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夜

65%抖S + 135%抖M
【清醒的欲望+沉醉的堕落】

【朱修】《Your Life》May you forget 03

【反逆白黑】 总目录

Your Life

May you forget 03


吉尔伯特·G·P·吉尔福德静默得看着面前边框奢华的相框,里面是他所效忠的最为尊敬的公主殿下,但是,因为黑色叛乱,因为ZERO,失去了胞妹的柯内莉亚公主殿下也失去了消息......


公主殿下,属下一定要将ZERO,将黑色骑士团捉拿!


他本身并无职权干涉十一区的政务,但如今情形紧迫,从十四区才返回布列塔尼亚,他便主动请缨过来协助捕捉。


在相框面前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吉尔福德深深看了一眼照片,仿佛他的主君正对他投来肯定的目光。


Zero逃跑的事情在上层并不是秘密,但是忽然的平静却让他们有些捉摸不透,从偶尔搜查到的行踪信息可以确定的是,Zero利用中华联邦领事馆在十一区的外交特权,藏身其中。和使团几番交涉的结果都令人失望至极,但是这么拖下去也绝非是上策,卡纳雷斯总督那种欠缺考虑的行径……其实最错误的环节是向上请示的处决决定竟然如今才批准,让黑色骑士团死灰复燃。


暗地里埋怨上面的决定绝非是正确的行为,吉尔福德整理了情绪,乘上Knightmare,向处决地点驶去。


处决地点在中华联邦领事馆属地三公里开外的租界边界上,这处地点不属于侵犯后者领土的范围,更重要的是边界的阶梯结构非常利于控制,如果行动中出现意外可以变动阶层,改变地势——阶层里的人员也是这一个月内反复排查,绝不会让黑色骑士团有机可乘。


租界的层阶平台外聚拢了人群,是十一区的难民,这些流离失所的人围在玻璃高墙外,看着台上被束缚在处刑架上的人——那是黑色骑士团的人,是他们的希望和英雄,但是他们败了,人们只有惊恐得看着这原本能带来希望的勇士即将面临处刑。


Zero大人,求求你一定要解救他们,求奇迹再一次发生——


拜托,拜托。


“为什么Zero最后会落进布列塔尼亚手中?这种莽夫行为……把我们从这里救出来?别开玩笑了!”


“他一定会来救我们的!绝对!Zero是我英雄,他绝对会来的!”


“明明逃出已经一个多月了为什么还没有行动?”


“Zero不是那种冲动的人——”


“哼,反正若不是他先丢下我们,又单闯布列塔尼亚的——算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


“……”


争吵从被集中关在地牢中就一直没有停歇过,藤堂·镜志朗的闭着眼沉思着,即使对面已经架好了枪支,他们随时有可能被处决,他也依旧神情镇定。Zero,你究竟是在做什么?他能明白Zero这一个月的隐藏,但却始终未能理解东京决战的时候,明明胜利就在眼前,明明——他又为何弃军而走?又为何归队后单闯布列塔尼亚皇帝直属军队?这中鲁莽的行径绝不是以往的Zero所表现出来的,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



“朱雀,兰斯洛特的组件还有不完善的地方,另外数据也还没有调试正常……”


塞西尔·柯尔米看着手中的数据谨慎说道,一旁的罗伊德趴在键盘上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他拉着脸说道


“朱雀,拜托好好爱惜我的宝贝。”


“所以——暂时不能出动。”


塞西尔垂下手,对着朱雀歉意一笑,虽然知道现在是有任务在身,但是这种情况是不能贸然出击,毕竟只有十几个小时的调整时间,果然是不太充裕呢。


“所以说朱雀你太拼命啦!”


向两人道了歉,朱雀才出门,一道洪亮的嗓音就追了出来,基诺抛着手里的钥匙走近,顺势压了一只手肘在朱雀肩上,他又说


“这次的行动就我和阿尼亚上了,你就乖乖听塞西尔中尉的话,先休息。”


“但是,这次的对象是Zero——”


“真的会是Zero吗?如果是本人的话,本国不会放任一个多月才有行动吧?”


