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极渊》Part 20 (下)完

【反逆白黑】 总目录

极渊 Part 20(下)


朱雀将被打晕的士兵藏在驻地内不那么显眼的地方,他并没用多大的力气,应该几分钟后就会清醒过来,他没有多一秒的时间来耽搁,极速得驾驶着战机沿低空向政厅返回,得快点,不然将再也……没有机会了。


东京政厅显得与平常别无二致,守卫们严肃的表情看上去仍是那么乏味,作战是秘密进行的,当然不能说是黑色骑士团气数未尽的残党带着总督兜圈子,给布列塔尼亚颜面抹灰。


但朱雀知道,这政厅已是空壳,就连总督本人也不在其内。毕竟抓捕C.C.、捉拿余党在此一举——据zero所言,他们即将会转移据点,届时他也完全没办法了。


朱雀极为熟练得避开监控,他的令牌还有着权限,虽然自己不明白这张本该失去解码资格的令牌为何还能使用,但如今这无疑就是他唯一所握着的机会了。


“嗯?”


身形矫捷得避入暗道,朱雀从对面钢化墙面倒影上看到正更换衣服的人影,虽然看不清样貌,但应该是黑色骑士团的人……果然,调虎离山吗?是鲁路修的计划吗?这样的话也太了不起了。朱雀想不明白这种情形到底是如何发展而来的,但鲁路修是可以做到的,做到这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他现在出奇得平静,他只知道要找到鲁路修,要告诉他——


深牢下还有数层未知,该死!朱雀从另一条道上避开监控离开,同时黑色骑士团的人也几乎是秘密得行动着,这证明鲁路修还没离开。


朱雀迅速得朝更下一层寻找。十七层,没有!十八层,没有!再下一层,没有!没有!根本不能停下喘气,朱雀觉得自己的速度似乎更快,他的心脏跳动得如此强劲,血液翻腾得厉害,鲁路修,你在哪?


另一边隐秘行动的黑色骑士团一名全身着着全新白色金边紧身制服的绿发少女正捣鼓着一堆精密的仪器,脚边躺着好几名已经失去意识的操作人员。她长发利落得挽着,一边敲击着面前的键盘,一边毫不在意得回着耳边的通讯


“啊,这种东西还是难不住我的。反正不行直接切入C计划。”


“哈!?你说什么!”


通讯器另一头传来不可置信的大声反问,虽然耳膜几乎被震破,但C.C.没露出什么多余表情,她忽然瞥见了角落的一处监控画面,一道身影一闪而过,迅速到根本没捕捉到身形。


“卡莲,地下三十七层!通知破译组立刻破解布列塔尼亚信号!”


“是!诶?直接B计划吗?会被布列塔尼亚军发现的!”


“时间足够了!”


“是!”




*


幽暗的囚室,空旷的深狱,坚硬而无法逃脱的牢笼。圆柱形的透明的监禁之地,方椅上坐着看上去安宁的人。


鲁路修……


朱雀张了张嘴,干涩的喉咙里发不出声音。脚步明明沉重得如同拖着重锤,却是下一刻他就奔至那身边。


为什么……为什么会弄成这样,为什么要弄成这样?明明……明明就让自己留下来不就好了,本该就是他二人的仇恨。


朱雀紧紧咬住唇,他压抑着自己想要大口大口喘息的冲动蹲下身,指尖颤抖得解开鲁路修手臂上与椅子紧紧绑住的绳索,惨白的拘束服下裸露的一些皮肤上深紫色的勒痕刺眼得扎进朱雀的眸底,已经被深深磨破的皮肤和结成暗色血痕的淤痂像极他梦境里反反复复见到的颜色,把他几乎溺毙在那紫色和红色的深渊。


鲁路修被松开了捆束,却依旧没任何反应,他双手规矩得垂放在扶手上,手指平摊着,一动不动。


鲁路修……


朱雀探出自己的手背,他完全没了知晓自己心情的能力了,悲伤?痛苦?哀戚?不,他不知道,他不想去确认眼前是否是事实,大概又是梦境——真实的不能在真实的,却终究是假象的东西,偶尔,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呢。


