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

 【反逆白黑】 总目录

荒原——第四章

    他知道的,这条路一旦踏上就再无回头余地,当初用如何得决心踩上了这恶逆之座,背上了这背叛之名,终于那已知结局——都决不允许有任何的动摇。

    

    他更知道,那人也决不许自己会由此而有任何的怯退,无论如何,无论——

    

    “有什么变动吗?”

    

    身后的脚步声代表着其主人已完成了所该做的,或是说,仅她可以做到的。朱雀问出话语的时候并没有回头,他看着面前的装接机械,靠在栏杆上的手掌不自觉得抓紧了一些。

    

    “怎么,听你的语气是希望有什么变动吗?”

    

    C.C.挨着一旁靠着,她不用看也知道身边的人是怎样一副神情,

    

    “亲自过去确认一下?他去了司令室。”

    

    “不用,如果有任务出动,他会直接下令的。”

    

    朱雀抬手触碰了一下耳边的通讯器,他一直都在以最高度集中的精力等待着,无论任何命令。

    

    他们的计划迄今为止都完美得一步步实施,当布列塔尼亚的军队完全占领了这日本之时,将这世界完全拉入了战争笼罩之时,就既定了那时所决定的目标绝无变更,绝不能变更。

    

    “真不像你会说的话——”

    

    一阵沉默后C.C.忽然说道,朱雀听言微微一愣,转过了头,他看着魔女的侧脸便听见她又说

    

    “共犯——难道你不是吗?”

    

    “你让我稍微惊奇了一下。”

    

    C.C.支着头,似乎在回想先前的一番场景,她确实没料想到骑士忽然无礼而野蛮的行为,毕竟,鲁路修对于娜娜莉所有无法遮掩的情绪也只能对其一人诉说吧。

    

    “我该感到荣幸吗?”

    

    朱雀回道,他想自己双手的轻微颤抖已经止住,紧握的双拳也无比坚定。若说成是对终归之处目标的觉悟也好,使命也罢,正因为他是如此得清楚那个少女所代表的意义,他才知道这动摇是如何得致命。他不能再去寻找任何理由去为那一场浩劫辩解,娜娜莉的性命的留存也绝不可能成为对东京租界内一瞬消失的千万生命丧命于手的一点可笑慰藉。

    

    “自神根岛上所得的结论无法否认,我们已经为此牺牲了如此众多的——他不会允许自己动摇的。”

    

    “你是知道这计划最终仍还会继续下去,还狠心得断去他的最后希冀吗?”

    

    对于朱雀与鲁路修相似的结论所指C.C.并不觉得奇异,她反问道,金色眼瞳深深倒影出骑士的面孔,她想面前之人的觉悟大概已经超过其自己所认为的程度。

    

    “他需要不留顾忌——鲁路修不可以有那种想法,即使修奈泽尔手里拿着王牌极尽利用,他也只能去清扫阻碍——为了Zero requiem。”

    

    “这是我的职责,我没有去守护的资格,就该义无反顾得去实行他的计划。”

    

    沧然的瑛绿眼眸如同他们脚底下浩瀚的海洋一般深沉平静,朱雀从那如同千年琥珀般沉积历史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脸上的神情,一种他自己也未曾见过的决然和坚定,他平静得说着。C.C.便仍向先前一般定定得凝视着他,她也仍旧回复一句

    

    “还真是自作主张啊。”

    

    朱雀没再说什么了,手臂从栏杆上放下,转身离开。他当然看见鲁路修在一瞬间的彷徨和那仿佛期望得到点什么救赎一般的目光,然而他却不能够也如他一般动摇那既定的决心,他们的救赎除了zero requiem,再无别的可能了!他唯有压抑着颤抖厉声提醒他们的约定,约定的明天。

    

    C.C.将视线从骑士离去的背影上收回,转过身继续看着面前的knightmare装接着机身,

    

    “兰斯洛特的剩余零件吗?”

    

    她自语道,她想尽管这机体大概可以护送他某一时刻的一段战斗,但并不能坚持到最后,

    

    “也是呢,毕竟只有他才是在身边直到最后的人呢。”

    

    

    **************************************

    

    

    “比你申请的时间早了一个多小时。”

    

    鲁路修看向已经重新换上了骑士服装的朱雀说道,他似乎能够从他身上闻见未散尽的火花溅开蜡油的味道,骑士身上也还带着一阵自那陵墓河边上的一阵湿凉。

    

    “已经足够了。”

    

    朱雀说道,他看向显示屏,黑色骑士团在日本的残余势力已经全数退往了蓬莱岛,这便意味着在塞西尔推算得这段时间里他们所占据的日本范围内暂时还不会开战。

    

    “富士山的准备,已经完成了吗?”

