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备考12月N1,小伙伴们等我考完回来~

【反逆白黑】《半翼》

    【反逆白黑】 总目录

曦光——第二十章

    

    “这个——是对阿什佛德家的照顾?”

    

    朱雀将刚洗净烘干的衣物整洁得挂了起来,他捏着学院制服的衣袖金边转过头问道。两日的时间足够知情人了解鲁路修计划[JUPITER]的详细,并准备充分。

    

    “表面工作而已。”

    

    鲁路修语气稍有点敷衍,他的注意力全聚集到了手上的书籍上面。

    

    暗暗叹了一声气,朱雀显然并不认同鲁路修的说法,但这大概成了他的习惯。阿什佛德家对鲁路修的意义不仅仅只有收留这一条。

    

    他脱掉鞋子爬上床,鲁路修仍旧没有理会他,朱雀想自己应该有些后悔把他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书给鲁路修了。如果不是因为上面的文字不似当代语言,或是自己藏的地方不选在他认为鲁路修不会再穿的制服里,也许不会这么被无视。当然,他更认为那是因为这本书是垃圾桶里翻出来的原因。

    

    “鲁路修,有什么问题吗?”

    

    看见鲁路修翻完最后一页,朱雀便出声问道,他前日恍惚看见这是C.C.手里的书籍,或许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在昨日早晨没有忽略它。

    

    “没什么,一个古老的故事罢了,没想到C.C.还看这种没意义的文学。你想听我讲给你听也可以。”

    

    鲁路修起身下床,他随意得说道,然后在柜子里寻了一把打火机便进了洗手间。

    

    “还有,别把垃圾桶里的东西乱放!”

    

    仍有些恼怒的声音从关上的门内传了出来,朱雀眸光暗了一下,摸了摸身边还余存的暖意,压下了一瞬而起的疑惑。

    

    鲁路修再度出来的时候洗净了手,重新换了一套睡衣。

    

    “要听吗?”

    

    鲁路修问道,他理着被子的边角,目光在屋圈视,过于简单装饰的屋子大概这一段时间都会被搁置了。

    

    他视线从朱雀从宿舍带回的箱子移开,心底暗自猜了一下身边人大概的收藏品,先前稍有不安的心理大概消除了些许,然后熄了灯躺了下来。

    

    “不了,反正你都说是无趣的故事。”

    

    朱雀睁着眼睛说道,他目光朝上,黑暗把一切都罩住了,看不看的见都没关系,只要他听见身边还有熟悉的声音。

    

    这太安静了,朱雀翻过身抓住鲁路修平放在身侧的手,他还没有什么困意,而且时间也不算晚。这大概是他们最后安稳睡下的夜晚——在夺得世界之前。如果不是自己做的多余的事情,鲁路修大概仍会为他提早完成任务而保持先前的好心情。

    

    “鲁路修,你以前想过当皇帝吗?”

    

    朱雀先打破平静,他问道,然后感到自己握住的手掌轻轻回握了一下,他听见鲁路修平静的声音

    

    “当然,很早之前。”

    

    「——鲁路修小时候是很敬仰父皇的。」

    

    猛然的一阵回想让朱雀不由寒颤一下,他后悔自己问的这个问题了,有些紧张得想缩回自己的手,却在他还没有撤开时反被抓住,鲁路修也转过了身,他继续说道

    

    “现在也算愿望实现了。”

    

    并不是。

    

    “这是命运吗?我记得小时候我们有说过如今这一天。”

    

    朱雀朝前挪了一下身子,将头埋埋低了些,这样的距离他能听见鲁路修现在有力的心跳,比他的稍微慢一些,较之前规律了跳动的节奏。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有些低闷,鲁路修听着便又将凉被卷下去了一些。

    

    “我可不信命运。”

    

    鲁路修说,他显然也回想起那一个场景,毕竟那是他们不得不分开的缘由。告别的汽笛声曾让他以为那就是最后了。

    

    “那时你的回答——还没说完......如果你做皇帝,那我......”

    

    “那啊......谁知道呢?”