好凉——


朱雀受惊一般收回手,他看见鲁路修轻轻地抬动了一下手指,那纤细的指尖被包裹进了纱布里,透出着血色。只在一只手的手指上有三处伤,他明白这痛楚,他能想象到那曾泛着透明润泽的指甲下淤积的血迹,鲁路修如何能忍受得下来呢。


但是——自己和那群人又有什么区别呢,用恨意当做借口,同样得施以虐行,这样的自己,大概你已经不想见到了吧。对啊,我们本就是敌人啊。


朱雀叹出的气息在颤抖,他抬手轻抚上歪着头靠在椅背上似乎已经昏睡过去的人,鲁路修的脸色苍白得几近透明,脆弱得像是一触碰就会碎掉的水晶。


脸颊上的温度依旧这么凉,朱雀小心翼翼得挑起鲁路修眼睛上的遮覆,他几乎拿着他所剩无几得所有情绪来揭开过遮挡这异色双眸的东西,他闭上眼也能想象那底下是怎样的样子。


没能如愿得倒映进那双紧闭的双眸,朱雀便再度又抚上消瘦的脸庞,他试图用这样的触碰将人唤醒,但耳边一直未摘下的通讯器却传来了杂乱声响。这是属于东京政厅的专用频道,难道已经!?


朱雀看着鲁路修没有意识的模样狠狠得皱紧了眉头,怎么办!自己究竟......是要做什么!自己当初的清晰想法,当初所决定的——


“唔......”


正准备撤开手的朱雀感受到掌下的轻微动作,也听到一声模糊低吟,他惊愣的一个间隙,掌下似乎被轻轻触碰着。他诧异得看去,鲁路修只微微狭出一道偏色的泠泠视线,像是在看向自己 ,却又不是。


“噢......朱雀。”


鲁路修忽然低声说,声音含混虚弱,目光迷离而遥远。


“朱雀。”


他又轻声念到。


朱雀愣在原地,他耳边继续响起轻微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


“朱雀......尤菲,你们的愿望——”

 

诶?!


“抱歉......本来,能实现的......”


“尤菲......对不起,我的失误,不这么做的话,你一定……会恨自己......”


什么?!在说什么?!


朱雀惊愕得猛然愣住,又忽然得抓着鲁路修的双肩,他看着那双迷蒙的双眸,忍不住震颤地问出了声,不可置信……不敢,不敢相信


“你......你在说什么?”


他声音颤得听不清词,直直得盯着眼前泛着些许乌青的双唇启合


——能这么告诉你就好了......


鲁路修说着,他发不出声音,后面大概还说了什么,但朱雀已经读不出来了,他不会相信,不会因为这模糊的话语原谅他的......但,胸口的痛楚怎么越发得狠了,他痛得觉得自己体内一定还残留着那颗子弹,和血肉生长在一起,把弹壳表面的温度一起封存,炽烫的温度在灼烧。


*

“......频道信号丢失!抢修……喂!请求联络!……黑色骑士团已经......”


“……炸弹!?中埋伏了......向后撤退!”


“......”


耳边的通讯器内嘈杂得传来混乱的通讯串频,朱雀怔然得将声音调低,他没时间了。


朱雀轻轻抓起鲁路修的手,他放在唇边轻轻触碰一下那上面的纱布缠缚。


我们都错的厉害,但我已经没有可以赎罪的机会了……


轻放下似乎有轻微抬动的手指,朱雀又吻上黑色碎发下的的额头,到头来,我居然最不能原谅的是自己不停所犯下的错误。


“我恨你,鲁路修。”


他结束这个亲吻,然后注视着鲁路修试图想睁大的眼眸,一只盛着猩红血光,他还有太多遗憾,他不明白鲁路修要自己活下去的心情;不知道特区成立之日,密室里发生的事情;记不起鲁路修在神根岛一声枪响后的表情与自语;没听见鲁鲁再如从前一般说「这种事情就原谅你了,毕竟不能对笨蛋太过严苛。」


“但是”


“我......”


