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

   【反逆白黑】 总目录 

     荒原——第六章


    这世界,正在崩裂。

    

    神圣布列塔尼亚帝国第九十九代皇帝鲁路修·Vi·布列塔尼亚,同时也是超合众国最高议会第二任议长。他以绝对的军事力量统治着世界,并手握足够毁灭任何一个国家的最强武器——芙蕾雅。

    

    天空要塞达摩克雷斯停止了上升,悬停于太平洋上空,以肉眼直视或是电视转播的方式,每日在不同的时段展现于人们眼中,恐惧吗?愤恨吗?东京租界仍未重建完全的巨坑和潘多拉贡的荒芜可以轻易得压住任何的反抗之心。

    

    惶恐,不安。达摩克雷斯之战那日的阴霾似乎一直都未消散开。八月一日比一日更为炎热的烈阳跟富士山喷发的岩浆一般,带着毁灭一切的炽烫,浓烈的火山灰笼罩了世界。

    

    皇帝的走狗似乎遍布世界,人们不敢窃窃私语,生怕言语的错误导致牢狱之灾,怕进了恶逆皇帝的囚笼就是踏进了必死的地狱。

    

    …………

    

    朱雀扯下搭在颈间的毛巾将头上的汗水擦干,将浸湿的衣服扯松了一些,心中估摸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应当去换一身衣服,转身之际忽然瞥见了一旁靠在花坛边上的布偶抱枕。

    

    那个女人——

    

    脚下避开了从花圃里爬出绽放得艳丽的矮牵牛,然后将在手里被汗迹浸湿的木剑放下,朱雀走过去把抱枕拎了起来。

    

    “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忘了…...”

    

    弹了一下抱枕上沾着的一点清晨的露水,手指扒拉着玩偶的走线边缘,朱雀发现前两日C.C.一直抱怨脱开缝线的地方又重新缝补好了,细密的走针,也不知道那人是什么时候空闲下来的。

    

    脸上不自觉得爬上了一点笑意,发丝间渗出的汗水沿着弯起眉眼滑到了嘴角,他还想自语打趣两句,忽然听见园子里一边传来窸窣响动,警觉得一把扣住暗别在剑道服腰间的实弹手枪。

    

    这处区域应该是连护卫都不允许踏入的。

    

    当然,有一个人除外。

    

    朱雀看了看手中还拎着的玩偶。

    

    果然,C.C.急匆匆得去而又反,然后冲到面前,一把抢过了他正准备递还给她的玩偶。

    

    “男人的手汗最讨厌了!”

    

    C.C.抱着玩偶揉捏了一阵,然后凶神恶煞得说道。

    

    “什么?”

    

    朱雀挑高了眉尾,即便他如何没有想和披萨女斗嘴的心思,但在C.C.独有的语调和措辞上他也实在忍不住得考虑是否不绅士得用这女人每天都能让佣人耗上几个小时来打理的屋子一事来还击一句。

    

    “我是来告诉你,他朝这边过来了哦。”

    

    有趣得盯着朱雀欲言又止,复而又淡漠撇开视线的模样好一阵,C.C.再度开口说道,她把脸藏了半边在玩偶下,仅叫那金色的虹膜背着朝阳的光芒,发出幽暗的光芒。

    

    “噢……我知道。”

    

    朱雀应声道,然后弯腰捡起自己的木剑,他耐心得理下了缠在剑端的矮牵牛花藤,紫色花朵似裙裾般的朵瓣如道谢一般在他掌心轻颤两下,露水便濡湿了手掌。他感到胸腔里发出沉闷的叹息般的哽气声音,却又不让除自己外更多的人听见。

    

    今天一早,不,应该是更前一些的时间,从新闻播报和送进他房间里的大叠的资料中,他自然是清楚皇帝的行程。甚至之前,和之后的打算。

    

    在这离东京租界并不远的一隅,抬头便能隐约看见巨大的达摩克雷斯。朝霞比前一晚的夕阳更为艳红,渲染了一大片的云彩,但今日却并不见得是多好的天气。

    

    朱雀收回看向上空的视线,狐疑得看着面前穿着一身侍卫服装的女人,他不确信得问道

    

    “你就来说这个?”

