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零镇祭】  

  Blessing   of  Life

  

  01

  

  “ZERO大人,三个月不见,你还是这么精神。”

  

  鲜艳亮丽的裙摆转出一个圈,黑色长发的女子朝男子站着的地方靠近一步,站住脚后将墨绿的眼眸凑上前去。

  

  “明明这么忙碌。”

  

  她最后一句像有些抱怨,不过一闪而过的情绪后,便又是狡黠灵动的笑容出现在脸上。

  

  “皇议长,前日……”

  

  “不要用这么疏离的称呼,我是私下来找娜娜莉陛下小聚的,难得今日偷闲。对吗,娜娜莉陛下?”

  

  神乐耶转头看向ZERO的身后,女王娜娜莉陛下抬手朝她打招呼,浅紫色的眸子好看得弯了起来

  

  “神乐耶殿下,欢迎过来参加茶会。”

  

  ……

  

  花园的各色花朵开得明艳,恰逢今日的阳光温暖,透过橡树落下斑驳光影,洒在一方矮桌上,一旁的侍者参好了一杯茶水,朴素而精致得瓷器轻放在一处空位上。

  

  “娜娜莉,你的新发型很美哦!”

  

  神乐耶不再揪着ZERO说笑,她不客气得坐在娜娜莉的对面,由衷得赞叹了一句。对面的女王已经完全脱去了稚气,亚麻色的长发一丝不苟得盘在脑后,脸庞的轮廓清晰,微微颔首时端庄而优雅,倒影在面前茶杯里澄澈红亮的茶水里,显得恬静柔软。当然,女王若真如这模样一般温婉,前些年的许多棘手问题定然即使是有ZERO也难以迅速解决呢。

  

  听了神乐耶的称赞,娜娜莉明媚得笑起来,抬手触碰了一下鬓边绾起的发辫,平日里自己一直没有盘过这么复杂的发髻。

  

  她朝ZERO扬手,

  

  “潘多拉贡遗址博物城的建成八周年演讲辞稍后修改了会再发送给你,今天拜托请休息一下吧,本来也是你的假期。”

  

  娜娜莉站起身,ZERO立刻两步并过去扶住了女王的手臂,娜娜莉无奈得笑着抓住ZERO的手掌,

  

  “这已经都过了一年了,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哦。”

  

  “是呀,ZERO大人你这么偏爱女王陛下,连我都要羡慕了。”

  

  神乐耶撑起她漂亮的脸庞,眨着眼睛说道。

  

  “娜娜莉陛下,那我先告退了。”

  

  ZERO向女王道别,临走时娜娜莉把先前摆弄的千纸鹤递到了他的手里,纯白色的信纸折的,是她刚刚学得的一种折法。

  

  02

  

  远离布列塔利亚帝宫的私人住所,这是ZERO三年前买下的,住所不是很大,临着一处很宽阔但很安静的公园,开车的话不用太久的路程就可以到海边。

  

  ZERO从一个懒洋洋的睡眠里醒过来,从床上爬起来到厨房里弄些简单的早餐他几乎用了前些日子完成这一系列事情时间的六倍,不过,那也没办法呢。

  

  下楼到客厅里,首先按开了电视,ZERO端着一杯牛奶盯着屏幕顿住脚看了好久,直到播报的节目完毕,才不满得模糊嘀咕两句,抬手准备将手里端着的牛奶喝下。冰冷的牛奶挨着嘴唇,ZERO似忽然想起什么一般迅速将杯子放进微波炉,转身又去冰箱里翻找面包。

  

  **

  

  ZERO又把房间整理了一遍,他把所有的窗帘都拉开了,屋里有不少绿植需要见到阳光,尤其是这个季节天气越来越暖和了,尤其是屋里的铃兰已经有了花苞,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开花了。

  

  整理书房的时候ZERO把好几本只翻了一半的书籍扔进了角落,即使那书本崭新,距离出版的时日也没过去多久。

  

  将所有的地方都又规整了一边,ZERO才把书桌上的相框拿起来,细致得沿着雕刻精美的边框擦拭,然后看着相框里的照片良久。

  

  相片泛黄,边角有陈旧的霉斑,还有几处划痕,这和崭新的相框难以匹配,但ZERO的目光还是似欣赏一般得看着,似乎这是最为珍贵而动人的艺术品。

  

  “真的像笨蛋一样……”

  

  ZERO轻声低语,手指隔着玻璃抚着那相片上另一人的笑颜,

  

  “我们。”

  