基诺一边走着,一边摸着自己的下颌露出深思神色,忽然又似想起什么一般猛得一拍身旁之人肩膀,


“朱雀!Zero不是你抓获的吗?他若是知道圆桌骑士前来,会不会就不露面了?”


“不会。”


听了基诺的话语朱雀也一瞬沉了脸色,但他肯定得断言出声


“先不说这次我们是秘密提前行动,再者,Zero如果是这种人,也不足为惧了。不说这个,阿尼亚呢?没和你一起?”


“你知道的,她听到可以战斗就先去拿她的莫德雷德了,说起来,听说这个Zero的行事风格和原先的那个似乎有些区别——”


“滴——全军听令,恐啊怖a分b子出现,目标范围:新宿巴比伦塔,出现阶层:二十一层、二十二层......突击A队朝北内侧门,第二分队前往压制J区……”


怎么回事?


难道Zero真的放弃黑色骑士团了吗!但是为什么会是巴比伦塔!?


“喂喂,现在是什么情况?”


基诺的表情严肃起来,命令的下达声中,各方军队已经准备完成,但是他们这三名协助抓捕Zero的圆桌骑士该怎么做?


Zero是转移目标?还是确实在巴比伦塔?


“卡纳雷斯总督也去了巴比伦塔——”


朱雀皱眉思索,自己不能出动兰斯洛特,只能优先较近的巴比伦塔,但是若这是调虎离山之计的话......难道Zero会预测出自圆桌骑士的提前行动?!


“基诺,你和阿尼亚各去一处,这样以免被钻了空子。”


手里握紧了钥匙,基诺点了点头


“明白了,那么朱雀你呢?”


“兰斯洛特还在检修,我先前去新宿,如果有临时的需要可以作为替补。”


迅速得回答完毕,两人便立即分开各自朝着自己的目标前往。


因为事发的突然,朱雀只得临时搭乘战机前往,就算是协助现场进行人群疏散也好。


**


往日人群熙攘的巴比伦塔此时显得空荡寂静,即使在一个小时之前它还是原本热闹的景象,赌博,游戏,玩乐,但现在这处地方只剩下满地狼藉,没有半个人影——这是当然,被恐a怖b分子占领的地方,也没谁胆子大得留下来犯险,不仅如此,这周围大概也没几个人待在这随时可能被布列塔尼亚军轰炸的地方。


巴比伦塔作为一处秘密潜藏的地方,留下了太多细小的痕迹,更重要的是这底下埋着从巴比伦塔直接通向中华联邦的地下通道,连通了K号线的环轨,这些痕迹都得进行抹除。


不过,卡纳雷斯总督居然亲自前来——意料之外的收货呢。


鲁路修待在空无一人的地下监控室里,看着已经密密麻麻得将大楼所有出口全部包围的军队,俊逸漂亮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多么愚蠢——连柯内莉亚的百分之一都不及,所以即使只有他一个人,也赢定了。




“可恶的黑色骑士团,这下看你们还往哪里跑。”


卡纳雷斯总督只留出一条通路,被层层包围的乱党若想从这里面逃出来,非得走上这条道路,他将其他力量集结在这边,再度缩短了距离,此时黑色骑士团就如瓮中捉鳖,捉拿简直易如反掌。看了一眼停落在后方的莫德雷德,总督眼中闪过不屑,也想如机情局一样来分一羹吗?


在监控室中的鲁路修也注意到了这意外前来的机体,刚刚放松的神情再次冷了下来,他眉头紧蹙着盯着监控面板。Knight of six吗?怎么会提前这么多?


将监控画面再度分析一遍,鲁路修发现在新宿区域的圆桌骑士的确只有莫德雷德那一架机体,还有的......难道是去了那边?不过这并不会对计划造成影响,但是如果那个人——


“C.C.,你那边进行的如何?”


“真难得,这种时候确认可不是你的风格啊。放心吧,一切按计划进行。”


“不过刚到了一架机体,第三圆桌骑士——鲁路修,别忘了我的话。”


“那个人应该还没到这里。”


鲁路修回应了一句便截断了通讯,看来第七骑士应该是跟随修奈泽尔一路了……修奈泽尔,你还是太看轻Zero了,如果仅凭两个圆桌骑士就能改变战局的话,你也太高看战术了。


不过……圆桌骑士直属于皇帝,应该对皇宫中的事情了解一些,看起来还稍有利用价值,如果能够接近的话——


已经有knightmare进入到楼层内部了,再看了一下外部力量的集结,所有条件已经达成。


鲁路修理了理身上离开中华联邦领事馆时就换上的私服,他将连衫帽罩在头上,然后顺着一处狭道离开了。



“布列塔尼亚军吗?”


