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

曦光——第十七章

“朱雀君,人我们已经安置好了,你......”

塞西尔随手锁上门,她看着朱雀有些犹豫,一旁反坐在椅子上的罗伊德无奈得摇头耸肩,至少这么一会儿时间朱雀一句话也没说。

轻柔的女声落下了好一阵,朱雀才从自己撑在膝腿上的手肘间抬起头,他松开一直咬住的下唇,先问道

“他......怎么样了?”

“在观察室,体力透支得很厉害,血糖血压都很低。”

轻叹一口气,塞西尔把自己的椅子向前挪了一些,她有些担忧得继续说道

“你们不会这么些天就没怎么吃东西吧?他胃里几乎是空的。”

“噢......”

朱雀含糊得发出一声应答,然后把双手绞在一起。他很清楚鲁路修糟糕的状态,那人一直大部分时间都靠着那种速效的补充剂,但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去劝他,所以也就任由那样了。

“朱雀君,你要不要也检查一下,你看起来状态也不好。”

塞西尔又问,她看到朱雀略微暗淡的眸光,终究还是忍不住关切道,她有些不明白这么一个还未满十九岁的少年到底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不用,我没事。”

摇了摇头,朱雀把神思拉回,精神振作了几分,他并不如那人一般。一向叫的外卖除了把自己的一份解决掉,有时他也会偷偷把鲁路修只吃了一口或是完全没动的那份也吃掉,他相当不喜欢补充剂,那甚至比不上塞西尔小姐做的料理。

“很抱歉这么麻烦你们——”

朱雀神色里透出了一抹坚定,他看向罗伊德,然后沉声说道,

“但是我必须,必须要得到Lancelot·Albion。”

罗伊德和塞西尔对视一眼,他们是见过这种眼神的,只是如今又有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那里面每一次都有不同色彩,恨意,决绝,现在他们是看不出这里面的成分了。

“喔呀——嗬”

罗伊德在静默下来的气氛中非常不适时得发出一声怪异的声音,像是被椅背磕到了脖子。朱雀一直盯着他目光一瞬便变得有些忐忑起来,塞西尔又皱紧了眉头,罗伊德便稍稍抬高了下颌,然后双臂叠在椅背上,他装样似得咳了两声终于找回了一点正常的音调

“那个,跟zero有关?”

朱雀点点头,然后塞西尔紧接着问道

“zero是......”

斟酌了下语句,朱雀并没有打断她的话语,于是她又继续说

“我记得是——朱雀的朋友?又是金斯利卿?”

“等下——朱雀的朋友?怎么没听你提起?”

罗伊德抢了一步话语,他夸张叫起来。

“因为只见过一面,所以印象不是特别深刻,但是——金斯利卿,他不是......?”

罔顾王权的反叛者,把那一方战地给全然翻覆,而终结者也正是面前之人。

她不明白平凡的学生,战地的指挥,敌军的头领这三者如何划上的等号的。

“ZERO,他是鲁路修.Vi.布列塔尼亚。”

朱雀平稳得给出回答,但他没去回复那两个疑问。对那他并不能给出合格而缜密的解释。

——

“什么!?”

一瞬的凝滞后便是两道异口同声的惊呼,这确实,太难以置信。

“也就是说——”

罗伊德先找回理智,他轻微反光的眼镜框架后的苍蓝眸子眯起来,

“玛丽安娜皇妃的儿子,娜娜莉公主殿下的——”

“亲生哥哥!?”

塞西尔仍旧惊异,她手指捏着自己的裙边,不可置信得又自语一般得轻喃,当时她在见到娜娜莉公主殿下的时候,有恍惚想起过当日陪在她身边朱雀的友人,却又在自我暗示下将之抛在脑后。

“所以,ZERO竟然是皇族?”

“啊哈......所以是儿子跟父亲的对抗闹剧?”

罗伊德语气怪异得接道,如果只是皇室纠纷而挑起的战争,这代价还真是太大了。然而对此他并不感到有多惊诧。

“罗伊德!”