  当他郑重得将相框放回去的时候,看见了下面压着的票券。

  

  “真是的,早知道就先去看了,现在倒还要约着时间去。”

  

  将票券在桌上杵了一下,对齐平整了又压回了原处。ZERO抬着头在心中默默得算了算日期。

  

  03

  

  Zero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有关于此的报道也越来越少了。Zero的年岁应该大了,人们在之前有过猜测,自Zero开始移交一些工作开始,各国的政治权势一点一点得开始变化,当然,是朝好的方面。Zero是英雄,但英雄也会累的,可能英雄想自在得安享晚年。即使Zero逐渐得退离政坛,世界也仍按着好的轨迹运行,这对人们而言比什么都重要。

  

  “Zero!”

  

  宫殿的房门被侍卫关上的一刻,女王便小步得跑了下来,她脚步不快,长发在身后肆意得飞舞,脸上早没了先前淡淡的微笑,Zero隔着面上的头盔便也能见到那双紫罗兰一般的眼眸里急切而期盼。他静静得站在原地,待娜娜莉奔到了眼前才一把单手搂住她纤软的腰身,让她挂在自己身上然后转了一个圈。

  

  “娜娜莉。”

  

  Zero说道,然后将女王轻轻放回在地上。女王松开抱在Zero脖子上的双臂,然后望着又直起身的Zero。

  

  “生日快乐!”

  

  Zero另一手从披风里拿出,手上递上了一方礼盒,他又说道。

  

  娜娜莉接过后焦急得打开礼盒,然后在目光触及到里面的礼物的时候,泪水一下便夺目而出,身后的至亲好友们听到了女王像小女孩一般的低泣,

  

  “谢谢,谢谢……”

  

  她说道,声音哽噎颤动。

  

  Zero抬手抚上女王的脸颊,他小声说,

  

  “娜娜莉,你做的,真的很好。”

  

  娜娜莉听见这话语,她抬着头,柔软的目光浸在倒影了盛开着紫罗兰般的眸子里,她朝着Zero看了过去,似这温柔的目光也能穿透那透不出光线来的厚重头盔,然后望进那里面之人的眼底。

  

  她想,已经传达到了,所有的心声。

  

  用手背迅速得抹去脸上的泪痕,将手中的礼盒郑重得盖好,珍之又珍得抱在怀里,女王转身,

  

  “大家,我们继续吧!下一个该讲自己的这些年的趣事的,是谁呢?”

  

  04

  

  ZERO自己一个人跑到了日本去,戴着一个假面,换了一套崭新的私服,顺便还有不知道哪里去办理的一个合法的虚假身份。

  

  他在一张关于日本未来建设新方向的新闻报道的报纸上看到了一方边角处不显眼的板块,虽然只有寥寥数语,但足以让他扔下手里的其它事情赶过来。

  

  这个地方,充满了关于他与那人的回忆,不论是欢乐,或是愤恨。

  

  ZERO在长长的阶梯处驻足了片刻,神社的鸟居因为年久呈现出深褐色,上面牌匾上的字迹也已模糊,但却没有别的太重的伤毁痕迹,只随着被年份更替而逐渐浸染上历史的斑驳。

  

  收回视线,ZERO照着记忆中那报纸上的地址朝前寻了过去。

  

  “还真有人愿意投资这处土地的建设……但是——”

  

  负责人礼貌得将文件交还给ZERO,为难得说道

  

  “虽然因为神社前主人身份的原因导致这处难以找到一个更优的规划方向,但那一个老前辈还是值得去尊敬的,即便这里没有被破坏,要修建成一处遗址纪念也不会有多少人愿意踏足……不过,外籍人士……”

  

  话语没有说完,负责人相信面前的这个布列塔尼亚人应当是很明白这道理。

  

  “瞧我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稍等。”

  

  ZERO无奈得揉了下额头,然后从背包里又翻出了一份文件,

  

  “我只是过来看看情况,投资人是这位。”

  

  “嗯?日本人?这……这么巨额?”

  

  “这么大一处资源荒废了是不大的亏损呢。”

  

  ZERO回道,如果那上面的人有点头脑便知道这个提议绝对是优于他们的。

  

  ……

  

  “历史这东西,谁知道多年后又是怎样的呢?”

  

  负责人收起资料,他听见男人轻淡得说道,在心里应声点头,如今不过八年多了,有关于八年前两个罪恶之人的许多记载在慢慢消失残缺,只留有那恶名还为人谈及,但再过十年,百年,又是如何呢?如果有什么不得了的发现,或许这处遗址也能成为一个珍贵的考究对象吧。

  

  ……

  

  “先生,那边,有一大片荒地,你要考虑一下规划成什么呢?”

