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备考12月N1,小伙伴们等我考完回来~

「朱修」Jerusalem in Abominations·Chapter One

【反逆白黑】 总目录

 Jerusalem  in  Abominations·Chapter One


Overture


 
 最不能够违背的——效忠。
 
 朱利叶斯.金斯利的名字归属于神圣不列颠尼亚第九十八代皇帝,查尔斯·Di·不列颠尼亚。他不需要任何人来提醒他这一点。
 
 朱雀的视线随着朱利叶斯站起身的动作而上移,然后平视相对。他没见过这人眼眸里会有这种神色,不,只在粉饰伪装时未曾见过。尽管只能见到单一眼眸里的寒意,但那确实足够震慑任何人的心神。
 
 但并不包括他。
 
 这寒意底下不过是披上虚假的死尸。
 
 “很神奇——”
 
 朱利叶斯说道,他没见到这人眼里有对皇帝陛下的话语是当真臣服的神色,反而更笃定自己的应当。
 
 “你敢威胁我?”
 
 紫色的眼瞳里冷得毫无感情,他没想到如今竟然会有人用他对皇帝的忠诚来逼迫他。
 
 “我——属下不敢。”
 
 朱雀低下头,不再对视朱利叶斯,自己确实先越矩了。
 
 朱利叶斯挑了一下眉,他仍旧能看清朱雀抿紧的嘴唇,这确实让他意外。皇帝陛下的想法他摸不透,既然如此信任自己并交付了至上权利与他,又为何会派遣如此一个人跟随?如若想要骑士立刻建立功勋并不应该会是护卫一职。
 
 “跪下!”
 
 重新坐回了沙发上,朱利叶斯盯着仍旧垂首伫立的骑士,他冷漠得命令道。
 
 ?!
 
 朱雀猛然抬起眼眸看向靠在软绒沙发上的朱利叶斯,似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跪下。”
 
 朱利叶斯再度说道,他端起桌上的红茶,薄唇轻轻碰了一下,有些不悦得重新放回桌上,
 
 “来人,水凉了。”
 
 侍奉门边的佣人忙急步过来,重新准备新的茶水,迅速上茶退下,中途不敢抬头看向这屋里的任何一人。
 
 “枢木卿,别说你没学过——”
 
 朱利叶斯从桌上的资料中间抽出一份,慵懒得靠着舒适沙发,他翻开资料册,没有给仍还盯着他没有任何动作的朱雀任何一道眼神。
 
 “跪下。”
 
 第三次说出时朱利叶斯的不耐已经明显得印刻在了语调之上,朱雀拢在自己披风下的握拳的手已经捏得麻木,他明白这是最后底线。
 
 没有松开自己的双拳,朱雀抬举起自己的左臂,右膝僵硬得屈下,单腿跪下在朱利叶斯的面前。
 
 这原本他熟悉无比的动作,他想自己做得有多吃力。他低下头,他想如果不是面前这个人,或许这礼节并没什么关系。他站了一天都没有丝毫乏力的身体竟有一些他压制不住的颤抖。
 
 “就算你是圆桌骑士,如今也不过是一名护卫,该有的还是得做足了面子。”
 
 朱利叶斯侧头看了一眼行礼标准跪下的朱雀,一丝满意与疑虑交错的矛盾神色浮闪过后他把视线再度拉回自己的资料上面,继续不冷不热得说道
 
 “当然,你有拒绝的权利。”
 
 朱雀暗暗咬着牙根,他说道
 
 “属下自愿担任护卫一职。”
 
 “是吗?”
 
 朱利叶斯翻过一页,视线迅速从朱雀身上扫过,书页翻动的声音掩盖下了他轻微转动头时眼罩上宝石的轻微碰撞声。
 
 “是。”
 
 无比肯定的回答声让朱利叶斯稍稍愣了一下,他思维似乎这一刻再度恍惚,这一次他终于抬起头用略带茫然的视线盯着朱雀看了好一会儿,后者仍旧低着头,他只能看见骑士标志性的服装和卷翘的棕色发丝。
 
 枢木朱雀。枢木,朱雀。
 
 这东方人的名字读起来竟然不觉得绕口。
 
 ?!
 