    

    看C.C.的模样,显然已经去过了地下监牢之中,如果不是为了她落在这里的玩偶,也应该有些别的情报吧。

    

    “不是。”

    

    C.C.果断得回答一声,她视线落在朱雀的腰侧,继续说

    

    “可能你没发现自己伤口什么时候裂开了,我是顺便过来拿我的东西的。”

    

    朱雀听言迅速侧头低下视线瞄了一眼,果然,有点点血迹浸出了还缠在身上的绷带上。

    

    “只是单纯的皮外伤……如果不是鲁路修一定要求必须……嗯?”

    

    微微蹙起眉头,话语说到这里,朱雀便一瞬明白过来,

    

    “你这是报复吗?”

    

    迅速翻折下一点绷带遮盖住零星血迹,他反问一句,然后听见庭院一头已经传来了脚步声响。在这处只留着昆虫低鸣的空间显得尤为清晰。

    

    “没错啊,你自作主张的态度太令人不爽了。”

    

    C.C.弯起嘴角笑说道,语气还是依旧带着浓浓得戏谑调侃。

    

    “一副‘你的职责已经完成,可以功成身退了’的表情,可真不懂得感激。”

    

    撇眼看了一下走近的白色身影,C.C.凑近在朱雀耳边低语

    

    “不然你以为鲁路修能闲着多陪你那么一会儿?不过——”

    

    “——我可仍旧还是他的共犯。”

    

    

    鲁路修已经走近了过来,臂弯里抱着重身上撤下的披肩,他先看向C.C.先开口道

    

    “你那边……有什么异常吗?”

    

    “一些小状况,一会儿具体提交给你。”

    

    C.C.拨弄了两下玩偶身上的装饰,她偏头回答道,毕竟鲁路修本人理论上应该是不会再去关注囚犯,再过段时日,便会公布处刑的时日。想着,目光便从面前朱雀身上愈合得差不多的伤口上扫过。

    

    再度把怀里的玩偶抱紧,她难得会有这种难以捉摸的情绪,不舍吗?还是说她也让这两人给染上了那固执的劲儿?那个“已亡者”这些时日倒和她谈及了更多,一些久远得她似乎要将之记载进了“过去”之事。

    

    “看起来你还相当精神,EU合众国那边,不错得礼遇?”

    

    迅速抛开了无端涌上的思绪,C.C.打量了一番正扯开衣领试图用手掌扇风获得点凉意的鲁路修,皇帝脖颈上有些暗淡的印迹。眼角收回不可置否的玩味笑意,她便听见鲁路修开口说道

    

    “毕竟现在不需要去博取群众的支持,达摩克雷斯足够了。”

    

    鲁路修将搭在手臂上的披肩对叠整齐,神色仍还有些没卸下完全的倨傲,显然前日去EU合众国那边见到的代理代表们并不太识实务,相信不出半日,他强逼代表签下Sakura Dite 分配权独属神圣布列塔尼亚 的事情便会在暗处曝光。

    

    “不用去准备演讲些什么,只要人们还能看见达摩克雷斯,看见违逆皇帝者的处决——”

    

    “——不需劳神去笼络人心,那是和对手争取拥护时的手段。更何况,现在我们并不存在有反对者。”

    

    有些自嘲得笑了一下,他自然知晓这只是明面上的假象。即使是当初登上皇帝之位,他也全然是使了外力,然后用言语蛊惑民众。只是如今也不敢有谁拿着先前暗藏着独裁野心的条例来讨要说法,民主不过只是哄骗众人的好看外衣罢了。

    

    “杰雷米亚传来的报告,残党……柯内莉亚他们的据点,已经吩咐让人小心避开,他们是在等你最后的日期。”

    

    “很好。”

    