  

  走出门口的时候,负责人指着远处的一方绿地说道,那里似乎曾被战火波及,但现在浓郁的野草和零星的树木已经掩盖了其原本的疮痍。

  

  “全部……种上向日葵花吧。”

  

  ZERO笑了起来,他的眼眸里似乎已经盛开了满世界的向日葵。

  

  05

  

  Zero拿着手里的行程安排看了好几遍,他对自己说,虽然有些远,但是这是最后了。

  

  他坐在专机里,想起了看似久远得不得了的事情。

  

  「真美啊,星空。」

  

  黑发的男孩难得地发出感叹,夜晚的微风将白日里的炎热拂去了不少,空气里带着海水的咸湿与不知名的植物的香气,每一次呼吸都惬意无比。

  

  「那是当然!没有什么地方比我发现的这里能看到更美的星空。」

  

  躺在礁石上棕发男孩毫不客气得自豪道,如果不是他的朋友,他才不会让别人踏上他的宝贝地盘。

  

  「别说傻话,你根本还没去过别的能看到更美的星空的地方。朱雀。」

  

  「你这家伙在说什么,明明这里就是最美的!」

  

  被叫做朱雀的男孩似被戳中了自尊一般叫起来,然后一个挺腰坐起了身。

  

  「朱雀哥哥,虽然我看不见这里的星空是多美,但是我见过哦,在电视上,靠近北极的地方,像跳舞的彩带,五颜六色的,有时又像火焰,或是纱巾……」

  

  「那种东西我也在电视上看过!不亲眼见过的东西,谁知道它是怎样!」

  

  朱雀挥着手叫道,打断了坐在一边的另一小女孩的话语。

  

  「你在激动什么啊,吓到娜娜莉了!还有,娜娜莉,那个像彩带一样的东西是太阳激烈活动放射出的带电微粒,受到地球磁场作用时,沿地球磁力线高速……」

  

  「吵死啦!鲁路修你只会说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叽里咕噜的,明明是我带你来这里的!」

  

  「我没说这里不好,只是还有更美的地方,娜娜莉说的北极光也很美,你该多听下别人说的,别像笨蛋一样得自我意识过甚。」

  

  听着两个男孩斗气般得争执,娜娜莉笑了起来,清脆银铃般的声音让男孩们停止了争吵

  

  「哥哥和朱雀哥哥的感情真的非常好呀!」

  

  「怎么可能!和这家伙!」

  

  男孩们异口同声,这让女孩儿的笑声更为欢快了。

  

  「等着瞧吧!鲁路修,我一定会亲眼去看看那个什么受地磁微粒,告诉你那肯定没有在枢木朱雀的秘密基地上看的星空漂亮!」

  

  「都说了让你把话听完,那是带电微粒,里面含有能量的物质,像Sakuradite也蕴含能量那样,然后它进入到地球的南北磁极——」

  

  「吵死了啦!」

  

  **

  

  “Zero大人,已经到了目的地了。”

  

  接通的耳边的传讯让Zero迷迷糊糊得从安稳的瞌睡里醒过来,他捞起一旁的头盔带在头上,把一件厚重的披风裹住身体,然后打开休息舱室走出,一边回应道

  

  “那个单独要见我的领事,在哪?”

  

  “那位领事……咦?”

  

  “怎么?”

  

  汇报的声音凝滞了一下,让Zero戒备得微微得皱起了眉头。

  

  “失礼了!那位领事重新发了信息,说她在城里的披萨店,祝Zero大人玩得愉快。”

  

  “披萨店?”

  

  “是,领事……”

  

  后面的话语Zero已经没再去听了,他已经走出了专机,面前的景色让他一瞬几乎忘记了呼吸。

  

  绚丽的巨大如屏障般的光屏贯穿天幕,跳跃着,翻滚着。像彩色绸缎,柔软的纱巾,投下五彩绚烂光束,然后弥漫开去,朝着遥远的天际。

  

  Zero看呆了,部下们也是,Zero朝前走出好远,无垠雪地上留下一排长长的鞋印,过了好久才有人注意到Zero那身几乎把头也裹进去的披风下,垂在身侧的手上拿着他从未在人前脱下过的头盔。但没人想去知道那底下到底是谁。

  

  06

  

