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极渊》 Part 17

目录

Part 17

 警告:

 *OOC

***************************


 极渊 Part 17
 
 整洁的衣着,即使还是囚徒模样,但也十分得体了,不像是被对待犯人一样,不像对待一个该被严审的罪者。
 
 朱雀试着接近维持着坐姿,呆滞得看着囚笼顶上的鲁路修,他需要向总督提交审讯结果——下一次黑色骑士团的行动位置。
 
 他如往常一般直接询问,鲁路修只回以了一个晦暗不明的眼神,偏色的双瞳中沉静得如同一汪再无法波动的死水。
 
 他还在害怕,怕那天自己身下的躯体失去温度,失去回应,以最为凄惨的模样消逝在自己手里。每一想到这里,他就几乎将手心的掌肉戳穿。
 
 但是......应该没关系了,看,现在的一切与他刚接过审讯一职,刚好见到完好的他的模样一般。他相当仔细得清理掉了那些污浊的痕迹,扔掉了提箱,让所有一切都整洁干净得犹如最初的样子。
 
 “鲁路修,告诉我吧,下一次的地点。”
 
 朱雀半跪在鲁路修面前,将地图摊在他的腿上,声音显得无辜。但鲁路修仍旧无动于衷,他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样的沉默几乎将朱雀逼迫得临近崩溃,他想拉住鲁路修的双手哀求他,告诉他如果能好好得把战争停止,恢复宁静,自己愿意和他一起承受错误的代价。
 
 朱雀抬手想这么做时鲁路修先一步收回垂在身侧的手,他扯松了脖子上扣的紧实的扣子,不让那它压迫了自己越发沉重的呼吸。
 
 衣领下白皙的皮肤上几道暗紫色的深痕露出,混着几处颜色更深的吻痕,这色彩比被印刻的诅咒
 更刺眼,甚至丑陋而狰狞,朱雀猛地站了起来,未经思考得就扯住那散开的衣领,想要把它严实得扣上,遮住这些碍眼的痕迹。
 
 鲁路修没制止,也没反抗,他静静得任朱雀双手微颤得又重新给他把衣领扣紧,然后微不可闻得轻轻张开双唇,一声轻叹。
 
 温暖的气息在朱雀手上铺开,他鬼使神差地低下头,挨近鲁路修的薄唇,没遭遇拒绝的他试探得进了一步,轻轻地蹭上了微凉的嘴唇。这两日足够那上面的咬痕尽褪,触碰下感觉不到任何的干涩。
 
 这动作没有更进一步,朱雀轻轻触及的亲吻停住了,或说是惊住了,因为,他感受到鲁路修的双臂环在了自己腰上,这一动作让他几乎丧失思考。惊愣的时间有些长了,至少对于鲁路修而言是这样的。他屏住的一声呼吸松开,朱雀也一瞬用力得撤开身,他推着鲁路修的肩膀,自己猛然后退了好几步。
 
 “对......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碰你了!”
 
 朱雀神色看上去惊慌失措,他说话时喘息不匀。
 
 “不会有以后了。朱雀。”
 
 鲁路修站起来了,他终于将目光投在了朱雀身上,声音平静。但朱雀却反而先移开视线,他怔怔得盯着落在鲁路修脚边的地图,不知道自己乱成一团的思绪里到底该找出什么话语来回答。
 
 寂静里朱雀恍惚听见一声刺耳的咔哒声,这声音如此耳熟,他几乎瞬间就抬起自己的视线,朝向面前之人。
 
 鲁路修仍站在原地,他单臂平举,手里紧紧得扣住一把枪支,拇指从打开的保险处移开。
 
 ?!
 
 朱雀看起来仍旧没回神,他抬手在自己腰间摸索着,直到确定了鲁路修手里那如此熟悉的枪正是自己别在身上的那把,他才在身侧垂下手臂。
 
 “所以......”
 
 朱雀反而平静下来了,他看着指着自己的枪口,黑洞洞得如同无底的深渊,吞噬着所有的情绪,理智,与期许。他低沉出声,眸底不见一丝波动。
 
 “你又要开枪吗?”
 
 他问道,他想知道这一次的理由是否与前一次的一般。
 
 鲁路修没回答,但嘴角扬起了他一贯的那种笑容,胜券在握一般的。
 
 “杀了我你也没办法逃走的。”
 
 “只要枪响,外面的人就会冲进来。”
 
 朱雀冷静得说道,他并没觉得这是一种威胁,他要避开这道射击太容易 ,他只是,只是想知道,鲁路修已经恨他到如此了吗?他感到自己的心脏每一次跳动都带着撕裂般的疼痛,触碰不到,却难以忍受,让他恨不得它别跳动了才好。
 
 这番莫名的期待让朱雀更加沉静了,他甚至眨了眨眼,表情放松。
 
 “朱雀。”
 
 鲁路修又叫了他的名字,他已经太久没听到他这么叫他,用那种和熙而温和的声音。朱雀睁大眼眸看着鲁路修的双唇,他觉得这番温柔的声音,如果能说出那句话,能够足够清醒得再说一遍......
 
 他脚步随着鲁路修走动了几步转了方向,让那双已失去温度的眸子始终正视着他,让那枪口正对自己胸膛。
 
 鲁路修正对囚室门口停住了步子,他又说
 
 “你大概,忘了我们......可是敌人啊。”
 
 朱雀咬紧唇,手心传来尖锐刺痛,他盯着鲁路修的食指已经半扣下扳机,再用下一分力气就会有子弹发射,带着震响和呼啸,穿破他的心脏。
 
 “但是——”
 
 语调一转,鲁路修的音色更为轻扬了,
 
 “谁让我们是朋友呢。”
 
 “朱雀。”
 
 朱雀陡然抬起视线,他没来得及看清鲁路修脸上的笑容,便看见那原本指向他的枪口调转了方向直接抵在了那人自己的太阳穴上,然后食指扣下。
 
 不——
 
 “不要!”
 
 
 ********


*完结倒计时

评论(29)
热度(64)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