 清晰的话语声脱口而出的时候朱利叶斯猛然惊回了神思,他来不及收回的视线撞上了朱雀一瞬抬高的眼眸,碧绿的瞳孔犹如深渊沼潭一般,此时骤然荡起漩涡,几乎要将他吞没进去。
 
 理智的先行让他及时得撤开视线,有这么一瞬他想似装样一般得抖动手中的文件,掩盖他这荒唐的行为,但余光瞥见朱雀再度低下头的动作后便再没这必要了。
 
 自己没必要为一个护卫而分神。朱利叶斯摈弃掉方才杂乱的思绪,投神在自己的事情上。
 
 
 
 
EU·不列颠尼亚,这片由第九十八代皇帝征服的土地上零星得散着些漏网之鱼,多年震于不列颠尼亚的威慑未曾翻覆出什么动静,若不是一处算不上多震撼的反动,或许这种局势还会持续下去。
 
 朱利叶斯评价为愚昧。所谓的动d乱指的是十一区前些时日才活跃的一个反d乱组织,黑色骑士团。或许是看见不列颠尼亚在一直的压迫中并未讨到什么便宜,这些边小区域才会生出反抗的心理。
 
 他听闻过这个组织,朱利叶斯想或许自己还透彻得研析过两方对峙的战略,他承认这个zero或许是有这么些才能,但这也属讨巧和走运。十一区的领导人物的缺陷太过明显——若说后来的柯内莉亚公主殿下是有些能力的,那么后来的再度被黑色骑士团压制便是那被传闻精神失控的副总督所致。
 
 尽管黑色叛M乱不列颠尼亚获得全胜,压制住了十一区的动A荡,但那些并未完全臣服不列颠尼亚的各区借由这一恐AB怖组织涌现的反抗却并不随黑色骑士团的瓦解而消退,反而部分区域更有了联合对抗之心。
 
 庸人。
 
 
 圣彼得堡,EU本土上属不列颠尼亚的领土,此时是一如既往的不宁静,只不过这一次并不因为EU军没完没了的骚扰,而是源于来自不列颠尼亚传来的讯息。
 
 “朱利叶斯·金斯利!”
 
 乌列骑士团团长首先在韦兰斯大公沉稳道出这一讯息时忍住了想要拍烂面前会议长桌的冲动,他们已经没有计较皇帝的命令接纳一个不知道从哪个乡野之地冒出来的军师之时,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居然要去EU军驻扎之地——巴黎!
 
 这是把战争当游戏吗!
 
 不可理喻!
 
 这叫密商吗?这简直就没把他们EU·不列颠尼亚放在眼里!
 
 “皇帝陛下那里怎么表示?”
 
 圣拉斐尔骑士团团长皱着眉头在叠起的手臂上敲动手指,这个紧要关头,他们请求过来的支援居然要进入敌对阵营,他们几乎怀疑这人是把自己送去当人质。
 
 “法尔内斯卿,你还指望不列颠尼亚能给我们换一个有点脑子的军师不成?”
 
 乌列骑士团团长讥笑一声,对安德烈·法尔内斯的天真嗤之以鼻。不列颠尼亚放着这一处已经将近半年,他看不出皇帝有任何一丝重视的表现。
 
 “咳——”
 
 韦兰斯大公一声低沉的声音打断了这暗含所指的话语,被警告者识相得闭紧了嘴。
 
 “首席秘书官表示陛下事务繁忙,相关事宜全权授予军师。”
 
 韦兰斯大公同样深锁眉头,他单手撑在桌上说道,深蓝的眸子里掩藏着不悦,他知道皇帝陛下自多年前便不怎么关心这片他亲手征服的土地,很荒唐,但这不能明显表露。
 
 “不管怎么说,朱利叶斯·金斯利手中是握着相当一部分兵权。如今局势紧张,那位大人无法兼顾,这里无论如何也得守到那方谈判胜利归来。”
 
 众人听后认真点头,新任军师有如何的动作并不是他们的重点。
 
 “就按金斯利所说,让不列颠尼亚军先行入城,办一场接风宴——另外,曼弗雷迪卿,你从手下调一只队伍潜伏进巴黎,看他们到底是在计划什么。散会。”
 
 “YES MY LORD.”
 