    

    鲁路修手指在朱雀掌间的厚茧上反复摩挲,答案如今已经并不重要了,那早已无法实现了。

    

    “别担心,我们一起,没什么不可能做到的。”

    

    “我知道。”

    

    直接将头贴在了鲁路修的胸口,朱雀听见他胸腔里的声音更为有力和自信,他回应道,他从来没怀疑过。

    

    往后便再没了交谈之声,明日的曦光则是乐章的序曲。

    

    

    

    

    —————————————————————

    —————————————————————

    

    

    “殿下,前往帕哈罗斯岛的准备已经全部完成。潘多拉贡和属十一区的直属势力也召集完毕。”

    

    卡诺恩·马尔蒂尼向沙发上正品着红酒的修奈泽尔·Ei·布列塔尼亚禀报道,他对目前的形势并不如修奈泽尔一般心态轻松。

    

    “鲁路修殿下他应该会整合布列塔尼亚的已知势力,在那之前,达摩克雷斯——”

    

    “不用这么急,这样我该感谢他。”

    

    “看来弑父的污名让鲁路修背上了,这对我不是很好吗,卡诺恩?”

    

    修奈泽尔端着酒杯轻轻晃了一下,窗外的明媚天气让阳光肆无忌惮得照进了窗里,洒在他金色的发丝上,优雅勾起的唇角显示着他此时愉悦的心情,显然方才直播中的境况并不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这样不更是一个机会吗?殿下?”

    

    注视着修奈泽尔酒杯里红酒挂过杯壁,润泽瑰丽的色彩始终都在杯中流转,卡诺恩抿了抿唇,他想自己知道第二皇子所想要的,但他并不认为那是值得用这么大的代价去换取的。并且鲁路修即位后直接就定了对不应之前皇帝召集命令的修奈泽尔和柯内莉亚的公然反叛的罪行,并且即时就下达了讨伐命令。

    

    “并且因此也必须中断和超合众国的交涉。”

    

    卡诺恩继续说,他笔直得站着,不断思虑着如何言语才能不僭越并能让修奈泽尔殿下考虑别的方案,毕竟鲁路修今日才即位,他还没能全部掌控住布列塔尼亚的势力,这个时候出击不正是能顺理称帝的良好时机吗?而不是现在被迫退居偏岛,连其他的外交也必须全部终止。

    

    “耐心点,我们握着不败的王牌,这些时间只是为了等时机成熟。”

    

    修奈泽尔说着将杯子放下,他将桌上的棋盘上的白色之王执起,抛玩了一个上下,然后转头看向副官

    

    “更别说还有一张绝对的底牌。”

    

    “而鲁路修除了geass,就只有那个背叛的骑士了。所以——”

    

    棋子落下,撞倒了黑白棋盘上的一枚黑棋。

    

    “这游戏只这样就太没意思了。”

    

    

    

    “现在要将真相告诉娜娜莉公主殿下吗?”

    

    沉默了片刻,卡诺恩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柯内莉亚之前询问过这件事情的处理。

    

    “那就要看天空要塞的完工进程了——”

    

    修奈泽尔再度将酒杯端起,眯着眼眸细品一口,这一切,都全在他的掌控之中。

    

    

    ********************

    

    “恭喜——鲁路修皇帝陛下。”

    

    白羊宫殿奢华的沙发第一时间便被C.C.霸占住了,她与话语不搭调的平静表情没引起正解开外衣的鲁路修的注意,她维持着自己一贯的姿势——抱着小腿歪头似沉思一般的神情。

    

    “朱雀呢?”

    

    鲁路修解开纽扣用手抹了一下脸颊上的薄汗,他记得他让朱雀先回白羊宫等他。

    

    “噢......他房间里。”

    

    C.C.回答道,她挑起了一边眉毛,她发现这俩人都一个样

    

    “你的骑士别问我来找。”

    

    “你们居然能聊这么久?”

    

    鲁路修没理会C.C.的抱怨,他从金边镶花的茶几上端起了一杯色泽已经淡了的红茶,这很显然是朱雀的。他感到自己仍旧还是有些燥热,便就着杯中的水喝下,布列塔尼亚六月的天气就如同它的动荡一般几经变换,早晨的清凉很难一直持续到夜晚。

    

    “他比你会讨女人欢心。”

    

    C.C.说道,她撇着嘴角抬起头,

    

    “让皇女殿下当佣人你也真是一如既往恶劣的趣味。怎样,至高的皇权?”

