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备考12月N1,小伙伴们等我考完回来~

【反逆白黑】《半翼》

【反逆白黑】 总目录

BGM《Eventide》


荒原——卷终章

曦光从帘下透出,朝阳还未放出最耀眼的光彩,还有稀落的星子在天际渐渐淡去,天空很蓝,是深沉的海蓝色,像潘多拉贡帝宫里那湖水倒映的傍晚,自己枕在鲁路修腿上,他看着夜空。现在,夜空已逝,黎明将至。


朱雀笔直得站着,碧色的眸里深深印刻着一道雪白的身影。


窗外光芒爬上洁白帝袍,金辉开始闪耀,鲁路修逆着光的脸庞边缘镀上晨曦光晕。


鲁路修整理他颈间领襟的时间似乎有些长了,修长的手指该是将他这身装束整理得如何一丝不苟,如何完美无瑕。


那苍白的指尖又从领边抚过,深色制服在他指下捋平了皱褶。


“鲁路修。”


朱雀出声叫道,鲁路修便抬起头来,他抬起满含平静的眸子,然后轻轻扬起嘴角。


“好了。”


鲁路修回答道,撤开手,向后退开了两步。身后暖光渐盛,这是最后一个朝阳。


“Zero是奇迹,是希望。”


鲁路修执起那把皇帝的佩剑时说道,剑身奢华的瑛绿晶石折射着微弱晨光,炫目而艳丽。这是恶逆皇帝的独裁与丑恶,是鲜血和战火造就,尸山之上的王座,亡灵筑成的处刑台,鲜血是洗涤斩断仇恨之刃的希望。


“你将成为英雄。Zero。”


冷色的剑刃锋芒隐匿入鞘,鲁路修平视着面前的翠色眼眸,他的手掌还执着剑柄,所有的温度,所有的过往全都倾注其中,往后这把剑上将会覆盖上另一层温度,另一重身份,另一个,世界。


朱雀没有出声,他默默得握住鲁路修仍掌在剑柄上的手,黑色的手套紧紧包覆着纤白指节,他知道,他当然知道,自己是怎样应下了嘱托,怎样接过那道面具,接受了那个愿望。


鲁路修,将你的愿望,将你无法实现的愿望交于我的手上,是否能安心了呢,是否就能无憾了呢,是否——还能对我有那么一丝的牵挂,即使是离开,也别再说抱歉了呢?


这种任性的话语是不能说出口的。鲁路修从朱雀的掌中脱出手来,他郑重得将那金边的黑色披风罩在朱雀身上,像是对待珍宝一般,仔细而慎重得又将披风系得牢实。


面前这个人一定不是一个完美的Zero,鲁路修想着,但他又确实是那样得让自己无法罢手,想用尽一切的让他站在自己身边。


漆黑的郁金香模样的面具递在Zero的手里,他仍在想,他做到了,不是骑士成为了皇帝的利剑,而是枢木朱雀的名字与鲁路修永远得绑在了一起。就当他存着一点私心,如果自己有什么不能实现的愿望,交由朱雀,一定是最好的选择吧。


Zero的时间要更早一步,他们一切都就绪了,游行的队伍已经全部就位,通道与路径也已经确认了无数次,该启程了,该结束了。


“鲁路修。”


朱雀又叫他一声,鲁路修看着他扬了扬眉,面前的人将要转动步子,这副面容将是自己最后铭记他的模样。但是,这人早已刻进了魂灵里头,所有的悲乐,所有的绝望与希冀,以及,他们这至死也没放过对方的执着。


“嗯。”


他应了一声,继续凝视着那双瑛绿眸子,里面盛着他身后的霞光万丈。


“我们的愿望要实现了呢。”


“啊,是呢。”


鲁路修扬起笑容,我们的......这真是个美好的词语啊,我们。


“鲁路修。”


朱雀再度轻唤这名字,这在嘴唇把这名字噙得无比熟稔,真实的,虚假的,谎言上面沾染血光,被眼泪浸透的不可触及。


回应只是沉默,手里捧着的面具重量似乎已经完全归零,朱雀将它半举,下一刻将笼罩住他真实的面容,他说


“我爱你。”


转身便踏入了黎明曦光,尽头是晨晓,身后是无尽荒原,还有一声极为郑重的告别。


“我爱你。”


**


蔚蓝天际,阳光甚烈。神圣布列塔尼亚第九十九代皇帝、超合众国第二代议长,鲁路修.Vi.布列塔利亚皇帝带着绝对的武装力量,押解着所谓愚蠢的反抗者们。这是一次处刑,没人觉得稀奇。密集的人群被阻挡在道路沿侧,还有更多的惧怕地藏在高楼里,地下室里。


残暴的独裁者,人们不敢议论,他们只能木愣得看着高位帝者披着沾满鲜血的华贵长衿,绝望自己所诞生在这个被夺去希望和奇迹的世界。


鲁路修淡然得看着一切,他从临时的行宫踏上这游行之路中脑海里就未停下思绪。他在想从前,他在想现在。他座下是印着光辉的神圣布列塔尼亚,是如今的世界。


他耳边有太多的咒骂声,熟悉的,陌生的,哀怨悲切的,撕心裂肺的。他听着,并以一次伪装的冷笑了之。双手染满鲜血的人不会奢求饶恕,开枪之人亦自负被射杀的觉悟。


高台上能眺望远方尽头,他见到了——下一刻,便是新世界的诞生。


那是奇迹!


