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

 总目录

曦光——第十章


“时间定下了。”


“时间,已经定下了。”


朱雀接上自己怔然的上一句话语时未能察觉到他忽然将牙根咬紧,将掌下新做的衣服抓出皱褶。他告诉自己,这只是通知站在门口的魔女的一句讯息,一句鲁路修已经择好了计划的终日,已经筹备了所有条件的讯息,毕竟除了出勤在外的杰雷米亚,这里只有他们三人可以互相商讨这计划是否还欠缺了什么。


朱雀的背影在发抖。C.C.单手掌在门框上,她看不见朱雀的神情,只能见到他撑在皇帝的桌案上,掌下是那身深蓝色制服的外衣与披风,他身上穿着合身的浅色衬衣和未换下的制服裤装,那是今日皇帝刚好完成的装束。


她从外边碰上打开门出来的鲁路修时,那人脸上挂着笑容,气色与神采都显得自在飞扬,一边还回头对屋里的人说着什么,甚至没注意到她就在走廊一边,然后又朝他这几日闲时就会去待上一阵的做服装的房间走去。


“开始在他面前隐藏情绪了吗?”


C.C.开口回道,金色的瞳孔里映着那道瑟瑟发抖的人。


“是,是啊,不能让他发觉自己选定的人的这么懦弱吧。”


朱雀捏紧了手掌,惨然的抬高了些唇角。


“他什么都不再拒绝了,也不再与我争论了——所有的。”


是的,那人纵容着他,不拒绝自己对他的乱来,不对一些矛盾争论。皇帝给自己定下的计划几乎都完成了,还差最后一项就完成了他的职责。鲁路修还笑侃自己这皇帝做的轻松,这下更是没了事情,倒不如打发时间,多摆弄摆弄自己乐意的事情。


听着朱雀忽然哽住的声音,C.C.抓着门框的手指微微一紧,她继续沉沉地说道


“在潘多拉贡,你已经应下了——”


那个愿望。他们约定的愿望,她无法介入那两人的愿望,即便那是C之世界的呼声。但她还仍是Zero的共犯,她接受着那个人的祈愿,她接着说


“枢木朱雀,你已经接受了愿望。”


朱雀浑身一震,将那衣服抓得更紧了,


“我知道!”


零之骑士所肩负的愿望是让他的主君,他的帝王统治世界,它实现了。但这并没有终结,枢木朱雀还背负着最终的愿望,那破坏秩序的终结,那揭开未来光明的利剑是在他的手中,他应下了,应下了成为零的愿望——


他闭着眼咬牙低语,却不受控制得让声音猛然一颤,然后听见身后的门便关合上了。


我知道啊……


浑身如同被抽去了力气,朱雀失力跪在地上,他咬紧了下唇,止住喉咙里的颤音。不行啊,这幅样子,他还有什么资格来软弱,肩负着过去的仇恨与未来的希望,更有鲁路修嘱托的愿望,他怎么能够——


“什么叫做‘终于能归还了’!”


鲁路修越发欣慰而期盼的神情却更让他感到窒息般的痛苦,朱雀终忍不住低吼起来,声嘶力竭。用力地将衣服抓紧,使劲地揉在自己怀里,声音压在胸腔里穿梭,似乎能撕裂跳动的心脏。


“什么叫做‘之后就拜托你了’!”


“一直一直都是这样擅自决定……”


朱雀躬起了身子,胸口贴着的衣服上似乎还留着鲁路修掌心的温度,眼泪却已不争气得从他紧闭的双眼里溢出,然后落在地毯上,隐没进深色的繁复花纹之中。


“……唯一能实现你的愿望……只要是你的愿望……”


断续的话语淹没在哽噎之中,除了将那人亲手缝制,将伴他走至最后的衣物越抓越紧,仿佛这就是他能拥有的所有、他唯一能拥有关于他的永远。


C.C.抵在门口没有离开,她能听见屋内的低沉呜咽声音,抬头看向走廊里的巨大窗户,视线越过窗沿,望向湛蓝色天空,那空中的管辖之力又削弱了几分,以便那些计划之内的人物得以完成布控,时间,确实到了呢。


不再拒绝了么?