“哦!我只觉得这很滑稽。”

面对塞西尔的提醒罗伊德把他挑的高低不平的两条眉毛给拉直,然后扶了一下眼镜。

“皇帝——查尔斯.Di.布列塔尼亚已经死了。”

朱雀在塞西尔又看过来的目光中声音沉冷说道,语落后便又是一阵怪异的沉默,只有实验室里机器偶尔响起的机械响音。

这行为确实很搞笑,不过塞西尔和罗伊德应该并不会惊奇,这是他原本的将行之事。

良久,罗伊德又把下巴搁在了椅背上,双手又垂落两边,他拉长了声音

“也就是说——”


他的动作让他看起来十分可笑,然而现场却没有谁能笑出来。朱雀深深得看着面前他最为感激的两人,他声线里更压上了一层凝重,他说道


“鲁路修.Vi.布列塔尼亚会是下一届的皇帝。”

“哈?!”

“——所以,我必须得到Albion,必须让鲁路修成为皇帝。”

朱雀使劲捏紧了紧握手掌,他继续说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必须。“

”朱雀,你为什么认为我们一定会帮助你?”

罗伊德不合时宜得干笑两声,反正他一向也就如此,拖着怪异的腔调回应朱雀

“让一个恐步分子来当皇帝,你这想法可真够大胆的。”

“对啊,朱雀,你真的这么决定的吗?你之前不是让修奈泽尔殿下封你为第一骑士——”

塞西尔适时得接道,她投向朱雀的目光全是不赞同,先不说zero这一名字,鲁路修·Vi·布列塔尼亚终归只是一个流落在外的皇子,既没有功绩也没有名望,布列塔尼亚这么多势力,如何使之信服。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不,我从没有这么认为。”

朱雀先是朝着罗伊德摇了摇头,尽管他们一直以来都是站在他的这一边,他也不认为他现在看起来如此疯狂的想法能被接受。

“但是我决定了——我也正是为此而来的。”

他看向塞西尔的目光仍旧坚定无比,对于后者所提到的关键之处他更为正色得又提问

“塞西尔小姐,芙蕾雅的研发资料,是不是已经被提走了?”

“诶?是的,因为我们并不是这方面的主要研发力——而且这个项目是修奈泽尔殿下全额资助,这也应该......难道说?”

塞西尔说着语气凝重起来,她似乎明白了朱雀的意思。

“看来鲁路修猜测的全部都对上了,只是现在还缺乏实质的情报。”

朱雀点点头,他理了一下自己根据鲁路修所提出的框架所整理了好几遍的思路,这此间罗伊德也缓和下来了表情,他等着朱雀接下来的切入正题的话语。

“这里面有很多事情也许很不可思议,但是请相信这真的是存在的。”

朱雀松开了手,完全坐直了身体,

“Zero Requiem”

他郑重得说道

“结束现在这种局势,让世界从战争转移视线——鲁路修已经有了详细的计划。”




————————————————

“朱雀,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听完朱雀的叙述,塞西尔伸手握住了朱雀紧紧抓住椅子扶手的手掌,虽然只是一个大致的理念,但是这种事情——不是对这个人太残忍了吗?

“你没有做错什么,你这么站出去你知道会面对什么吗?”

“我知道。但是塞西尔小姐,你真这么想的吗?”

朱雀回握了一下塞西尔温热的手掌,然后轻轻拂开站起身,能说的已经说完了,他并不认可塞西尔的话语,自己到底错到了何种地步,如今也应当清楚了。

“等下,朱雀。”

一直异常沉默的罗伊德叫住了正欲转身的朱雀,他的目光较先前多了些光彩,仍维持着怪异姿势,
他问道

“如果我们不答应,是不是就会动用那个神奇的力量?”

朱雀愣了一下,他看向罗伊德

“我不希望如此。但是——”

“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年轻的面容上闪过一抹与之不符的苍然,朱雀握紧了身侧的手。这是他的承诺,他已经背叛太多,如今,这唯一的——决不能有任何的动摇,在死刑台的高架上不能只让他一人独往。

“哦?我倒真想见识见识那种东西——哈哈,很神奇不是?”

