—17


前景:part 07

极渊  part  08


鲁路修已经清醒了两天的时间,这期间没有被捆缚四肢,也没有被蒙住眼睛。


这两天朱雀没有来过,也没有其他人来过,食物都是用机械传送过来的。


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四肢,他确认了它们还属于自己的实感。他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征兆,有可能只是那个人放任他恢复体力好进行下一轮不知是什么的折磨,也有可能是自己说出了什么歪打正着的答案,让那人不再执着于折磨他。


说来也是好笑,某些既定的过去之事,他认为连提及出来祈求结束折磨的价值都没有,朱雀却无比得执着,真相——真相就是那些事情已经形成了,是为什么导致的那重要吗?


看着镜面的玻璃墙,鲁路修清楚外边应该有人一直监视,如果他有什么异动就会立刻失去得之不易的四肢自由。


站在屋子中央再度用视线扫过每一个角落,与外界有接口的只有两处,一是相对较为密闭的卫生间里的通风口,另一个便是送食的机械传送口。但这两处不仅特别狭窄,更在地下十几层的建筑结构中走向复杂。该死!如果有人可以接触,可以施加geass的人——


“啪嗒。”


身后的密码门打开的声音响起,鲁路修立刻转身看去,果然如他所想,这人没那么轻易罢休。


“看来你恢复的很快。”


朱雀反手锁了门,他沉声说道,然后看见鲁路修后退一步后眯上了眼睛,他的视线从鲁路修先前一直看着的卫生间里扫过,他又问


“你在看什么?”


鲁路修紧抿着唇,他目光掠过朱雀空荡的双手,他不知道这人即将又会有什么样的花样。他想如果不是担心把自己弄死,应该还有很多东西会一一在他身上试验一番。


朱雀用这些东西很熟练,但他并不想就这个层次往深处去想,无论什么方面。


“这作为囚室真是太过奢华了。”


朱雀收回视线,他看着鲁路修说道,眼眸里闪烁的光芒有些飘忽,一瞬后又再度恢复了漠然。他提步向鲁路修走去,他见到面前这人的恢复真的还算不错,那帮家伙配的餐食里添加的东西看来确实是有作用,但对于鲁路修在如此遭遇后仍旧看上去跟平常别无二致他便感到非常得烦躁。


这正是一个杀人犯会有的麻木般的表情,就算他手下亡灵无数,仍旧一副寻常模样,这真的,很让人心烦。


“真不知道是因为是皇族,还是诱饵的重要性——”


一把拽住还欲再度后退的人,朱雀狠狠抓住瘦削腕骨,两双眸子互相对视而上,他们靠的极近,朱雀闻见鲁路修身上洗浴剂的味道。


“这么干净——能洗去你遍身的血吗?”


“放手!”


鲁路修被捏的生疼,他试图拽下自己的手腕,但几番尝试后便只能冷漠出声。


“放手?你有什么资格来命令?geass吗?”


朱雀想如面前之人一般挂上冷笑,但呈现在鲁路修眼中却更像扭曲的愤怒。


“你在害怕我吗?鲁路修?”


危险得将眸子眯了一半,手上不自觉力气又重了几分,鲁路修痛得松开了紧蜷的手指。


“你居然会害怕。”


“毕竟是连违禁药品都能用上的人,总值得有谁对你抱一丝敬畏,对吧?”


鲁路修嘲讽道,他对朱雀更改了对他的称呼感到诧异,但随即又在眼角眉尾挑起了讽刺。


“没错,但如果你认为那是最后就错了——”


朱雀舔着唇角,他有些怀恋之前这人寻着水迹舌尖划过他脸庞的触感,更有些贪求他们唇舌交缠的柔软。


“因为——”


他目光撇在一旁的床铺上,他的语句便如此断开,下一刻就手臂发力,将捉住的人摔在床上。


“什么?”


鲁路修被摔得一阵发晕,甩了甩头,坐起身他接住朱雀的话语问道,他不知道是自己错过了一句什么还是那人根本就没出声。


回答他的是朱雀压上床上的动作。


朱雀单手压住他的肩再度按回了床板之上,发出一声闷响,他觉得自己险些骨头都要散架了。


“是直接动手?”


他又再度冷嘲,也是,这样看起来还更符合这人一些。然而一瞬之间,他即将勾动过往的思绪便被粉碎成了浮光泡影。


拘束服上的纽扣被强行扯开,布料间绷扯的声音在一瞬竟直接代替了心跳声音。


“你干什么!”


鲁路修挣扎着抓住自己被扯开的衣服,他直觉了这一次与之前不一样的氛围,他厉声吼出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惊惧。


朱雀仍旧睁着敛了一半的眸子,他也未再吐出只言片语,抬头将视线落在被怒气染上的精致脸庞上他仍旧第一眼便是看向那完好的一只眸子,他想这人已经很久没露出过除了冷嘲漠然以外的表情了,那下一步,又会是什么样子?




监禁,捆绑,rape,ooc,雀黑化。确定没触雷就戳我


“你们守在这里做什么?”


维蕾塔.努皱着眉头看着监牢外站立的守卫,她记得这些应该是配属里面的人员。


“枢木卿更改了通行权限,现在只有他一人才能进去。”


守卫尽职得回答了男爵的话语然后继续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什么?”


维蕾塔有些惊愕,但随即又了然,毕竟只有他们二人能应对GEASS,这也算减少了另一种概率吧。


只不过她对枢木的审讯并不满意,这么多天,提供的一些供词全没一个正确。 她觉得有必要和他谈谈。


说来也奇怪,似乎并没多少人当真在意黑色骑士团的残党,似乎认为ZERO的俘获基本就代表了其全面溃败的结果。


传讯并没人接听,看来不在审讯室中。私人连线也无法接通,维蕾塔眉头拧在一起。她觉得枢木并不能够全然信任。



#################


作者油饼,角色无辜

评论(29)
热度(120)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