果然你还是太温柔了呢。


她想起了前两日鲁路修与她谈起了计划后的事情,那人的geass再度强化至了可控状态,她隐晦得提及了一个可能却被无视了过去,那人说他管不着以后的事情,但是似乎把契约者就这么不闻不问得丢开似乎挺不绅士的,她似乎还嘲笑了一番那小鬼的闲心,作为一个不合格的契约者还是少操心这些事情。


“去看一下温柔的世界吗?”


C.C.自语道,她扬起嘴角看着天空上的云彩变幻了形状、聚拢又消散开去,感到那投入这处奢豪建筑的阳光刺眼,眼睛酸涩得厉害,身后的房间内静默了下来,她收回一声没来得及出口的叹息,转身离开了去。


鲁路修,这么自信吗?


看来你的‘枢木朱雀症’还是一如既往得严重啊。


**


鲁路修当真得闲了下来,相比于每日接手越多文件提要的朱雀,他显得自在多了。


C.C.越难见到身影了,也许是去寻找新口味的披萨了,也许考虑了他的提议,开始定下了新的旅途……反正他是彻底得悠闲起来了,甚至可以在朱雀汇报时撑着头打瞌睡,在后者安静得等他醒过来时可以一同摸进厨房里,教与几道其喜爱菜式的做法;或是一边寻来小说看着一边陪着不知道几时对象棋有了兴趣的朱雀下棋;又或是应着朱雀的要求弹奏乐曲,然后让靠在身上的睡着的人倒在腿上,静静得看上一阵……


剩下的时日不多,一只手就可以数过来。

 

终结的前夜,朱雀盯着屋里郑重得悬挂起的两套服装发愣了许久,这时是半夜时分,鲁路修已入睡了好一阵,他摸着黑小心翼翼得下床,扯开了一些窗帘。


窗外的缺月如同银钩一般半悬于天际,但月光却格外得明亮,帘子缝隙里溢进来了些冷色,他借着这点光晕却将那明日的“礼服”看得真切万分,被月色映得雪白的帝装、被夜色晕染漆黑的为零衣袍,还有置于银色剑托上的两柄泛着冰冷色泽的长剑。


一把是他的骑士之剑,一把是皇帝的佩剑。


他已不再是骑士了,或是说,那骑士已为他的主君献上了性命,那天使之翼的剑柄再不配为他握紧。


皇帝的佩剑奢华而浮夸,它并没有剑鞘,他临时提出时鲁路修还费劲得去订制了不相符的剑鞘,他没说原因,鲁路修也没问原因。


悬挂的瑛绿宝石折射出冷艳色泽,这与那身帝装华服上的装饰相辉映,鲁路修说他喜爱这个颜色,说这是一种温柔而充满希望的色彩。


但在明日,最后的明日,这色彩会映入他最后的视线,温柔,希望,若这是能让他看见的最后的话——若是能作为你生命最后的点缀,我的眼中将只有你的存在。


*


月色偏开了,屋里再度被浓浓夜色笼罩,静谧的黑暗犹如无形的双手扼上喉咙,朱雀感到自己似乎窒息一般哽住了,但只一瞬这处空间就被柔软的暖光点亮,紧迫一瞬褪去,他回头看向身后的床铺。


鲁路修打开了暖灯,不知什么时候翻过身的他静静得看着朱雀没有出声,后者也没打破这阵静默,只走过去重新爬上床铺。


“忽然清醒得厉害,一点也睡不着了。”


朱雀把自己完全得裹进了柔和被窝里,紧紧得挨着鲁路修,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放松了些神情说道,但他仍感觉自己的身体僵硬得厉害,好似月色的凉意沁入了肢体,让他忍不住得想要发抖,他想抱紧鲁路修,让温和的体温驱赶寒冷,却又怕这寒冷沾染身边之人。


“是吗?”