 圣米迦勒骑士团团长米凯勒·曼弗雷迪起身行礼,大公爵点头后便先行离开了。
 
 “米凯勒,你已经有人选了吗?”
 
 安德烈·法尔内斯和米迦勒·曼弗雷迪并肩向外走去时,他察觉到身边挚友的一丝笑容,不由低声问道。
 
 “没错,不过让他去当探子果真有些屈才了。”
 
 米迦勒·曼弗雷迪大笑起来,他拍着安德烈·法尔内斯的肩膀豪爽得说道,他可是相当欣赏他这名部下的。
 
 “夏英阁?”
 
 安德烈微笑的面庞微微下沉,但他的好友并没发现。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得聪明——哈哈。”
 
 
 
 
 ******
 朱利叶斯把自己反常得在夜晚睡过去并导致没有完成他定下的梳理工作的原因归结在了自己护卫身上,但他没法发泄他的怒气,因为朱雀还跪在地上,他也没法把这荒唐的理由强行安加上去。
 
 这很离谱,被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守着他居然还睡着了!他不确定现在还维持夜间姿势的朱雀是否抬头看见他睡着后面被散下的文件给埋住的模样。
 
 “起来吧,枢木卿。”
 
 朱利叶斯拂开身上的一堆文件,他站直了身子后背过朱雀整理衣衫时顺口说道,他可能有点愧疚,因为他刚刚看见朱雀被汗水粘结的发丝。
 
 “是。”
 
 朱雀应声站了起来,朱利叶斯仍旧没有转过身,他自顾自得把自己的文件捡起整理后吩咐佣人多准备一份早餐,随后他便离开房间走向餐厅。
 
 
 
 
 “枢木卿,这并不能怨我。”
 
 朱利叶斯在用餐到一半时他还是最终没忍住沉默先说道。
 
 他不会承认朱雀有些僵硬的动作是由于他莫名其妙睡着而忘记了叫他起来。或许一开始是有几分立威,但他没想把事情做得太绝,毕竟惹恼了一个即将,不,已经与自己同处的军人不是什么好的作为。并且他认为朱雀不是一个那么听指挥的人,尽管他确实因为自己的命令跪了一宿。
 
 “如果你足够尽职,是可以叫醒我的。也不会因此造成一些没必要的不便。”
 
 “这没什么,金斯利卿。”
 
 听完了朱利叶斯的话语后,朱雀才从脸上把明显的疑惑卸下,他放下餐具沉稳得回道。这确实很让人诧异,前面的百般为难和命令他一同进餐这两件事根本没法联系起来。
 
 但这并不代表什么,他完全也可以同外人一般把这当成是传闻喜怒无常的军师的忽然起兴。
 
 如果一切都确实只是表面模样——
 
 “即日起我将直接调任此处。听从军师的差遣。”
 
 朱雀说道,单纯的护卫工作应当没有训练那么耗费精力,他并不觉得多影响了什么。
 
 “我会把叫醒军师大人的任务录进护卫的职责里。”
 
 正准备继续用餐,他忽然想起自己应该还没有回答完全,迅速得补充了一句。
 
 朱利叶斯听完发出一声冷哼,显然朱雀的回答没一个让他满意,护卫的态度让他更为肯定了 之前的定义。榆木一样的脑子。
 
 所以他放弃了就朱雀不显恭敬的言辞和举动进一步刁难的念头,太无趣了。
 
 
 
 ###################
 
 
 
 
 
*与《CODE GEASS 亡国的阿基德》剧情无关联。



评论(28)
热度(87)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