“想爱着你啊。”


再没资格了。


朱雀轻轻得说着,可鲁路修却仍迷茫得看着他,他没映近那眸子里。


那么,就再见了吧。

さようなら。



*

“......频道被破解了!快重新切换!”


“......新宿区是陷阱?!......报告!政厅发现黑色骑士团!请求支援......啊!”


“先加密信号!”


“……”


混乱从新宿区爆发了,埋伏于政厅的力量也显露出来,巨大的混乱一瞬像是一张交织严密的蛛网骤然笼罩而下,应接不暇的指挥与军队昭示着这场行动早已勘破了内部,绝非一日的谋划。


“报告!重要对象在四十八层被劫,请求立即追捕!”


朱雀再深深地看了一眼鲁路修,他径直切入频道发言。


“......!上校!频道已被窃取......”


通讯里空白下来,朱雀明白这频道已全被黑色骑士团截断,但他仍继续说道


“战机是S驻点WX_PR96ZZ,识别码是******”


朱雀离开了深牢,再没回头看上一眼。他离开这地牢时打开了所有的限制。


*


新宿区的陷阱让布列塔尼亚军几乎全军覆没,那巨大下陷的深坑掩埋下了所有的埋伏部队。


“卡莲!布列塔尼亚空军没中计,他们朝政厅过来了!”


“我带部下尽量拦截,赶快抓紧时间!ZERO他——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啊!”


“卜部先生!但是——”


“ZERO一定要,救出!”


“是!”


卜部巧雪带着零星的几架战斗机,将火力开至最大,他朝着正返向政厅的空军部队出击,多一秒也好——


藤堂说得没错,只有ZERO有这个才能,只有他才能创造奇迹。学生也好,布列塔尼亚人也好,一个残余的计划,就算他本人深陷牢笼也能将计划透过布列塔尼亚军完美实施......他必须保证,卡莲他们救下ZERO,这 唯一的机会一定,一定!


“卜部先生!成功了!赶快撤退——”


“是吗,卡莲?”


卜部的声音听上去欣慰极了,他看着已经远离视线的布列塔尼亚军队露出了点微笑,ZERO,接下来……我可再一次信任你了。


“抱歉,已经没有能源了——”


“卜部先生——”


卡莲抓着战机操纵柄的手心浸湿了冷汗,她咬住唇恨恨得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战机,眼里燃着烈火。她和C.C.最后撤出,在布列塔尼亚的战机之中,混乱中没人能发现这架战机上搭载着她们和ZERO。


“全军听令!朝地面射击,黑色骑士团的人全在这里!立即!不可放过任何一个!”


通讯里是总督愤怒狂暴的怒吼。


炮击和射击的声音震耳欲聋,卡莲忽然回头看向身后,


“C.C.!刚才你切断的通讯——那是谁?内线吗?”


C.C.将目光从鲁路修脸上移开,金色瞳孔深沉得看着卡莲,然后又看向已经千疮百孔的政厅地面


“那,谁知道呢。”


——朱雀。


鲁路修无声得说道。




——END——



到这里,《极渊》便算完结了,感谢各位粉丝的支持,夜终于有了一篇完结文。

作为一篇PWP发展成这样让我有些预料之外。

正如你们所见,《极渊》的完结并不代表故事的完结,接下来就是新篇章的开启,就原谅夜拿着幻之26话的废弃剧本放肆放飞了。

夜作为今年才入同人的新人能够有这么多小天使的喜欢真的太高兴了,谢谢大家。

最后,这里统一求个评,大家有什么看法都可以说出来,就当是为下一新篇开启筹集个灵感。

谢谢大家啦!


评论(55)
热度(81)
  1. 百里从心傾夜 转载了此文字
    之前写过一篇文评了,今天听了一首歌,又想死了这篇文,又写了个草稿,以后有空再回来改吧。歌词取自《I ...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