罗伊德抬起手又扶了一下眼镜,然后试图把搁在椅背上的头抬高一些看向朱雀。

“诶......?”

“真的会有这种精神控制一类的东西,唔,简直让人疯狂。”

从眼镜框里看到朱雀有些愕然的表情,不过这种神情他们见得多了,罗伊德咂咂嘴,他指着门口道

“另外你这样出去会给我们又增加一项处理莫名晕倒守卫的工作,啊哈——你的闲暇时间没有了,正好还缺了几组数据调试......”

“哦,对了,我想还需要zero,噢不,鲁路修君详细得再说一下,这个还要再考虑——”

"罗伊德,你的意思是?“

塞西尔有些诧异得看向罗伊德,阿司布鲁德家族不是......

“哦呀——我还没说同意,毕竟这是件疯狂的事情,还有,我们现在仍还是圆桌骑士团第七骑士专属开发部门。另外,谁拉我一下,我起不来了。”





鲁路修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罗伊德调走了这一处的守卫,朱雀单独守在观察室的单床边,一边翻看着lancelot·albion的详细操作指南,虽然大体变更不大,但是下午的数据他并不满意,他需要尽快得完全适应。

关上了手册的最后一页,朱雀低声轻叹一下,果然只靠自己很难说服他们吗?

"他们同意了吗?”

!!

一道低音从身旁响起,朱雀惊得一下弹起身,手册啪得一声掉在地上。

“你什么时候醒的?”

朱雀弯腰捡起手册,放在一旁的床柜上,再看向鲁路修完全睁开的眸子,他暗怪自己居然完全没察觉到。

“一会儿。”

鲁路修目光落在手册上,片刻后他又看了看挂着的滴液,视线在室内巡视几圈后重新落在换上了便服的朱雀身上

“看来你很成功?”

“不,他们并没有同意,罗伊德·阿司布鲁德,他说想和你再谈谈。”

回答了鲁路修的疑问后朱雀拨通传讯,拜托塞西尔准备一点清淡流食。

紫色的眸光闪了闪,鲁路修转了目光,在朱雀又坐在身边的时候他看着天花板说道

“朱雀,他们看起来真的很喜欢你。”

“我......”

唰——

房门的打开打断了朱雀的话语,朱雀看向推着餐车进来的塞西尔,他起身走过去接过,在塞西尔露出一个微笑之际他有些小心翼翼得问道

“那个,塞西尔小姐,这是你做的吗?”

“不是哟,我还得继续解调数据分析,没这么多时间。”

“啊,我是说——实在很抱歉。”

看见塞西尔眉尾的跳动,朱雀迅速得马上又接道,后者听到他这般说道又只剩一声叹息,视线从朱雀身后的鲁路修身上转了一圈回来,低声说道

“我知道你们一旦下了决心就没法挽留,但是还是希望能够再好好考虑一下。“

轻轻摇了摇头,回应又是一道轻叹,朱雀目送塞西尔离开后把餐车推了过来。他端起碗,重新坐了下来。

“我不想吃。”

鲁鲁修看了一眼汤碗,别过头拒绝道,他仍旧毫无胃口,长时间没有沾这些东西让他相当排斥。

“不行!鲁路修,你这么折腾自己是没办法撑到结束的那天。”

将手里的碗暂放一边,朱雀站起身弯腰抱住鲁路修的肩把人扶正坐起来,他语气便带上了强硬。

“你这是作为骑士的义务吗?”

鲁路修靠着竖过来的枕头,他挑眉看着对方又递到面前的碗,语气听不出来到底含着什么成分,但朱雀知道自己并不喜欢这种语调。

“只在zero requiem 中我才是你的主君。”

见朱雀只静默着不出声,鲁路修又再度出声,他想朱雀心中的主君至始至终也只有一个。

“对,确实是这样。”

朱雀面对鲁路修有些锐利的目光毫不避让,他说

“所以,这是作为朋友的要求。”

###############











评论(9)
热度(60)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