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备考12月N1,小伙伴们等我考完回来~

【反逆白黑】《半翼》

曦光——第十八章


塞西尔是来告诉鲁路修,罗伊德似乎已经有了决定,正在旁边的会议室里等着他。她话语完全说完的时候朱雀才抬起伏在床边的身子,揉开了没完全睁开的眼睛。

“朱雀君,你的房间一直都空着的,之前留在政厅的东西我们也都带回来了。”

她仍旧意外朱雀和zero的相处模式,但联系从前的一些片段,她似乎又能直觉出一些不一样的什么。

像这样待在研究所里面显然不是明智的决定,塞西尔见朱雀彻底清醒过来后又说道

“罗伊德说鲁路修君可以先去他的住所。”

“这么说来你是赞同的?塞西尔·柯尔弥中尉?”

鲁路修活动了一下被一直压住的腿,把手指间缠上的几根棕色发丝理下,然后抬脚下床,脚跟触碰到地面的时候他向塞西尔发问。

他的目光可能有些冷锐,对于她明显的态度他有些难以相信。话语落下时他察觉了什么,他又看向朱雀绷紧的脸庞,在灯光的照射下他发现对方脸上有被压出的一条痕迹,印在鼻梁上特别明显,他一时有点想笑,但还是生生忍住了。

朱雀见鲁路修的目光柔和下来后放松了紧抓住床沿的手,在鲁路修站起身的时候也跟着起身。

“我的决定并不能代表整个部门的思想,关键的还是要看罗伊德的态度。”

并没有在意鲁路修先前冷刻的态度,塞西尔微微笑了一下,她语气轻柔得说道,然后目光落在朱雀身上,

“况且你们的决定也不会因为我的态度而改变吧?”

她稍稍偏头,弯起眉眼,略显凌乱的发丝扫过制服上的深刻皱褶。上扬唇角的微笑有一丝僵硬,但大概并不能够被谁发现。

“是么?”

鲁路修扬起嘴角,他的脚步停在塞西尔身边,语气轻缓却诚挚

“谢谢。”

不重的脚步声很快就从房间里离开,塞西尔仍旧保持着浅笑,她向表情平缓下来的朱雀问道

“需要把你的东西也搬到罗伊德的住所吗?我想你们或许还应该会仔细商量计划。”

“不用,最多可能不过一周的时间,初步定下的时间就是六月上旬,现在也差不多快到了。”

朱雀摇了摇头,如果有什么具体商议的他直接前去就可以了,罗伊德的住所离研发部并不是很远,更何况当计划开始实施,他就将被重新冠以新的称号,分配新的住所。

“塞西尔小姐,我先去房间收拾一下。”

他说道,然后走近了塞西尔身边,他看见这名稍稍年长的温柔的女性有些红肿的眼眶和还带着湿润的眼角,

“真的......很谢谢你。”

不知道还应该怎么安慰面前的人,他们就像自己的家人一般,但是却被拉入进了这么一个残忍的计划,即使没让鲜血直接沾染手掌,但却会被血色蒙上双眼。他或许能感知到这底下还有着某种“需要”,但是他亏欠了那人承诺,便将这“需要”只留给了最后的愿望。

“说什么呀,明明应该是我们说这句话......给世界一个重新的开端......”

“那么还是快些收拾了,还有很多的测调需要完成。”

塞西尔语气轻松道,一边说着将朱雀推离了房门。

是啊,他们眼中的坚决,又如何能是别人可以左右的呢?兴许经历了太多沧桑,他们的步伐连她这个多见了几年是非的人都快跟不上了。




“鲁路修君,你当真有这么神奇的能力?”

罗伊德眯着眼凑到了鲁路修面前左右打量,他对ZERO居然是这么一个年少的高中生感到惊异,也没发觉这人看上去是什么能够控制别人意志的怪物。

“要试试吗?罗伊德.阿斯普林德伯爵。”

“啊呀啊呀......我是好奇,毕竟你刚才说的计划中很大一部分是靠那玩意儿吧。”

鲁路修听言笑了笑,说道

“不,朱雀也是必不可少的,Lancelot·Albion。”

“伯爵,我记得阿斯普林德一门是修奈泽尔殿下的支持者?”

重新坐回了自己座位,罗伊德若有所思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随即再度露出有些诡异的笑容,

“嘛,不过一个虚浮的头衔。我更喜欢主任这个称呼。”

“但是兰斯洛特的研发是修奈泽尔殿下资助的,虽然Albion是皇帝陛下拨款的.......但是你知道这后期的调整还需要大量的资金......”

“我知道,另外蜃气楼的改良也麻烦你了。”

鲁路修一边说着便站起身来,他仍旧带着笑意,他知道罗伊德应该更早就有了决定,看来这里真的如朱雀所说,是个让人喜欢的地方。

“改良?上次修奈泽尔殿下私自就把芙蕾雅搭载在了Lancelot上面,真是粗鲁的行为——”

跟着站了起来的罗伊德夸张得扭了扭身子,他垮着脸抱怨之前他的作品遭遇的暴行,他说着语气又增添了一丝叹息。

“这次不会了——妮娜·爱因斯坦,芙蕾雅的研发者。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吗?”

“妮娜呀,因为被通缉,之前她的同学说带她先避过这一阵风头.......”