    

    “已经部署完全了——”

    

    

    “——启禀陛下”

    

    一声禀告的通讯打断了鲁路修的话语接入进来,鲁路修从朱雀身上收回自己的视线,接通后听见部下的通报

    

    “日本多处区域掀起暴动,是民众。”

    

    计算之内的程度。

    

    鲁路修只看了一眼那暴动的势力范围,便径直下达了指令

    

    “特遣镇压部队,武力压制,反抗的全部关押。”

    

    朱雀站在一旁抿紧了嘴唇,这暴动已经从布列塔尼亚本国内部完全扩散开了,暴虐的恶意已经如同瘟疫一般扩散开来,他很清楚自潘多拉贡被消灭后所有的内政控压系统便已经瘫痪,没了压制的殖民区民众联合了黑色骑士团的部分势力一同抵抗着属于皇帝的军队,能够动用的势力仅余这驻守日本的全部军力。然而对于所有的反抗鲁路修均不采取任何安抚政策,与之相反的,是采用军事力量的强制镇压。

    

    这一切确实如同鲁路修计算得一般——让自己成为独裁者,成为世界公敌。

    

    “超合众国的各国代表似乎已经选定了代理。”

    

    等待鲁路修关闭了通讯后,朱雀提到他在租界内路过某个直播公屏的时候,黎星刻迫于各国压力所宣读的文件。收押在阿瓦隆舰舱之内的各国代表并不是一个绝对拿得稳的王牌,当黑色骑士团和超合众国与修奈泽尔汇流,当达摩克雷斯悬浮高空,他便认为这其实不是一能够押注的筹码。鲁路修该比自己更清楚修奈泽尔可能会随时抛弃这些代表。

    

    “别担心,黑色骑士团、黎星刻他一定会为了能够救出代表而直接与我们交战——如果直接动用芙蕾雅,他是不会答应修奈泽尔。”

    

    鲁路修相当肯定得说道,他短暂得看了一眼监控里天子蒋丽华和皇神乐耶的状况,他曾与那个勇士合谋过,所谓思恋的力量吗?这可是他一个绝对自信的押注啊。修奈泽尔本身除了芙蕾雅并无其他倚仗,若是直接使用芙蕾雅,也同样会被冠以一暴虐称号,他需要一个讨伐过程——这是让黎星刻拖住修奈泽尔发射芙蕾雅的重要筹码。更何况,黑色骑士团也同样不会轻易放弃皇神乐耶这一重要领导人物。

    

    “届时,一定要诱使其进入攻击范围——”

    

    鲁路修说完站起身,他想对于修奈泽尔先行煽动各地揭竿而起的正义演说,自己也该准备点有些像样一点的回应,即使那对于属于他的奴隶而言并无任何作用,但多少也是对这出戏有一个合理的演绎,让世界登上舞台中心!

    

    达摩克雷斯进入到可以对日本发动攻击的距离范围还有至少三天的时间,足够了——

    

    

    ***************************************

    

    修奈泽尔·EI·布列塔尼亚比之一个只徒有暴虐之名的皇帝来得有声望得多,响应于他号召下的队伍也逐渐庞大。他精巧得将黑色骑士团力量瓦解完全,让这由zero一手创建的棋子又毁于其旧主手中。他确实没把鲁路修手里控制住的代表当做一个可能的威胁。只是令他意外的是那个看起来短命的将士的确是突围了,这让他的计算出现了一点没预料的偏差,但这不足为惧,只要手中的系统能够完美得行驶它的职责,便可达成和平。

    

    或许鲁路修确实是把自己落后于修奈泽尔一步的情况是完全得考虑在内,对于过早得被迫使用富士山战术、陆地部队的全灭、以及堆砌无数士兵诱发芙蕾雅的发射.....每一步,均一一截断完全己方退路,所以当阿瓦隆开始在太平洋上空开始下降时,他仍旧从容不迫。

    

    「相信我,鲁路修,一定没问题的。」

    

    面对无法攻开一个缺口的达摩克勒斯,他只有一种方案,唯一一种,不可失败,绝对不能失败。

    

    他相信朱雀如此肯定的话语,关于罗伊德·阿斯普林德和塞西尔·柯勒弥还有妮娜·爱因斯坦。

    

    蜃气楼飞离舰舱,通讯接通了兰斯洛特·Albion,他宣布上一计划的完美完成,而接下来的,便全寄托在他二人手中,掌控住世界意志的最后一搏便全在于那高悬的达摩克雷斯之上。

    

    “鲁路修,一定会成功的——”

    

    朱雀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出,异常得坚定而沉稳,

    

    “我们联手的话,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蜃气楼在皇帝直属编队中冲向最前,后方的黑色骑士团的残余力量被暂时得拦截住了,朱雀从侧翼撤回,极其最大速度归拢队伍。他听着鲁路修那方一阵沉寂的缄默,继续说道

    

    “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吗?相信我——”

    

    鲁路修紧锁的眉头摊平些许,他似不以为然得哼叹一声

    

    “当然。”

    

    他见到达摩克雷斯发射芙蕾雅的弹道处解开了光盾,瞄准的方向已和蜃气楼的轨道重叠。

    

    “我可是一直都——相信着你啊!”

    

    纤长十指按在了系统的键盘上,正是因为相信,才敢将所有的所有,全部压付——

    

    将这世界揽于掌控之下,将这罪恶链锁紧握,将枢木朱雀之名——

    

    ——泯灭。


评论(11)
热度(49)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