Zero!


朱雀,我不止一次得庆幸过,终结这罪恶的人是你,即使如此自私,如此残忍,也只想着唯一可以交付所有的,只能是你。


人群惊愕后寂静,他们目瞪口呆得看向那地平尽头,如同那奇迹刚现身于世界之时,傲立身姿,确实得扭转了世界轨迹。那是奇迹的代名词,Zero!


震惊的余韵仍未消退,那身影便动了,矫健身姿如风驰电策,他越过弹林,跃上荣光高台,长剑出鞘击落那位高者手里枪支,利刃直指统治者胸口。


*


「愿望实现的时候,鲁路修,你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埃格泽里伽庭院里的草坪缀着夏日里的繁花,极为难得的些许空闲里,他们可以谈论些过去,或者以后。


回应他的鲁路修的一阵长久的沉默,在他险些为自己嘴笨而准备岔开话语时,鲁路修轻扬唇角,


「谁知道呢。」


那笑容难得一见。大概是被鲁路修过往的太多次虚假笑容所麻痹,他几乎被惊住了。


「那时,你自会见到的。」


他在那表演的虚假惊愕与慌乱后见到了,唇角上扬的角度,紫色眼眸里盛着无限希冀与温柔的光芒——他不止一次得见到啊。


他接过那被寄予的愿望时,在完成了骑士的使命时,在往后的所有时间里,他所能想起他的面容里都是这笑容,他未曾在黑暗里所见到的阳光,铺洒在身后,只因他被锁在了笼中,背身再不去触碰了。


剑锋的利刃边缘反射着耀目阳光,紧握住利剑的手掌如同不是自己的一般,因为这动作未曾有丝毫犹豫,未曾有丝毫颤抖,他带着如同相拥入骨髓一般的力气,朝着那微笑靠近,向这阳光极力得去触碰,然后,最坚决,最果断得完成了——愿望。


那一刻,他作为枢木朱雀最后的爱恨,泪水携着阳光的温度,遏制不住地从眼眶里滑落,最后的,最后的——再无法去拥抱了,再无法触碰到了……鲁路修,枢木朱雀是否在最后,已经完全得拥有你了呢?


他看不清血色。鲁路修已失去力气得轻抵在肩头,四周万赖俱寂,他手心紧握住的剑梢传来微弱心跳,然后已经模糊世界里看见深蓝面具上印上纤细指印,深色的,带着血液里最炙烫的温度。


鲁路修总爱这么做,手指常年低温,这是他的脸庞能感知到的温度。那指尖会拢起他的发丝,会攀上他的眉骨,会沿着他的眼眶下描摹脸廓形状。


「人类的体温能止住眼泪。」


朱雀,想要传递给你的温度,想要止住你的泪水……但自私得将你名字剥夺,叫你独存于世,又如何有资格再说什么安慰,唯有将这愿望永远交付,叫你活下去,叫你永远都不会将我忘记。这便是,对你的惩罚啊。


Zero杀死了皇帝。


Zero创造了奇迹,再一次得创造了奇迹!


这份geass,我确实得——收下了。


恶逆皇帝跌下王座,神圣布列塔尼亚的旗帜划下巨大十字。那尸山堆就的高台轰然坍塌。


圣洁的帝袍上染满的鲜血是罪恶的洗礼,利剑终于斩断了锁链。作为枢木朱雀的最后,作为Zero的伊始,也一并消匿和诞生了。


于是,我完成了,我们完成了,关于我们的约定,未有偏差,未有意外,未有任何是在那计划之外。


你看,残旧世界被血色渐染;你听,Zero是奇迹啊!他们在高呼着奇迹,在为新的世界而欢呼啊!


剑锋甩下的鲜血溅开,悲恸的哭声宣告了这全新的世界已完全拉开帷幕。


夏末的风是那样和熙温柔,黑色披风扬起,若这能风干湿润泪迹,若这能像你的手掌轻抚脸庞,鲁路修,最后,就请与我一起,见证这你所创造——明天。


人潮汹涌,他们高呼着英雄——ZERO!




****


这里,荒原篇结束,而反逆的结局本应也就此结束了,但夜私心想要一个相对的HE,所以追BE的和原结局的亲们可以就此结束啦。


下一新篇提及:双CODE 、角色死亡。如果有雷的小天使请注意避雷。


最后,求赏评【可爱】

评论(27)
热度(93)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