  魔女出现在Zero面前的时候朝他抱怨自己的脸上长了恐怖的小细纹,尽管他并没看出眼前的女人和她离开的时候有什么变化。

  

  然后女人就和她的披萨堂而皇之得霸占了屋里看上去唯一能住人的卧室,并把她带来的一件衣服扔到她的手里。

  

  「帮我洗干净,去明年的祭典的时候还可以再穿。」

  

  魔女说,她翻上他的床铺时,刘海倾斜,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Zero看着手里的漂亮的樱花图案的浴衣神情莫测。

  

  「男人给我去睡客厅。」

  

  毫不客气的语调和表情,和曾经别无二致。

  

  **

  

  「你来做什么,C.C.?」

  

  Zero问道,他一周后返回自己这个居所拿他所有的备用物品的时候没有见到预想中的糟糕场景,他一阵意外后还是顺带得收拾下那个无理的女人摆在餐桌上的今日余餐。

  

  「等人。」

  

  女人说道,然后把眼眸从电视机上转了过来。她听见那边Zero收拾餐桌发出的声响微重。

  

  「出了一个差错,我也确实没想过这结果。」

  

  「这就是你私自把人带走的结果——你真自私!」

  

  Zero走出来站在沙发边,他压低不了的声音里的颤抖和冷意。

  

  「这只是意外。」

  

  C.C.并不怒,也不急,侧身倒在沙发上,长发垂落到地上披散开来,她回道。

  

  「他人呢?」

  

  Zero觉得自己简直快要窒息了,他问出最后一句话时全身血液都似乎冻住了一般,胸口像被冰锥戳着,痛得几乎他以为自己下一刻就要死了。

  

  「我说了,不知道。所以我才在他最可能来的地方等着。」

  

  回应她的是Zero摔门离开的声音,并不重,被电视里关于EU方面发生的与布列塔尼亚领土索回问题的新闻播报声音压下了。

  

  **

  

  Zero收到一条陌生的简讯,上面说「我走了。」

  

  看来魔女猜错了,他毫无情绪得想着,应该是那处房子的租金到期了,而自己本就不多的积蓄也经不起那女人挥霍。他准备重新让部下去选一处再离宫殿近一些的住宅,虽然大部分时间他都住在宫里,但可以隐匿身份的私人住所仍有功能性的必要。

  

  Zero整理私人物品的时候发现丢了一件物品,他几番说服自己那东西没任何意义,但最终他还是鬼使神差得在结束忙得团团转的一天夜里赶回去了,并在心里祈祷这一个月,房屋还没有再租出去。

  

  房屋的窗户都是漆黑一片,Zero稍松一口气,他试探得输入密码,然后打开了房门。

  

  房屋里没有陈旧空气的味道,洁净得不似沉寂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Zero打开房屋的灯时历经了他自那日以后第三次觉得自己像要死掉的感觉。

  

  **

  

  「你想把这一么一大摊子事情丢给我又一个人走掉吗?ZERO!」

  

  如果不是脑子像残损的机器一样失去了运作能力,他一定不会说出这么蠢的话语。

  

  他说话的时候拿着他落在屋里的相片,他知道这是那女人故意的。相片用一个木质的简单相框框了起来,但掩盖不了因为被压在他不怎么翻动的私人物品下太久而受潮生出的几处霉斑。

  

  07

  

  ZERO收到了两封信,知道这处地址的寥寥数人,这么久了也从未有过任何一位拜访者。

  

  仔细辨认着信封上的字迹,ZERO把其中一封放在了桌案上,拆开了一封沾着几个油脂手印的信封时显得心情非常好。

  

  “那个披萨女,还是有点能耐嘛。难为她能安定这么久,看来是不错的地方。”

  

  ZERO自语道,然后翻过最上面的一张写得张牙舞爪的信纸,下面是魔女拍的并不怎么走心的照片,被披萨挡了一半的脸庞,毫无章法的构图与视角,甚至还有镜头糊掉的照片。

  

  极光。

  

  最后一张照片难得摆正了镜头,正对无垠星空,洒下色彩绚烂、星光流转的光幕。

  

  将信封封存好,ZERO留下了那张极光的照片,他把它压在了书桌的相框下。

  

  他忽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说起来,娜娜莉指派的那个任务,地址是在……北欧?

