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朱修】《我的式神是恶魔》02

 总目录

我的式神是恶魔 02


什么!布列塔尼亚!

听到这个名字,周围的人都隐隐有了怒气,那个强盗之国!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不过你们的怒意对象似乎是弄错了。”

鲁路修唇边的笑容不减,他瞥了一眼旁边捏起拳头来的男子,惬意得抖了抖身后的黑色翅膀,收拢了些盖住背后破掉的衣服,

“人类的世界可与我没关系,对吗?朱雀?”

朱雀拧着眉毛没出声,布列塔尼亚和日本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最近又有了恶化的趋势,父亲那里这阵子为这事头疼了很久,也同时更向他施加了从政的压力,然而碍于京都六家的势力没明着摆出,他招了式神这事儿根本是瞒不住的,如果让父亲知道是来自于布列塔尼亚的——不,或许本身这事就有蹊跷。

“当然,你们如果不欢迎我呢,就麻烦把我送回去一下,这里太远了,我这样子可没法出门啊。”

见到朱雀越发严肃的表情,鲁路修仍旧挂着轻松的神色,语调无奈。说着还蜷了一下自己尾巴,然而挑高的眉尾可是表明了自己绝对的胜券在握。

他这话一出,果然大家都没法再说什么了,纷纷朝朱雀看去,毕竟朱雀作为召唤者,作为唯一一个可以召唤出式神的阴阳师,他才是最终决断的人。

“什么?送回去?我没想过要送回去的问题啊!”

朱雀睁大了碧色眸子,极为认真地说道,然后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他手掌微微拢,朝着鲁路修走前了两步,继续道

“既然是我把你带到这里,我会负责的。请跟我过来吧。”

鲁路修嘴角上扬得越发明显,笑容好看得让朱雀又愣在原地,

“喂喂,朱雀,不是吧,这种来路不明的小妖,你没搞错吧!”

没等朱雀回神,一直横眉竖眼的一个赤发男子就过来推开朱雀,一把揪住鲁路修的西装领带,鲁路修被拽的向前一步,这人便又说

“长得跟电视上的小白脸一样,肯定是没什么用处的,从哪来打哪回吧!”

“别碰我,庶民!”

鲁路修顿时收了笑容,眼神凌厉,紫色眸子里似乎卷起血色,声音转而低沉了下去,气势凌人。

“你这家伙说什么!”

男子捏紧拳头就举了起来,

“玉成!”

“住手!”

两声呵斥同时响起,但已经来不及了,玉成的拳头并没落下,但身上的衣服立刻燃起了紫色火焰。

好在剑道服宽敞,玉成惊叫着打开朱雀抓住他的手,迅速扯开衣服滚进了附近的草丛里。

听到玉成还在发出声响,众人松了口气,朱雀盯着鲁路修左看右看,

“没事吧?”

“当然。”

鲁路修轻快得回道,然后把领带扯下来礽向跟着走过来的那个叫做藤堂的男人。

“让你见笑了,玉成性子太急了些。”

藤堂接住了那根领带,他看了看这明显是人类的服装和高级的衣料,不动声色得将拢紧的眉头舒缓了些。

“没事,也是为了日后的和平相处。”

鲁路修重音稍偏,这个男人自然能懂他的意思,别让不相干的人来招惹他。

“藤堂老师,不然就让鲁路修……鲁路修·兰佩路基在神社住下吧,正好也专程空了一间屋子。”

“但是,枢木首相听说你召唤……明天一早就会过来。”

藤堂的意思很明显,一个布列塔尼亚的妖怪,不,恶魔,要怎么解释?就算枢木玄武对这玄虚之事不怎么太过上心,但这个问题显然已经不是简单得让朱雀召一个式神的事情了。

“父亲那里我去说吧。”

朱雀沉声回道,藤堂了然得点点头,示意鲁路修跟上;后者前往时回头看了眼正叮嘱在场人封口这事的朱雀,满意的笑容更明显了。


**


“说吧,你有什么目的?”

藤堂安排离开后,朱雀在玄关处就把鲁路修拦住,他手掌压在墙上时险些压住鲁路修有些散开的翅膀。

“你在说什么?我可是被你召唤到这里的呢。朱雀。”

鲁路修看着朱雀笑得奇异,朱雀捏紧了垂在身侧的拳头努力使自己别总是不由自主得想盯着这只恶魔看,他才不信自己能将西方地界的恶魔给召唤过来,就算真的阵术可以穿过地界屏障,若那方不回应,是没法强行召唤过来的,毕竟只需要稍作抵抗就可以挣脱被地界屏障削弱的灵力。

“唉,看来你不知道吧,这两界裂缝可不只是日本啊。”

叹了口气,鲁路修说道,然后他轻轻推上朱雀的手臂,

“若不是这道裂缝,我怎么可能穿过屏障阻隔呢?”

朱雀的手被推开,他看着鲁路修自顾自得开始解开身上的西装,背后的翅膀居然收了回去,露出背后的两个破洞。

“有新的衣服吗?大概这个没法继续穿了。”

鲁路修提着衣服问道。

“......”

还敢再这么理所当然一些吗!

朱雀没接过衣服,他看着鲁路修收了翅膀,头上的一对黑色漂亮的角也收了起来,尖尖的耳朵也变成了常人模样,这太神奇了!只是……

“为什么尾巴还在外边呢?”

他朝前一步,动作迅速得抓过鲁路修身后卷了个弧度的尾巴,疑惑的神情简直不可能是装出来的。

砰!

“好痛!”

随着一拳落在自己头上,朱雀松开手抱住头叫了一声。然后面前的恶魔少年鞋都没换就冲进房间里去了。

他当然发觉了鲁路修抬手的动作,只是他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敢一拳揍到自己头上,而且……最后他没看错吧,那恶魔,是脸红了?

“给我出去!”

里面传来那只恶魔的怒吼。

看来父亲说布列塔尼亚人的性格恶劣还是有点准确的。朱雀不满得想着。

“这里是我家!我凭什么听你的!”

朱雀径直走进去,没道理自己还得听一个来路不明的恶魔的话,他可是自己召唤出来的!

*******


真的好想吃甜啊!!!【被自己雷到的后遗症。



评论(16)
热度(70)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