    鲁路修点了点头,他这才对上朱雀的眼眸,看见霞光流转于碧色瞳孔,他应了C.C.的话语

    

    “不出两个月,就可以决断了,”

    

    话语落下,回应声只有一阵携带了清晨湿意的风声,他看向天空,晨风吹散了一些积云,浅灰色的层云下金色开始迅速晕染朝阳曦光。

    

    “鲁路修……”

    

    朱雀先唤一声,他紧握住木剑的手掌木然得似乎失去了知觉,在这一话语中他似乎预见了为零一刻之时掌中执剑,手心冰冷。片刻缓神过来时他五指又恢复平常,他的声音成功拉回了鲁路修的视线。

    

    鲁路修看向他的时候一旁的魔女也转了身子,长发随着轻风拂动。她轻快得说道

    

    “十点钟,皇帝直辖区资源所属宣告的直播,记着。”

    

    “那是当然!”

    

    听出了女人言语里的有趣意味,鲁路修佯恼着低叱一句,C.C.离去,他重新转回目光时瞥见了朱雀敞开的衣衫下绷带不整齐得翻折起来,便径直走前两步,猝不及防得扯住了面前之人的衣衫领边。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得胡来。”

    

    鲁路修把折起的绷带翻上去,查探那底下的伤痕,黑色的血痂下的确只轻微得裂开,沁出了些细小血珠。

    

    “都说了已经好多了,而且,医生也说没有大碍了。”

    

    见鲁路修无言得一手整理绷带,朱雀松开紧抿的唇说道,然后自己也跟着搭上一手。他言自己的体质较常人优异,愈合伤口很快,更别说如今又被配以了极为优待的医疗。

    

    “这不是你乱来的理由。朱雀。”

    

    鲁路修不满得扯正了他身上的衣服。

    

    他听见鲁路修这么叫他——朱雀,枢木朱雀。至今仅余一人还冠着这姓名在他头上,剩余的都在那陵墓之中,也许是一副空棺,也许是某个被火光灼得焦黑的尸体。还活着,他还能活着数日。追上走前两步的人影,他先前似乎隐匿胸腔中肺腑的不住颤抖似乎又消退下去。

    

    “鲁路修,我看到送来的公文里……这里不是已经归属布列塔尼亚了,为什么?”

    

    并排一同走回住处时,朱雀提问道,他并不清楚这么多此一举的用意,如若只是单纯地积累恶意,那也确实太耗费心神了。如若真是作为一个荒唐的君王,也不必把自己弄得这么劳神了。

    

    “确实,这么看上去就像是独裁暴君愚蠢的巩固地位的行为……不过,这也是以后能够去交涉的筹码,毕竟奇迹之外也得予以恩惠才是。”

    

    鲁路修笑得不可置否,然后抬手拍在朱雀的肩上。后者受力转头看过来,似又要说什么,然后看见那眸子里的挑起得似赞许一般的神色,他便改了问语,只说道

    

    “我提交了一篇报告,关于Sakura Dite的开发……等下,鲁路修。”

    

    话语还没说完,朱雀猛然顿住脚步,他凑近了也随之停住的身边人面前,抬手轻轻抚上那眼睑处。

    

    “嗯?怎么了?”

    

    被朱雀突然的行为惊楞了一下,鲁路修皱眉问道,试图偏头躲过的行为也没能奏效。

    

    “……唔,毕竟在影像面前,仪容总得还是要十分注意。”

    

    他确实感觉到朱雀的带着湿意的指尖蹭掉了一些他眼圈处的遮瑕物质,他对这种粉饰感到一丝不自在。

    

    “鲁路修……你的眼睛——”

    

    朱雀话语出口,鲁路修立即偏开了视线,脚下不由向后退去,果然,这些时日不间断的灼热疼痛便是预兆了吗。耳边传来木剑掉落在地板上的声音,一只手掌有力得抓住了他的肩膀,阻止了他退步的动作。

    

    Geass!已经不能被掩盖住了!



评论(17)
热度(45)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