鲁路修点了点头,他大致也猜到是这样,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前去接触的好时机,他们更重要的事情近在眼前。

“对了,麻烦再帮我准备一间屋子——这下,人基本齐了。”


*********************************

朱雀结束一天的数据采样和试调后直接避开了守卫去往罗伊德的住宅,下午的时候鲁路修便把蜃气楼给弄回来了,塞西尔给他带来晚餐的时候说她没见过什么人在如此身体状况下还有这么强盛的精力。

他一开始有些担心鲁路修一个人行动万一又出现昨日的状况,但在鲁路修出去的时候他即时得就收到了传讯,另一个人的归队——C.C.。这思想一瞬便又散开而去,他又全心得投入了自己的任务之中。

那个人近乎疯狂的精力他见识过,那种样子看着像嗜赌如命的赌徒,不将自己完全得压榨透支,便不会歇手。他打消自己跟过去的念头十分迅速,几乎就像条件反射一般,这大概是在C.C.离开的前一晚便形成了吧,但这第二次遵循这念想竟然如此得理所当然。

夜色深得可怕,一路之上没有一个守卫。这让他特地换上的服装显得有些搞笑。临走前罗伊德挥手拒绝回自己的住所,他说那里面的女人比塞西尔小姐还要让人畏惧。

如他所想的一般,进门便看着C.C.趴在沙发上一边品尝披萨一边翻看一本烂了边角的书籍。屋子里飘着披萨的酱汁味道,有些让人发腻。

“唔,新骑士——”

C.C.咬着披萨用她沾了油渍的手指朝朱雀挥了一下算是久别的问候,接着又继续自己的事情,比起朱雀,显然面前的古书要来得吸引人一些。她并不在意面前这本可能是绝版的孤本被她手上的油渍给污浊。

“他呢?”

朱雀取下头上罩着的头盔,温度适宜的空气让他适应了燥热的皮肤猛然收紧了一下,然而心头闷燥的感觉并没有消退下去。他问道,然后视线在屋里搜寻了一番。

“你晚了一步......刚出去。”

头也不抬得回了一句话,C.C.皱了皱眉,又将书页前翻了一页,对自己的走神感到十分得不满。

“你怎么不跟上?”

顺手将头盔挂好,一面解开身上守卫服的纽扣一边沉着脸问道,他似乎并没有被知会鲁路修这么晚出去是做什么。

“我又不是他的保姆。”

C.C.没好气得回道,眼角撇到了朱雀走过来的身影她啪得一声将书合拢然后坐直了身,并把书塞在了自己身后。看来鲁路修对她说的状况并不完全符实啊。

“噢......那你去那边还为了......geass?”

朱雀被这句话堵住了语言,愣了楞神后他的视线才重新归于C.C.身上,十分眼熟的装束——那套拘束服。之前和C.C.的交谈中他并不难猜到这东西的代表之物。

“怎么?你想知道什么?”

C.C.身子向后靠紧,她挑起了眉尾,看着朱雀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时金色的眼瞳里闪过一丝不明情绪。

“并没有什么。”

低声得回答了一句,朱雀盯着茶几上的叠了几层的披萨盒子,觉得有些惊奇,又问道

“你买这么多?”

“嗯?那些是空的,其余的存在保鲜柜里的。”

比起朱雀略显惊诧的表情,C.C.更显得有些不可置信,她的眉尾挑得更高了一些,然后吞下了手里拿起的最后一块披萨,将空盒扔在桌上,稳稳得又摞起一层。

“这里可比外边更难吃到,所以先买一些。”

看着那双翠色眸子里难以理解的目光,C.C.难得耐心得解释道。她思及如今的所在之处,思绪有那么一瞬迷茫而遥远,眨了眨眼,迅速隐去其中的思索她又说

“况且,我可不确定那家伙会派个人出去给我取外卖。”

“但是,宫里的厨师——”

“我讨厌这里的味道。”

C.C.的语气冷了一些,一语迅速出口,随即又自嘲般得笑了笑撇开头。朱雀看着她上扬的唇角等着她的下一句话,后者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为什么?”

朱雀盯着她的侧脸,岁月只在这魔女的眼中沉淀,他很好奇,非常非常好奇。在C的世界里,她做出的选择,不是与她本身愿望相背吗?

“他已经不能实现你的愿望了。”

“噢——”

低闷得回应了一声后,C.C.转过了头,她把双手拢进了自己的衣袖,抱住了膝弯,恢复了一向淡漠的语气。

“你恨我吗?枢木朱雀。”

她问道,声音平静得如同死寂的湖面。不是自嘲,也不会有反驳。

朱雀看着金色深渊,他想这话语大概被魔女嚼烂在了舌尖,又或许因为询问得太多而麻木。她似乎仅仅这么问,答案的是否并不影响什么,也确实不能影响什么。

“曾经有那么一个时刻。”

他回答道,这是事实,他曾想让这一切全部都下地狱,包括他自己。

“但世界的恶意并不是因为你们而形成的......在更早的时候就存在了。”

他清楚得知道自己心中还保留着恨意,那曾经是一个支柱,如今倒更像一种执念。

“为什么向他屈膝,答应成为他的骑士?”

C.C.又提问,朱雀发现她看上去并不满意鲁路修的计划,也许她更想从他这里找寻答案。但恐怕这并不能如愿......

“我......”

朱雀没有避开C.C.如同琥珀一般积淀了沧桑的金色眼眸中的审视,这答案他已经彻底背负了,并再不会逃避——这是觉悟。

余下的话语没有出口,房门打开的声音让他们终止了交谈。


##################





评论(8)
热度(61)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