  

  08

  

  Zero回到帝宫,准备交接最后的工作。

  

  秋天的气息散去了夏末的燥热,宫里不少已经凋落的绿植被精心修剪了残朵,但同时仍有许多这个季节当有的花卉绽放,秋天的帝宫便呈现着另一面的美景,宫殿门口的几株合中华联邦赠与的木兰已经开放得十分美丽了,素白的花瓣层层包裹,向纯净的少女一般亭亭立在枝头;两边的花圃里有些枫树也是红了一大片,混着一些常青木,色彩交错。

  

  女王在会客厅里等着Zero。

  

  Zero踏进会客厅时,里面只有女王一个人。

  

  娜娜莉见到Zero时笑得和外面开放的木兰花一样纯洁安好,她说Zero的地位不用奉还,今后想进到宫里随时都可以,属于他的密令并不会更改。

  

  “你还得需要生活的钱财。”

  

  娜娜莉眨了眨眼,一丝狡黠的笑容跃然唇角。

  

  然后她递给了Zero一方精美的小盒,Zero收下的时候将一叠照片和一个数据存储器也一起递交了过去。

  

  娜娜莉接过郑重得一张张翻看,然后又在膝腿上叠齐,Zero看着女王满心期盼得抬着脸庞,明亮的眸里紫罗兰在微风下摇曳,

  

  “打开看看?”

  

  女王催促道,直到Zero似有什么猜测般,手指颤动得打开盒子,看见里面的物事的时候像愣了神一般。

  

  Zero确实愣住了,一向严谨的他几乎不会有这种失态的时候,但现在,在这里,在这他们眼中永远珍贵的女孩的面前,这没关系。

  

  “这是我第一次自己设计图样,然后……不知道有没有继承到一点天赋……”

  

  娜娜莉脸庞爬上一丝绯红,她抓着照片的手指指节捏得泛白,说话时目光慌乱得移开,

  

  “私自拆了一小处你上次赠予的礼物上的物件……你会怪我么?”

  

  娜娜莉咬紧下唇。

  

  “怎么会呢,高兴还来不及。”

  

  Zero轻轻摇头,然后盖上盒子,他说道,手指还在盒子上的花纹上摩挲,这小锦盒上金色的花纹他在记忆里极深,经由那人之手绘制,嚣张得展示人前。

  

  “娜娜莉,我很喜欢。”

  

  **

  

  这一天,女王守着一段无声的录像,仅有十几分钟的录像,翻来覆去得几乎看了整整一晚。

  

  09

  

  Zero经历的第四次几乎要死掉一般的时候是他说出了一句最自私的话语,他自己也认为自己是疯了。

  

  「我……我想要拥有普通人的幸福。」

  

  他说出来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即便下一刻身体连着心脏都一起又复苏过来。

  

  10

  

  他们一起去看极光了。

  

  在北极圈内的城市冷得不得了,鲁路修被朱雀从暖和的木屋里拽出来时候几乎把自己裹成了一个夹心面包,走路也走不稳当。

  

  “你看,已经守了好些人在这边了。”

  

  朱雀兴奋得拉着鲁路修朝前面跑过去,无奈穿得太厚实的鲁路修压根跑不了几步路。

  

  当然,这种情况简直就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朱雀果断得把人打横抱起,他抱怨

  

  “都怪鲁路修穿得太多啦,不然我可以直接把你裹在我的大衣里面。”

  

  鲁路修羞恼得扯着朱雀盖在帽衫下的头发,

  

  “笨蛋!不知羞也得有个限度!两个大男人这么抱着像什么样子!放我下来!”

  

  “我知道,鲁路修其实是想说‘我一个大男人还让别人抱着,太有损形象’啊啊——别扯,很痛耶!”

  

  这个季节来看极光是非常不错的,鲁路修向朱雀保证了这个时间一定能等到极光出现。

  

  鲁路修保证的话定然是不会出错的,那绚烂的美能让人几乎窒息。

  

  “嘿,小哥,帮我们拍个照呗?”

  

  有年轻的情侣向他们搭讪,朱雀兴奋得答应下来,然后同样也以这个要求作为条件。

  

  朱雀的唾液蹭在脸上一会儿就变得冰凉冰凉得,鲁路修恼火得蹭干了一处,另一处就贴了上来,最后他索性把脖子上的厚围巾围住了自己整张脸,只留了一双晶紫色眸子,被忽而变幻为紫色光幕的极光照射得更为透亮,这让朱雀几乎看呆了。

  

  “看我做什么!看天上啦,体力笨蛋!”