在入口处鲁路修遇上了一早就锁定的目标,他抬起头对正转过监视器的机器继续说,


“真是太好了,刚才我在逃跑的时候捡到了黑色骑士团的文件。”


鲁路修从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封文件袋


“站着别动,我下来拿。”


knightmare里的人出声警告,并打开驾驶舱降落下来。


“黑色骑士团的资料吗?”


军人接过文件顺口问道。


“大概。”


“所以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


“炸弹!!!楼里全部装上了炸弹!!!”


“赶快撤退!”


“来不及了!总督——”


“......”


“撤退!撤退!我让你们以最大速度撤退!!!”


“混蛋!后面的赶快撤退!”



名为巴比伦塔的高楼犹如散架的积木一般坍塌下来,被从底层炸毁了支柱的楼身向着一侧的道路倒去。飞石乱飞,即使是空中的战机也有不少被击毁坠落,更别说是底下那些未来得及撤离的军队。一时间只见火光与硝烟漫天。


哈哈哈……卡纳雷斯总督,再见,不,永别了。


站在另一处高楼中望着这边的硝火,鲁路修发出低沉的笑声,身边是见到战争景象慌忙逃窜的人群还有前来疏散警察,但他毫不在意这些,只稳稳得靠在墙体栏杆上,仿佛耳边能听到卡纳雷斯总督惊恐的惨叫。


接下来,就该向那个第六骑士索要一点线索了。


“汇报你的位置,以及第六骑士——”


什么!


那个人是!


一道白色身影闯入眼底,鲁路修迅速避进一侧楼道,但是,那种感觉——被发现了!来不及多想,也来不及顾忌其他涌上来的情绪,他立即对着通讯里下令。


“现在立刻前往弗拉伦卡大楼,第十四层。只要我发出信号,立即击杀我身边之人。”


“收到!正在前往,4分钟后到达。”


鲁路修将发信器收进衣袋,他在袖中攥紧了另一只遥控,这是这处大楼里埋藏的轻型炸弹,这种情况,绝不是只有一条退路。


之所以能够确定被发现,并非是说对方发现是鲁路修或是Zero,而是察觉到他这个人——在某一处进行窥探,这是枢木朱雀的天赋,他绝对的直觉。


鲁路修试图避开朱雀,但后者确实追上来了,这已经没人的楼道里根本无法阻拦对方一分。在十七层楼道对侧他看见那个白色骑士。


果然这种事情可不是他擅长的啊——但是,炸弹的位置并不是这层,他所设下的逃离路线也并非在这里。


“站住!”


朱雀追着前面的风衣男子,那个人,那个人——


“等下!”


在十五层的拐角,他终于忍不住朝前面几步远的的大声喊道


“鲁路修!”


前面的人猛然顿住了脚步,果然——


趁着这一瞬的怔愣,朱雀加快步伐追了上去,终于找到了!


!!?


头......好疼!


忽然而来的头痛像针扎一般,又来了吗......在这种时候。


朱雀咬着牙,他眼前的景象有些模糊,但是,好不容易才——他强忍着剧痛,向着似乎再打算拔腿跑走的人扑去。


该死!怎么能这样再度落在你手上!


鲁路修被从后面追上的人环住了腰扑倒在地,后者先倒在地上,随后便翻身按住了他的双肩。


熟悉的禁锢力气让他不自觉的浑身绷紧,但他手指已经按在了控制器上……枢木朱雀,我太了解你了,在这里,他是绝对无法将自己带回去的——


“鲁路修,是我啊!”


白色的骑士用力的抓着眼前的人,他完全不顾往日能把自己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头痛,他看着那张熟悉的容颜,那双清澈漂亮的紫眸,他说


“是我啊,朱雀啊!”




评论(23)
热度(40)
上一篇 下一篇

© 傾夜 | Powered by LOFTER