鲁路修应道,他轻松得笑起来,


“我倒是困的厉害,总想多睡一阵。”


脸上的光晕黯淡下来,鲁路修视线随着朱雀起身的动作而上移,然后看着这人又翻过身来遮住了灯光,他收了笑直直得看着朱雀的眼睛,就这么俯视地对上自己的目光,他见到里面藏着的漩涡与激湍,眉尾在跳动,眉头隐隐抽动,这并不出色的伪装似要即将崩卸。


“朱雀。”


他在朱雀开始咬住下唇时忽然叫他,然后见到后者听见了便松开了动作。鲁路修稍微借力撑起些身子,松垮的睡袍散落开,敞开的领口便露出里面白皙皮肤上深浅不一的密集吻痕。他没去整理散开的衣服,只用手掌抚上面前的脸庞,指尖按过朱雀压低的眉,抚过微微抽动的唇角,他说道


“能笑一下吗,很喜欢你像笨蛋一样的笑容呢。”


听到这声要求,朱雀陡然惊诧地睁大了双眼,怔怔得看着近在咫尺的紫色双眸,那双眸子已经恢复了最本初的色彩,晶紫透彻,似乎能一眼望穿。他抓住自己脸庞上手掌,掌心的温度足够传导过来熟悉而眷念的体温,把他身上被冷凝月色镀上的冰冷带走,于是他弯起了眉眼,扬起唇角。


一道温热滴落下来,正落在眼睑上,鲁路修茫然得眨眨眼,那滴晶莹带着暖色的反光便顺着脸颊滑下。


他一下笑了,然后收回手倒进床铺,他用手掌挡在眼前,笑着说


“你这表情还不如哭好看。”


鲁路修转过头,看向一边,看向那方衣物悬挂之处,看向地上投影的长剑暗影。


“这么说的话,很过分啊。”


朱雀撑着身子的力气一卸,撞进鲁路修怀里,他把头埋进了那肩窝里,闷着声音说道。


“鲁路修。”


这声音就像在打颤一样,他却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住,他继续说


“这么说的话……小心我真的哭给你看啊——”


“朱雀……”


鲁路修有些无措起来,他掌住朱雀的肩头想要说些什么,但朱雀却死死得让自己抵在肩头,不离开半分,他压得极低的声音像是抽泣


“就这样,鲁路修——就这样就好了,就这样。”


朱雀带上哭音的声调已经明显起来了,他仍试图让自己别那么狼狈,这个时候若是抬头的话,定然视线里的容颜会模糊掉的,定然会被看见这糟糕的模样。


“只是突然有点混乱,只要一会儿就好,没关系的,我会好好完成的。”


“想起那些不愿放弃的东西总是有些不争气得心痛……”


“但是不会动摇的,我只是有些,有些混乱罢了。”


耳边的低噎声音似乎又遥远万分,鲁路修沉默得听着,缓缓将臂膀收紧,把朱雀用力得抱在怀里。


“如果能传递到就好了……我的体温。”


若不能止住你的哭泣,那至少传达一点没法说出口的思念。


我在这里哦,却再没法说出了。


朱雀的温度如此炽烫,心跳的力量如此得用力,那心声,那所要传达的心声,他听得到,他不止一次得听到,他再一次听到了,鲁路修在庆幸着,没在失去的那一刻才拥有,才相互触碰,这至少是无比的幸运吧。


他听见耳边的呜咽声却陡然放开了,所有的思慕,至少都相互回应,这就少了些遗憾了。鲁路修拥紧了朱雀,让那力量几乎压迫自己都无法喘息,让朱雀的心跳声音印进自己胸口,刻上灵魂。


待耳边的哽噎几乎窒息,他猛然捧住朱雀的头,抓住那凌乱的发丝,然后吻住了被印下太多齿痕的嘴唇。


他最后说


“请原谅我。”




**


评论(21)
热度(65)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