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极渊》part 09

*BDSM向

*通篇ooc ooc  ooc

*雀又黑又病娇



极渊  part 09


“枢木卿,你到底想做什么?”


维蕾塔截住了朱雀进门的动作,她目光盯在了面前之人手上重叠提着的两个箱子上。


“没什么。”


朱雀提箱的手微微向后缩了一下,但随即又放开了这动作,他冷淡得回答了维蕾塔的问题后便欲解锁进门。


“为什么更改权限?还关闭了监控?”


维蕾塔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朱雀,她直接得质问道,


“你是在和zero密谋什么关于十一区的计划吗?”


“维蕾塔·努。”


朱雀漠然的表情阴沉了下来,叫他近些日子越显冰冷的面孔又厉色了几分,他沉住嗓音


“你似乎越权了。”


“zero的关押审讯是交由我全权负责,怎么处理我自有分寸。”


抬手示意对方让道,朱雀并没耐心陪这些人周旋。


“如果你有什么异议,可以向上请示,更或者可以直接请示陛下。”


说着便打开了门,朱雀走进去的时候挡住了维蕾塔向里面张望的目光。尽管这里根本就不能看见什么。


他似乎看见维蕾塔再度开启涂成暗紫的嘴唇,但并不等她还继续说些什么,他便关上了房门。




偌大的地牢,这里纯粹只余了他二人。


他走向熟悉审讯室的脚步带着急促,尽管他离开这里不过几个小时。


鲁路修还沉睡着,或许是装作沉睡着。


朱雀走进房间,锁门,放下提箱,又将另一小箱放在桌上,再打开,坐在了床沿——他仍旧没有睁开双眼。


他醒了。朱雀清楚得知道,他透过覆在鲁路修身上的稍显凌乱的被单看见他侧身微蜷的身躯隐隐的颤抖。平稳鼻息间透着刻意与压制,他仔细凑近了一些,就看见他合拢的眼睫轻微的颤动。


“我知道你醒了。”

 

朱雀抬手将鲁路修挡住了半边脸的发丝拂在了耳后,他的手指沾着这人脸上的微凉还有薄薄的湿意。他用平静的声音说道,就似又恢复了从前的身份一般。


指尖从耳后轻轻滑下,朱雀勾住床被,这还是他从自己住所里带过来的,毕竟这囚室的东西多少还是脏恶的,这个人如此喜爱干净,他仍还记得从前那处阳光直射的空地上牵着长长的晾绳,少年泛着莲花香味轻飘飘的衬衣。被子顺着他屈指的动作向下揭开,白皙颈项、肩背之上的斑驳痕迹便映入了瑛绿色的眼底。


朱雀并没有停下动作,他继续缓慢得扯开这层覆布,目光紧紧得贴合着速度而逐渐向下,他似在小心翼翼得拆封自己珍惜至极的礼物,虔诚而真挚。


他完全揭下被盖,耳边逐步紊乱的呼吸声便陡然凝滞,这下就能清晰得听见那毫无节奏一般的心跳,并不多显强劲,如同这赤裸身躯一般无力。


瞥见了被缚住的手腕上的深刻红痕,皮革搭扣上还残留着齿印,这叫他隐隐泛起一丝没由来的惧怕,他猛然打了个颤。


也许是空气里隐约的凉意让这还敛合双眼的人惊觉,鲁路修蜷紧了自己的双腿,努力压制着自己已经无处可逃的颤抖。


“鲁路修,你还想逃跑吗?”



雀黑化、病娇、崩坏向。确定没触雷就点我



又擦去了囚人身上的薄汗,待这身躯又恢复至洁净时,朱雀便又再度离身,鲁路修的视线随之移开,他盯着朱雀从一边的大箱子里拿出一套衣服。


“很怀念吧?”


朱雀在鲁路修面前抖开手中衣物,黑色衣料,金兰底纹。他轻声略扬,似乎他先勾起一丝真挚念想。


然而鲁路修疲惫而虚弱的面容上并没有显出更多别样情绪,他预想之中的,意料之外的,全都没有。这叫朱雀收了脸上稍微显露的一点温和,他坐在床边,扯住鲁路修蜷起的腿,动作熟稔得将裤装首先套了上去。


鲁路修只僵硬着任由朱雀为自己套上裤子,整理好拉链和褶皱的裤脚。末了朱雀便又抓住他手腕上的捆束,


“别想逃跑,你知道,你做不到的。”


朱雀说着便从身上拿出一张微型芯片卡,对接确认后才打开腕拷上隐藏在内侧的锁扣。


脱去镣铐之后,鲁路修仍旧无力得躺着,他神情似乎呆滞而茫然,便由着朱雀半拥住他,套上衬衣,又覆上外衣,再度平躺。


“虽然大小有些不合适,但是长度却刚刚好。”


朱雀一边认真得慢慢扣上纽扣,一边又换了轻快语调说着,直到将外衣完全整理好,他便就着坐在床畔的姿势俯下身,蹭在鲁路修仍旧留着情潮后余热的脸颊上。


“你终于——”


温热的嘴唇在脸颊上低声轻语。






###########################




评论(21)
热度(92)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