  

  “鲁路修,传说见到极光的人能得到最美好的幸福。”

  

  朱雀说话时眼睛亮晶晶的,鲁路修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面前之人软蓬蓬的头发,他在围巾底下闷声说

  

  “幸福从来不是靠什么东西依存的,是自己去争取的。”

  

  他们在舒适温暖的木屋别墅里做爱,极光可以从头顶上一扇巨大的观景天窗透进来,落在他们交缠的身躯上面。

  

  朱雀滚烫的身子几乎把鲁路修燃烧殆尽。

  

  10

  

  梦。

  

  原来是梦啊。

  

  梦里的自己居然是这么一副白痴模样。

  

  盯着床上的帷幔发愣,他居然在书房里的小床上睡着了,自嘲得想要弯起嘴角,怎么自己越发想念那人了。

  

  **

  

  咦?

  

  怎么,这也是梦吗,他正这么想着,居然那人的脸忽然就出现在眼前。

  

  “喂——好痛……鲁路修你别掐呀!”

  

  “会痛啊?”

  

  11

  

  “胡须脸……你这是什么外号?”

  

  ?

  

  “嗯……就是C.C.给你那张照片,背后写着‘胡须脸,我决定尝试橘子味的披萨’,是塞西尔小姐又给她灌输了什么奇怪的思想吗?”

  

  朱雀抓着鲁路修的手挨着自己温热的脸庞上温柔得笑着,他说

  

  “我已经拿回了自己的姓名了吧?”

  

  鲁路修在那脸上先前的红印上又掐了一把,他看向一旁书桌上的相框,里面两个大男孩穿着猫咪的服装勾着肩背笑得灿烂,他回过头说道

  

  “对我们而言,早已拿回了。”

  

  **

  

  “朱雀,我们一起去看极光吧!”

  

  鲁路修说道。

  

  12

  

  两副假面,一份特权,他俩就可以满世界到处跑,假面戴着仍旧感觉生硬,但是紧握在一起的双手倒是消融了这不适之感。但过不了多久,或许这假面也可以彻底去掉了呢。

  

  客机舒适的双人舱室里,鲁路修全神贯注得看着面前的直播。

  

  女王着了一身庄重漂亮的正装,在大议堂里进行着世界和平第九周年的演讲,鲁路修显然并没太关注演讲的内容,他低声似自语一般说道

  

  “她还是把它穿上了啊。”

  

  一旁的朱雀听见了,他凑过来在鲁路修耳边说道

  

  “娜娜莉为了能穿下你这套衣服可是配合着营养师进行了近一年的调理。”

  

  听言,鲁路修懊恼的表情又浮现起来了

  

  “该死,我居然没算到娜娜莉会在两个月里长胖……”

  

  “因为心情很好嘛,当然就会长胖了,鲁路修你还不是一样!”

  

  ……

  

  鲁路修扭过头不与朱雀继续说下去,他知道这人准又要说让自己和他一道去锻炼一类的,这可完全不是他的风格。

  

  “季诺说他又征服了一处高峰,还有……因为比赛输了所以卡莲答应了季诺的求爱……”

  

  “对了,还有……”

  

  耳边朱雀的话语他听着便走神了,不过这可没什么关系,他们现在拥有永久的契约,他想要听些什么有趣的事情,都可以和朱雀反复得谈起,无论多久。

  

  “……C.C.说她拿的薪水还没有一个果农的多……嗯?”

  

  肩头传来一道重量,朱雀笑起来,看来劝说鲁路修与他一起锻炼的事情还是得继续下去呀,夜里稍微久一些了,白天就总是打瞌睡。

  

  交握的手掌温度灼热,朱雀另一手在衣兜里攥着那一方小盒的手紧了紧,他想,今晚可以给鲁路修一个惊喜。

  

  直播里娜娜莉的致辞已近尾声,并不过于拉近的镜头下没人能发现那正装胸口的处的精致胸花上,少了两颗彩钻。

  

  娜娜莉亲手设计的钻戒,里圈是女王的笔迹镌刻着的两人的姓名。

  

  永远,都套牢了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零镇后的肆意展开,一直都想写出双Zero的感觉,不知道这篇能否有一丝两人已经融为一体的感觉呢?

  

  因为前段时间参加的一个关于极光的讲座,便有了这个灵感,虽然设定乱飞,但是至少想要他们还是得到一份普通人一般的幸福吧。

  

  *本来打算完结《半翼》荒原篇的,结果发现这flag立的太早【泪……这里先抱歉了

  

  *这个撒刀的日子,希望此篇能够治愈到大家吧,如果有小细节不是很明白的欢迎留言或私信,每一个细节都是甜甜甜哦。

评论(27)
热度(91)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