    

    她并没有全程跟着,或许和塞西尔聊聊天比之更让人舒心一些。关于后面的事情,从朱雀描述的过程来看,年轻的骑士并不认为这是多滑稽可笑的恶趣味。

    

    “很不错,毕竟我并不需要去当一名努力讨好大众并受欢迎的明君。”

    

    放下了手里的杯子,鲁路修半敛了眸子勾起一抹微笑,恶意比善意更容易传播,更别说被战争和动b乱完全笼罩的世界。

    

    “还有,关于GEASS的事情对朱雀就别提了。”

    

    他直直得看着魔女金色眼瞳,手臂撑在茶几上,紫色覆盖下的诅咒若能发挥它本身的力量,C.C毫不怀疑这人会立即对她使用。

    

    “C.C.,你答应我的。”

    

    “安心吧,只是对新皇帝就任的感想交流。”

    

    C.C.仰头倒下,脚尖毫不留情得在豪奢的沙发覆绒上蹬了几下,她很清楚鲁路修是怎么看出来朱雀会找她来询问什么。当然,「难道你有翻垃圾桶的特殊爱好?」并不能轻易打发那个固执的骑士,但让如今的朱雀不再追问却很容易。

    

    “我是你的共犯,不会忘了你的目标。”

    

    “谢谢。”

    

    鲁路修把C.C.踹下来的靠垫捡起放在一边,他轻声说道。

    

    “哦?”

    

    C.C.意外得侧翻过来,单手撑着头,有些不可思议得扬起一抹笑容,这可叫她猜错了一些事情。

    

    “罗伊德有说你的数据如何?”

    

    鲁路修想起之前伯爵的建议,而C.C.也很乐意。

    

    “别小看我。”

    

    “我可不敢。”

    

    笑着回应了C.C.的话语后,鲁路修接到了电话。

    

    “三个小时吗.....对,确定范围后待命......”

    

    “哈,还真是迅速,原本就存在的吗?”

    

    C.C.看着鲁路修收起手机,挑眉问道,这这势力并非一夕之间就拔起来的,但这些应该应该早已在鲁路修的计算之中。

    

    “自然,只原本屈服在查尔斯.Di.布列塔尼亚的压制下没显现出来,我这么一个没有威望的皇帝当然不放过这一机会了。”

    

    鲁路修看了看时间,还相对富余,杰雷米亚的严格执行计划的能力真不愧为当年担当“帝国之矛”的称号。

    

    C.C.按开了电视,新闻播报的声音传来的时候鲁路修转身向楼上走去,他想朱雀接下来的行程要重新安排了。

    

    

    

    朱雀将自己的物品收拾规整后便听见了鲁路修敲响了房门。

    

    新任的皇帝并没有什么与昨日不同的地方,即便今日他站在皇位之旁,成为皇帝的零之骑士,所有他曾幻想过自己会有的情绪,感叹或是自嘲,都没有,那一刻他才真正得领会到,他们果真已经站在了不可退步的悬崖上,每前行一步后路都会彻底崩落。他们的前行布满了阻障,他必须挥剑斩去,就算让鲜血污浊了双手,浸染了脚下每一寸土地也不能停止脚步,直到走上刑台——枢木朱雀和鲁路修·Vi·布列塔尼亚的十字架。

    

    “Yes,your majesty!”

    

    对鲁路修新的安排朱雀落下了回应,下一刻便紧紧拥住这新任帝皇,他感到自己身上燃着火焰,如同被荆棘裹缠后血淋的伤口,灼痛得需要安抚。

    

    “唔......”

    

    鲁路修似想要说什么,但朱雀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闭上双眼用力吻住了皇帝的嘴唇,湿润的唇腔内还残有淡淡的红茶味道,舌尖互相迅速纠缠上去,唇齿反复得吮咬过每一处柔软,急促的鼻息在极近的距离中萦绕不散,独属二人的气息和触觉他们均已无比熟悉。



接下来戳我R18




############################

*登基情景请回顾第21话

评论(10)
热度(84)
  1. cesia傾夜 转载了此文字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