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反逆白黑】《半翼》

【反逆白黑】 总目录


*《半翼》终篇

*双CODE

*角色死亡

*私设乱飞



******以上都接受就向下看*****




颂愿——第一章


没有葬礼。


素黑的棺木蒙上尘土,无名的十字。


“走吧,Zero。”


神圣布列塔尼亚第一百代女皇,娜娜莉·Vi·布列塔尼亚沉静出声。


黄昏的灿烂晚霞在Zero身上那同素黑棺木一般的披风上落下余晖,晚风拂动,潘多拉贡旧址的夜晚宁静极了。


轮椅的沙沙得碾过地上尘埃,柯内莉亚公主殿下与戒备的守卫在不远处等待着祭奠的二人。


这片土地上掩埋的是恶逆皇帝染血的礼服,鲜红浸透了素白,凝成暗色裂纹。骑士的长剑与其同葬,那没了主人的剑最终却随了他的君主。


*


这不是你爱的地方。


娜娜莉执意如此,另一方棺木留在了日本,在枢木神社坐落之处,被林荫掩住,被秋分时节的红叶掩住,被发出新绿枝桠的灌木掩住。


那甚至连墓碑也没有。不能为人所知的,被憎恨的,破碎的,消逝的。娜娜莉没法去见到那一次秘密的下葬,她滞留在临时的行宫,来不及去把剩下的眼泪洒在浑浊的泥土上,把纤细喉嗓里恸哭倾诉。


别哭,笨蛋。


Zero站在林间弥漫的薄雾里,他在心中默念着,私自代入着那个人的口吻和声调,想象他的轻柔中带着慌乱的声音。


他踩着月下的碎影返回,最后,枢木朱雀也与你一起留下来了,他说过,你别想抛下他。


那只是一个空棺。




**


他趁着夜色躲过守卫,从那只装着皇帝衣服的棺越过,进入一道暗门。他忍不住,只最后一眼就好,就算是冰冷的温度,至少可以把他的温度一同捎带,然后埋入这故土,他便再对这片土地,这片天空毫无留恋了。


「你怎么在这里!?」


魔女靠在棺木的边缘,她将视线从半开的棺木中抬起,然后转向出声者,金色的眼眸在昏暗月光下显得幽然清冷,看不出悲喜。


「……我的。」


C.C.动了动唇,她轻声说,


「共犯。」


闻声,他冲上前去,卸下头上的面具,然后俯趴在棺木上望向那里面的人。被擦去了污渍,换上了那身黑底金色鸢尾的学院制服,那人就像最初的模样。薄云散开了些,月色便稍微得明亮了,白皙得几近透明一般的脸庞镀上光晕,静好如初。


「……不,不可能。不会的,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发生......那把利剑上的血迹还狰狞着,他那么清晰这生命的的逝去,将名为枢木朱雀的魂魄一同抽离,那一剑......绝不会给他二人留下任何余地。


不可能!


「他死了。」


C.C.的声音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他正准备解开那身制服的动作,他刚才拂开那人乌黑额发,摊开已不显僵硬的手掌,像疯子一般得想要寻找着什么一般的动作顿时显得可笑万分。


「枢木朱雀,鲁路修确实已经被杀死了。」


魔女盯紧了那双还抓着死者颈间衬衣的双手,漆黑的手套反射着从狭窄窗户里透下的月光,冰冷幽深,朦胧飘渺。她眸中闪烁光芒,说道。


「这世上早没有叫枢木朱雀的人。」


没松开手,那个已为零之人毫无情绪得说道,好似这人确实已经在那个瞬间追上他一生都在跟随之人,留下一个全心全意只为明天存活的躯壳。


C.C.并不应他的话语,她继续说,


「但是,大概C的世界的变故——」


清冷的声音低缓,但这言语却好似暴风狂澜,对面的男人瞪大了眼眸,他背着光,看不清表情,但眸底燃起了似乎能融化森白月光的火焰


「你是说……但是——」


「大概那次在神根岛,C的世界就不再平衡。」


面对那暗处谨慎而又炽热的目光,C.C.的声调依旧,她未料想过这情况,她对查尔斯和V.V.的计划并不多几分透彻了解,中间可能出现的变故,或是末尾被强行制止,被崩塌,被祈愿——对,被祈愿,向C的世界祈愿。


如今,却又再度恢复平衡。


「并非CODE。」


魔女抬头望向狭窗,她撩起自己的额发,纤细手指轻挑起发尾,那赤色印记,那诅咒,那名为愿望的源头在月下镀上银光。


「或说,并不完全是。」


这力量由何而生,由何而去——魔女的命程行至如今,太多个适格者,鲁路修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但他却是唯一向C的世界祈愿之人。她说不清到底是哪个环节的异变,但这意识的集体再度趋于平稳,自那一刻,镇魂曲终,自愿望达成之时。


「那会如何?」


为零者提问,他对此所知不过是查尔斯的思考阶梯,不过是关于Geass,不过是关于那个被否定的世界。他制止自己去胡思乱想,但C.C.提及的……CODE,他不敢这么去想。


「如何……大概是等那东西成型,或是消亡……我可不是无所不知的。」


C.C.勾起嘴角,却全无笑意,她转过目光对上面前的人,


「我原本可打算让这秘密烂在肚子里。」


「但你没有。」


那人回答,他放开了自己的手掌,然后站直了身,稍显凌乱的短发上晕着黯淡冷光,


「他知道对不对,鲁路修他知道,对不对。」


「选择只在于他——化成灰烬或是埋在土里腐烂,让他从这世界上完全消逝。」


对于男人压抑却无比肯定的语句,C.C.避开了,她低头看向“已逝者”,那眼底乌青已经褪去,这么安宁的容颜,就像是沉浸在美好的睡梦之中。


鲁路修,你可真是个差劲的契约者,这次,由我任性一次吧。


「你怎么决定?枢木朱雀。」


她看向另一名过去的“共犯”,作出决定吧,到底如何选择。


「C.C.。」


为零者摘下一只手套,他应声了,他唤魔女的名字,他用这只还有温度的手掌抚上银月光芒下,衣着简单的故友脸庞,那触感一如既往的柔软,一如既往的泛着凉意。他明白魔女的话语了,在C的世界,在那意识体世界的狭缝里——所以,鲁路修,你真正的愿望,你作为鲁路修的愿望,到底是——


「你的愿望,实现了吗?」


他径直问道,踱步从棺木边走过,他站在C.C.面前,然后伸出手掌,泠然月色似霰。


「大概……一半。」


是吗?那么——


「C.C.,剩下的愿望,由我代他完成吧。」



评论(16)
热度(64)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